总裁的猎爱行动|大结局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两人走出民政局大门,沿着阶梯一路走下来,冼志健仿佛解脱了一身的枷锁。而史冬冬却带着一脸的愤恨,这个曾经平静淡然的女子,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爱这个男人还是爱她的钱。孩子流产了,他只说了一句:“你咎由自取!”

    是啊,爱情原本就是咎由自取!她毫不犹豫地吼出了离婚两个字,原本只想吓唬他,但是想不到他竟然爽快地答应了。一场婚姻,她人得不到,钱也捞不着,连孩子都没有了。她一直都觉得在她的爱情里。陈正阳才是第三者,两个人的爱情容不下第三个人,她爱冼志健,而冼志健也爱着她,那陈正阳自然就是多出来的那个第三者。但是想不到他们几年的感情依旧盘踞在两人中间,并且成为他们离婚的导火线。

    她依旧很爱冼志健,但同时也恨他,男人的爱为什么会消散得这么快?他不久前还对她信誓旦旦啊,前后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完全变了样。

    其实很多关系都有着准确的定位,当她是他的情人时,她还没给他压力的时候,他自然就没有负担,所谓的爱便也多一些。但当她提出要他离婚的时候,并且让他背负了这么大的罪孽,他便开始思考这到底值不值得,最后,他觉得不值得,心里边会埋怨她,若不是因为她,他也不至于妻离子散。也就是他们的关系只能是情人,只能在情人的轨道上行驶,一旦超越了情人的关系,那便注定了毁灭,因为越了轨!

    之前杨如海让钟医生约了麦导演来复诊,但是麦导演却迟迟不来,甚至打了电话来预约,但当杨如海去了,他却失约了。杨如海知道他沉浸在陈天云和胡喜喜的往事中,他在感受他们之间的甜蜜,他甚至把自己代入了陈天云的角色中。

    他不出现,杨如海便想去找他,陈天云的一魂一魄在他身上,这样下去总不是好事。但是医院这段时间实在很忙,她也抽不出时间去找他。此事只得一拖再拖!

    陈董求婚成功,将择日迎娶胡喜喜,两人本来也打算明年再结婚,因为现在都已经是年尾,筹备这么大的婚礼,只怕时间不够。但是老爷子让人择了明年几个日子都不适合,换言之就是要多等一年。老爷子哪里愿意,咬咬牙宣布,还剩一个多月过年,马上筹备!

    这世间没什么事是钱办不妥的!老爷子自从知道陈天云要迎娶胡喜喜,精神便好多了,加上有药物控制,神智异常清晰,只是医生也说了,这也许是暂时的,心理影响生理,尤其脑退化症的病人很受心情情绪影响,所以也不能算是病情有跨约性的进展,不过这也给了胡喜喜和陈天云一个很大的鼓舞。所以这个婚礼就让他和婚礼公司去折腾。

    每个女人都梦想穿婚纱,但是胡喜喜竟然放弃穿婚纱,而是选择了古代女子的凤冠霞帔。她一身凤冠霞帔,他自然是不能西装笔挺了,两人的结婚礼服把上海街的老裁缝忙得翻天覆地。

    当然拍婚纱照的时候,胡喜喜还是穿了婚纱。婚纱很漂亮,出自名设计师乐巧巧的手,束胸孔雀长拖尾婚纱,简约中带着华贵,华贵里显飘逸,陈天云只看了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眼睛,眸子里的惊艳表露无遗!

    “这么巧,你也结婚啊?”陈天云惊艳中不忘贫嘴,在她脸颊上啄了一下,唇边带着戏谑。

    胡喜喜搂住他的脖子,眼前这个俊朗帅气的男人,就是她老公。多奇怪的名词?竟然会让人生出幸福的感觉,她唇边也荡开一抹浅笑,“是啊,你也结婚?新娘子还行吗?”

    陈天云故作忧愁,“她霸道粗鲁,冲动小气,还动不动就跟人打架,我为了社会的治安,只好把她娶回家了。你呢?新郎如何?”

    胡喜喜也叹气,“他小肚鸡肠,爱记仇,又爱勾三搭四,乱抛媚眼,为了广大妇女的清白,我还是把他困住吧,实在是牺牲太大了。”两人眸子相对,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摄影师在那边对着两人喊:“新娘新郎往这边看!”两人不约而同地带着唇边一抹浅笑转脸过去看着摄影师,摄影师按下快门,把这幸福的笑容定格在照片里。

    结婚,是女人一辈子最幸福的日子。不管以前如何,不管以后如何,至少结婚的时候是应该开心的。

    湾湾简直就气炸了肺,本以为她会比胡喜喜早出嫁,毕竟她有馅了。就算起码不是比她先嫁也该一起举行婚礼才对,但是由于她的胎儿不稳定,所以医生禁止她做一切辛劳的工作,而她又想要自己筹备自己的婚礼,不想假手于人,所以不得已要把婚礼往后挪。

    婚纱照拍得很浪漫,外景用了大海为背景,后面波浪翻滚,而新郎新娘却在镜头前裸露着最幸福的笑容。

    婚礼定在了农历十二月十八,离过年还有十二天,这一天不是全年最好的日子,但是却一定是最适合他们结婚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他们结婚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眨眼,便是十二月十八日了。昨晚的告别单身晚会把一众兄弟团喝得人仰马翻,但是第二天他们依旧很有专业精神,古乐一早便把胡喜喜的车子开去贴花,陈天云和胡喜喜都决定用她的玛莎拉蒂做花车,花车开出去之后,一队车队缓缓地开到花店门口,迎亲的车队以往都是在车牌的位置贴在“永结同心”的话,然后在车身沾上几朵小花。但是这一次的车队很特别,车头玻璃贴着两个红色的小小心形图案,用一支箭穿透。而车子后面的玻璃则清一色贴着一个大红心形图案,上面用黑色笔写着“陈天云永远爱胡喜喜”,九十九辆迎亲车,全部都贴满了这样的爱语,如此大张旗鼓地宣扬对胡喜喜的爱,如此的露骨老土,不是陈天云的作风,大家猜得没错,确实是老爷子的主意,这每一条标语,都是出自他的手,他的字和之前相比已经差很多了,因为长期服药,手颤抖,所以发挥得不好。但是这份礼物,却是胡喜喜和陈天云最珍贵的结婚礼物!

    化妆师早上十点钟便去了长龙豪庭胡喜喜的家里帮她化妆,无疑兄弟团是强大的,但姐妹团也不弱。杨如海是伴娘,陈珊瑚尤倩儿常湾湾陈正阳这四个强悍女人把门,而乐乐水滴草和公司的众女同事做后援,阿贝德王子和阿诺也加入了增援,要是觉得还不够强大,还有一位男姐妹殿后,他就是胡老大。胡老大一身笔挺的西装,棱角分明的面容上也有了一丝和缓的迹象,唇边不断地扬起,看出他的心情是十分愉悦的。当然,若是认为胡老大出场还不够卡司,加上冷大娘这位女侠,那整个姐妹团就能把兄弟团给捶了。

    孟大娘和胡老爷子也回来了,孙女结婚,他的梦也就圆了,一直乐呵呵地坐在沙发上,冠军和阿兴在身旁陪着,十分和谐温馨。冠军的亲生父亲王木生也来了,冠军没有和他相认,心里还怨恨他害死了妈妈,害得外婆和妈咪辛苦这么久,受了这么多的苦。但是毕竟父子血浓于水,两人总有冰释的一天(这些也留到下一本再说了)。

    吉时是下午一点钟,接新娘的兄弟团在十二点五十分便抵达长龙豪庭。伴随兄弟团一起来的,还有一大群记者,总之这一下长龙豪庭的门口是堵塞得水泄不通,但是谁又能说什么呢?这么幸福这么开心的事情,也让左邻右舍一起围观。记者们当然是最开心的,本以为陈天云和胡喜喜结婚,会低调而保密,但是谁想到竟然是这么大张旗鼓并且欢迎记者前去,这是新市的大事啊,听说连省长都会去喝喜酒,还有很多政府的要员都纷纷出席,是啊,陈老爷子以前结交甚广,很多要员和他的关系都很好,他孙子结婚,当然是要道贺的。

    陈天云今天穿着一套红黑的古装新郎礼服,头戴西瓜皮帽子,十分的可爱帅气,他一整天都像飘在云端里,脚踏不到地,嘴角不自觉地咧至耳朵,身为伴郎的李哲文搭着他的肩膀,“得了,别笑了,今天谁都知道你牙齿很白了。”

    陈天云捶了他一拳,“是不是兄弟啊?”

    古乐走上来笑说:“现在还有机会后悔,一会新娘接了下来可就没机会反悔了,要不要给你考虑多一分钟?”

    身后的兄弟团都哄笑起来,陈天云白了他一眼,“得瑟,我一会告诉湾湾去。”

    李哲文振臂一呼,“好了,兄弟们,上去抢人来了。注意,除了新娘之外,其他的都要拥抱。”

    “好,冲啊!”大头也扬臂欢呼,陈天云手捧着花束,深呼吸一口,努力地迈开腿,身后的兄弟唱着结婚进行曲:“成个老衬,从此被困,甜蜜丝丝渗入心。愉快过瘾,情不自禁,完美两心相贴近兴奋。晴与天阴,祸福不分,和伴侣交心不说金。成世脚「un3」,同心合衬,携眷谱出最美丽歌韵......”

    “他们来了!”尤倩儿一直伏在门上看着,忽然兴奋地回过头对姐妹们大喊,“列队,准备好没有?”

    身后姐妹都应声道:“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九!”

    “好!”

    胡喜喜虽然是凤冠霞帔,但是没有披红头巾,头上插着许多金钗,娇俏中可见隆重。而伴娘杨如海的古装就怎么看怎么合身,大家都笑说她会不会就是一古代美女。姐妹中有穿群褂的,也有穿唐装礼服的,更多是穿旗袍。相对兄弟,她们可谓是尽力配合了。兄弟们除了伴郎李哲文之外,其余全部西装,一点都不配合大会的主题,让人失望,更显得陈天云和李哲文异类。

    大头用力拍着门:“开门开门,接新娘来了!”

    拍了一下,里面还不应门,大头欢呼一声:“好了,新娘不在家,我们走了,不娶了!”

    兄弟哄笑,“是啊,不娶了,走了!”说完,就作势要走,陈珊瑚打开门,隔着铁门吼道:“想要接新娘,没这么容易。起码也要给点诚意!”

    李哲文笑着问:“要什么诚意啊?我们来了就是最大的诚意!”

    尤倩儿也大喊:“不行,不行,起码把衣服给换了,我们的主题是古装,你们一个个西装笔挺,摆明是倒台,不行不行,换了!”

    李哲文说:“来不及了,他们都没做古装,而且就算有,现在回去拿也误了吉时!”

    “早有准备,冠军,阿兴,把衣服从铁门一件一件丢出去,要看着他们换衣服,并且拍照留念,记住,有一个不换,新娘子也不准出去。”

    陈天云苦兮兮地说:“玩大了吧?珊瑚,念在我们一场同学,大家打个商量......”陈天云话没说完,陈珊瑚便大手一伸,打断了他的话,“先换衣服再商量。”

    兄弟团嚷嚷道:“这些都是酒楼里男服务员的衣服,多不好看啊。”

    “要我们换衣服行,但是你们也要换,并且要给我们行注目礼。”

    “对,我们也要看换衣服!”

    尤倩儿对着屋子喊了一声:“冷大娘!”

    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她一身得体的大红裙褂,神情深奥,陈天云连忙喊了一声:“岳母!”她是胡喜喜的干娘,自然就是他的岳母了。

    岳母大人冷大娘淡淡一笑,“衣服不换也行,不过要跟我的小宠物们玩一会,珊瑚,打电话去保安室,让他们暂停电梯。”陈珊瑚举起手机,得意地说:“已经打了!”

    兄弟们面面相窥,都不知道冷大娘玩什么把戏,倒是陈天云吓出了一身冷汗,胡喜喜带他去见冷大娘的时候,他便被她的宠物吓得魂飞魄散。

    冷大娘在众人的注目礼下,慢慢地举高右手,然后嘴里发出累死嘶嘶的声音,只见一会儿,冷大娘红色的衣袖里忽然透出一点绿来,绿色慢慢增多,并且开始延伸扬起头,吐着红色的信子,虎视眈眈。

    大头吞吞口水,退后一步,讪笑着说:“岳母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兄弟们赶紧换啊!”他回头一看,却发现那群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兄弟连裤子都脱了,正一脸恐惧地在穿服务员服装,古乐朝大头吼道:“赶快换啊,别得罪了岳母的宝贝。”说完,给他丢了一套衣服。

    姐妹们得意地哈哈大笑。

    “赶紧,别误了吉时!”冷大娘脸带微笑,“一分钟内换不好的,全部跟我家宝贝玩儿。”

    此言一出,兄弟团几乎全部加速了手上的动作,一分钟内,齐整站好,李哲文则笑着说:“好,还有什么条件!”

    “开门利是少不了!”

    “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九角九分!”

    “好老土啊你们,每次都这样!”李哲文说道。

    “这是规矩,赶紧,别拖了时间!”

    “兄弟们,讲价!”大头推着美国分公司市场部经亚历山大上前,亚历山大是鬼佬,讲价一事他最熟,噼里啪啦讲了一串英文,忽然嬉皮笑脸作揖:“仙女们,打个折吧!”他的中国话不是很正,这中国的礼节也做得不正规,但是却让姐妹们一阵欢乐,陈珊瑚说:“一场同事,给你个面子,把零头去了,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至于九角九分就免了!”

    亚历山大苦着脸说:“我的面子只值九角九分!”

    经过一场唇枪舌战,最后以九十九万成交。这还是胡喜喜让人出来阻止,否则不知道得闹到几点,看着一脸娇俏的胡喜喜,陈天云只觉得心中一阵激动,上前一抱起她便说:“我娶到你了!”

    大家都哈哈笑,现场的气氛让人感动不已,胡老大站起来说了一句:“赶紧下去,可别误了吉时!”

    陈天云放下胡喜喜,把花交到她的手上,胡喜喜微笑着:“你们这群兄弟真的很拙。”

    “没办法,他们打算开酒楼,所以试穿一下服务员的衣服。”陈天云耸耸肩!

    顺利把新娘接下楼了,前后不一样的兄弟团秒杀了不少记者的相机内存,而最佳男女主角牵手而行,神情洋溢着幸福。

    陈天云抱起胡喜喜,走向花车,他把胡喜喜放在副驾驶座,然后自己微笑着为她关上车门,而自己则走到驾驶座亲自开车,后面的兄弟姐妹也纷纷上了车,胡锦明和杨如海同车在前面开路。

    就在陈天云打开车门要上车的时候,忽然从记者团里冲出一个人,把陈天云拽倒地上,然后飞快地上了车,并且在最快的时间里发动车子逃离。

    由于很多大部分人都上了车,婚礼的保安人员也一时松懈下来准备上车去婚礼场地,谁想到竟然会在这一个节骨眼上发生意外,而偏生胡锦明和杨如海又开车前面,并且拐弯出去了,没有看见这一幕。

    婚车往相反方向飞驰而去。

    劫持车辆的人,正式杨如海一直寻找的麦导演,他潜伏起来,就是为了这一天,他一手用枪指着胡喜喜的头,一手打方向盘,马路上很多车,而麦导演也开得飞快,胡喜喜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这样的车速无论撞上什么车,都是一件要命的事情。“你想干什么?”胡喜喜冷静地问道。

    麦导演紧绷着脸,眼睛余光看到她手指上的戒指,他轻轻地说:“把戒指脱下来,扔出去!”

    胡喜喜只得脱下戒指,但是要她扔掉是不可能,那是他们的结婚戒指,婚都还没结,焉能丢掉戒指?她举着戒指,“我脱下来了,你先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否则我不会把戒指扔掉。”

    麦导演脸色和缓下来,语气轻柔,“我们去结婚,你看,我今天穿得好不好看!”

    胡喜喜见他一件风衣里面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而且还打了煲呔,里面的衬衣洁白烫贴,他是有备而来的,胡喜喜心中暗惊,“这人疯了?他要娶我?”

    胡喜喜问道:“你为什么要娶我?”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胡喜喜一看,是杨如海,他们在后面追来了,胡喜喜看了麦导演一眼,麦导演似乎不在乎她听不听电话,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脚下踩油门的力度却不自觉地加重了。车速如飞,马路上的车都纷纷躲避,后面交警车辆呼啸而起,还有一排贴着陈天云永远爱胡喜喜的标语车队。

    胡喜喜摁下接听键,“喂!”

    “听着,他陈天云的一魂一魄在他体内,他不能死,他一旦死了魂魄便会飞散,你要稳住他的情绪让他在一个地方停车,我有办法取回他的一魂一魄!”杨如海急速地说。

    胡喜喜挂了电话,心中惊涛骇浪翻天覆地,原来这一魂一魄是在他身上,那是不是代表着她和陈天云的记忆也在他脑子里?她想起杨如海的话,要稳住他的情绪,她于是顺着他的话问:“我们要去哪里结婚?”

    麦导演微笑着说:“教堂,我是基督教徒。”胡喜喜发现他的眸子除了有熟悉的情深之外,还有一丝偏执和疯狂,那应该是他的情绪。

    “可是我穿着中式的结婚礼服,怎么能去教堂?我不要去教堂。”胡喜喜发起脾气来,嗔怒地说。

    麦导演看着她的礼服,听到她说不去便生气地说:“不去也得去,我不管你穿什么衣服,总之今天我要你嫁给我,听到没有。”

    “你凶我?我都还没嫁给你你就凶我?还对我生气?我不嫁了,停车,我不嫁给你!”胡喜喜连忙大蛇随棍上,既然陈天云的记忆在他脑子里,她就要用这样的方式勾出陈天云的情绪。

    果然麦导演一听她生气地说不嫁,便马上放软了姿态,“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凶你,好,那你要去那里行礼?我们不去教堂,都随你。”

    “那你用枪对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敌人!”她尝试卸下他的防线,但是他一听她这样说,又马上强硬起来,“不行,我不这样你不会跟我结婚,不准说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车子飞快地驶上了国道,往市外飞驰而去。

    胡喜喜认得路,这是回西潮的路。他要带自己回西潮?她从倒后镜看后面,杨如海的车子紧跟不懈,还有陈天云也自己开着车追上来。胡喜喜暗暗着急,要是这样拖下去,这疯子会发疯的,而且他手上有枪,要是伤了谁都不好。

    陈天云眼睛冒火,心里也担心得不得了,这个麦导演他知道,是个疯子,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的心如同放在高空上踩着钢线,只恨不得那疯子挟持的是他。

    杨如海不得已,只得拔下头上的簪子,往车窗外一扔,簪子没有落地,而是化为一股空气消失了,绿荷进了胡喜喜的车子,胡喜喜虽然知道杨如海的本事,也见过绿荷,但是再次见到她还是害怕不已,绿荷冒险上了他的身,然后刹停车子。杨如海和胡锦明马上落地。

    绿荷从麦导演的身上出来,回到杨如海的头上。

    陈天云的车子也赶到了,一见胡喜喜连忙上前拉开她护在身后,麦导演回过神来,疯狂地冲上前要抢胡喜喜,胡锦明拦住他面前,杨如海说:“要击中他的头部,让他昏迷,但是不能让他死。”

    胡锦明点点头,陈天云想上前帮忙,杨如海阻止了,“你不能打他,否则那一魂一魄回不到你身上。你站在后面护着胡喜喜。”陈天云有些茫然,这一魂一魄在麦导演身上,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重新得回和胡喜喜的记忆?

    麦导演像疯子一样冲上前去和胡锦明纠缠着,他功夫不高,都是拍武打片的时候学的花拳绣腿,胡锦明一个拳头就可以放倒他,但是如杨如海所言,要让他昏迷,又不能过分伤害他,所以力度和角度都要拿得准。

    李哲文等人也来到了,他这位公安局长第一次用旁观者的身份看人家打架而不上前阻止。

    胡锦明看准一个空位,朝他的后脑一个手刀,麦导演全身一软,昏倒在地,杨如海立刻拉着陈天云的手上前和麦导演的手就紧握在一起,然后朝麦导演的眉心和天灵盖上打了一掌,麦导演忽然睁开眼睛,眼里布满血丝,他死死地盯着杨如海和陈天云,“我要杀了你,胡喜喜是我的!”

    陈天云深呼吸一口,脑子里一直空白的缺口已经得到了修补,往事排山倒海地在他脑海里涌现,他闭上眼睛,慢慢处理着脑子里忽然涌现的信息。

    杨如海在他耳边说:“放下执念,回头是岸。”

    麦导演愣愣地看着她,又看了看胡喜喜,胡喜喜和陈天云相拥而立,她眼里的深情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嫉恨在他心头一闪而过,宛若毒蛇噬心。

    “胡喜喜,我可以跟你说几句话吗?”麦导演扬起头看着胡喜喜,胡喜喜虽然很气他,但是也是因为他才找回陈天云的一魂一魄,所以对他的气也就抵消了,她走上前来,“你要说什么?”

    “你过来一点,我不想太多人听到。”麦导演看了一眼胡喜喜身后虎视眈眈的陈天云和胡锦明,低声说。

    胡喜喜只好凑近一些,蹲下身子刚想开口问,却不料麦导演忽然发狠,一把抱住她并用力吻住她的唇,并使劲辗转咬着,胡喜喜一拳打在他后背上,陈天云和胡锦明冲上去拉开他,他一边狂笑一边说:“哈哈,你终于是我的了,你终于是我的了。”

    胡喜喜用力擦嘴,“疯子!”

    李哲文把他拷了起来,他却还是笑着,似乎心愿已了。

    对于一个不知道爱情是何物的人,实在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生气。

    婚礼继续进行,只是误了吉时。但是老爷子说,这一天压根就没有凶时,换言之,全天都是吉时。

    当接过胡喜喜的孙媳妇茶,老爷子竟然哭了,从怀里掏出利是递给胡喜喜,“从今天起,你就真的是我陈家的人了。你以后叫陈胡喜喜!”

    “恩,知道!”胡喜喜应道,难得地没有反驳他,她跪着走上前去,为他擦干眼泪,“不要哭,再哭就不帅了。”

    在场的人都十分感动,这份祖孙情没有血缘关系,是在生活中用心建立起来的,感情有时候比血缘更管用。

    陈天云扶着胡喜喜站起来,老爷子巴巴地望着两人,眼神里充满了希望,今天天气虽然寒冷,但是阳光晴好,他们一家人相依相偎,足可以抵御任何的寒冷!

    (全书完)

    此书终于落幕了,说几句哈,其实我知道续写的这一部分真的构思不好,而且前面剧情很多我都选择不交代,例如李哲文,朱愈飞和水滴草,阿贝德等等,这些剧情我都会放在下一本书。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包容。无言感激!对于胡老大的身份,很多人都问过我了,到底是不是黑社会?这个先行卖个关子,忙完了这一阵子,我会写的。
总裁的猎爱行动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zongcaidexiaixingd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总裁的猎爱行动http://m.heiyan.org/zongcaidexiaixingdong/总裁的猎爱行动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总裁的猎爱行动》版权归原作者过路人与稻草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无敌从天行九歌开始我的专业是神祇最强赘婿..我的贴身女侍至尊冥神男主他亲叔明恋我农民医生一万个世界降临地球大圣快收了神通吧岁月微甜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