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第416章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悄悄看着马的缰绳,知道骑马回去,是最快的途径,但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没有接马的缰绳,而是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低声说。

    爱睍莼璩

    “谢谢大人带我从森林出来,这里我能辨别方向了,可以自己回去,马还是你自己骑吧,不过……”悄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眸光慢慢地抬了起来,看着崇奚墨继续说

    “有件事,还得麻烦大人,我能不能换一套衣服,这样回去有些不妥。”悄悄现在穿着的这身衣服可不是一般宫女能承受得起的,这样回到御膳房难免会引起大家的怀疑,若有人知道这是崇奚墨给她的,怕事情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他作为太医院的副使,也不希望惹上这样的麻烦吧?

    悄悄也想通过此举让崇奚墨明白,她从没想过要通过勾引男人改变自己的身份。

    崇奚墨只是蹙眉倾听着,然后牵着马大步向饲畜苑的方向走去,悄悄不知道他这是答应了,还是不答应,只好垂着头跟在了他的身后。

    一个正在饲畜苑里巡视的小倌看到了崇奚墨,飞快地跑了过来,崇奚墨不知和他说了什么,那个小倌很快离开了,没有一会儿的功夫拿了一套普通的女人衣服来。

    “大人,这里只有这样的女工衣服了。”

    “可以。”崇奚墨的眸光看向了这套粗布的衣衫,布料是粗麻的,颜色暗淡,虽然还算干净,却已经破旧不堪了,饲畜苑里的女工很少,难找到这么一套已经不容易了。

    “把衣服给她,带她去换衣服。”崇奚墨命令着。

    “是,大人。”小倌应着,转向了悄悄,悄悄接过了衣服,垂着头跟在了小倌的身后。

    饲畜苑的小倌一边走,一边回头偷偷地看着悄悄,满眼的疑惑,崇大人经常来这里狩猎,有时候和皇上一起,有时候和小侯爷,还有其他一些王爷,到了冬季,一般都是他独自一人,这还是一次看到崇大人带着一个女人从森林里走出来。

    “夫人,进去换了吧。”小官恭敬地拉开了房门,一句夫人让悄悄的脸腾的红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夫人,我只是一个宫女儿。”悄悄纠正了一句,然后尴尬地拿着衣服进去了。

    小倌别扭地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不知道该叫什么好了,干脆闭了嘴巴,将房门关上了。

    待房门关上之后,悄悄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想着刚才小官的那个称呼,恨不得换了衣服马上离开这里,撇开和崇奚墨的关系,让这个误会赶紧消除。

    换上这粗布的衣袖,并舒服,脖子感觉摩得难受,但心里却踏实了许多,她拿起了那套奢华的衣服,抚摸着柔滑的料子,不觉想到了以前的生活。

    在楚府,大夫人从来不让悄悄穿粗糙的衣服,就算一个裙带,都要最好的,大夫人将她打扮得很漂亮,很淑女,说这样长大了,才能有好的品味,找一个好夫家,可惜每次悄悄都惹祸,那些华贵的衣服也跟着遭殃,不是撕破了,就是弄脏了,大夫人却从不发火,一直娇宠着她。

    “娘,悄悄一定会回去的。”悄悄咬了一下唇瓣,将衣服整齐地叠好,轻轻地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整个饲畜苑都笼罩在阳光之下,就在这片雪亮之中,那抹黑色的身影显得格外突出,他站在枣红马前,梳理着马的鬃毛,坚毅挺拔。

    悄悄发觉,这黑金相间的颜色很适合他,让他看起来英俊不凡,成熟老练,甚至有些捉摸不透。

    崇奚墨好像听见了房门的响声,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了她朴素的衣衫上,眉头皱了起来,这衣服有些松大,不太合身,将她显得越发清瘦了。

    “这些衣服还给你。”悄悄走过来,将衣服递给了崇奚墨。崇奚墨的眸光看向了悄悄手中的衣服,脸色略微刻板,他没有伸手来接她手中的衣服,而是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

    “木屋里说的话,还有效,至少到现在。”

    “崇大人?”悄悄诧异地喊了一声,目光难以理解地看向了崇奚墨,他这是什么意思,再给她一次机会考虑是不是要跟着他走吗?

    “皇宫里,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崇奚墨继续沉稳地说,手拿着刷子梳理了马的鬃发。

    “我想大人还是有所误会,春香没想过一辈子留在皇宫里,更没敢做什么皇妃大梦,春香只想拿几年的月俸,也就离开了。”悄悄平心静气地说,也许事情查清楚,不到一年她也就消失了。

    “月俸?你需要钱?”崇奚墨的声音变得冷了。

    “对于大人来说,一点月俸不算什么,可对春香来说,却不一样。”

    “我可以给你,远远比月俸要多。”崇奚墨扔掉了梳理马鬃的刷子,一把握住了悄悄的手腕,如果是这样,事情就简单了。

    “大,大人……”悄悄惊慌失措,连连后退,却挣脱不开崇奚墨有力的大手,她尴尬地看着周围,几个饲畜苑的干活儿的人,都偷偷地看了过去,虽然没敢正眼,却能看出来,他们对她和崇大人的关系十分疑惑。

    “大人,春香虽是一介女流,却也不是贪婪之辈,春香想通过自己的手,改变现状,不需要大人的施舍,请大人放春香离开,大人!”悄悄觉得崇奚墨的手腕越来越用力,根本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一时有些急了,左右看了几眼之后,发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事情有些难以控制了。

    “大人!”悄悄的眼睛红了,她气恼张开嘴巴,一口咬了下去。这一口咬得不轻,可崇奚墨还是没有放开她,只是凝视着她羞恼的动作,眉头紧蹙在一起。

    悄悄见没有反应,怀疑他是不是感觉不到痛,几乎要出血了,她尴尬地松开了嘴,看着崇奚墨手背上的红色赤印,吓得唇瓣都颤抖了起来。

    “大人,春香只是一个宫女,求求你放过我吧!”悄悄只能哀求了,硬的不行,来软的。

    果然这样的一声之后,崇奚墨的手松开了。残垣断臂悄悄见崇奚墨松手了,慌张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手里的衣服向前送了一下,也没看清崇奚墨拿没拿住,提起裙子转身就跑,几乎是落荒而逃。

    爱睍莼璩她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崇奚墨越来越奇怪的举止让她感到心惊肉跳,她不是李春香,她是悄悄,如果身份揭发出来,就是死路一条。

    她拼命地跑,恨不得长了翅膀飞起来,这是她长得这么大,跑得最快,也是最狼狈的一次。

    崇奚墨看着地上散落的衣服,又看了看手背的牙齿印,难以想象,她就这么跑了,没有一丝的留恋,放弃了一个在别人眼里几乎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甚至不愿回头多看他一眼。

    显然他对她的判断是错的,如果她真的用了心机,欲擒故纵的伎俩也该用完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跑掉,不,确切地说是逃跑,她竟然这么怕他?

    既然是他判断错了,那么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衣衫不整地躺在森林里?他再晚一点出现,她就被冻死了,若那不是她刻意安排的,就说明她遭遇了什么不测。

    “李春香!”崇奚墨的神色一凛,好像他还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森林里,为什么会衣衫不整?

    想到这里崇奚墨飞身上马,向悄悄落跑的方向追了出去。悄悄一路狂奔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肺都要炸裂了,她一口气跑出了好远,实在跑不动了,只能停下来用双手扶在膝盖上呼哧呼哧地喘息着。

    “这个崇奚墨,他是怎么回事儿?”悄悄一边喘,一边懊恼地自问着,实在想不通崇奚墨这是什么意思,那家伙在森林就说那样让她感到羞恼的话,出了森林原本可以一拍两散的,可他却抓住她不放?

    那么多人看着,他就不怕流言蜚语吗?就算他不怕,悄悄还怕呢?希望这件事别传出去,不然大家真当她勾引朝廷重臣崇大人了。

    拖着沉着的双腿,悄悄看了前方一眼,无力地一步步地向西走去,估计这样走回去,怎么也要到中午了。

    前面的路很长,跑了这么久,只能看到皇城隐约的影子,悄悄拍了一下大腿,真希望回去之后,别累废了。

    可就在她这样拖着双腿走,走了没有多久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马蹄子踏雪的声音。

    听到这个,悄悄的汗毛孔都竖起来了,不会是崇奚墨追来了吧?怀着一颗不安的心,悄悄回头一看,看到一抹红黑相间的影子由远及近,那不是崇奚墨还能是谁?

    “不会吧,你还没完了……”悄悄咬住了唇瓣,紧张地看着周围,希望能找到一个藏身之处,当她看到一片废弃的破房子时,赶紧提着裙子飞奔了过去,迈过那些破碎的瓦砾,她小心地躲避在残垣之后,然后探头出去,盯着远处枣红马的影子。

    “崇奚墨,我们早就完了,过去了,是你提出退婚的,不是我啊……”悄悄小声地嘟囔着,手还抓着残垣的石板,就在她紧张地向外看时,突然后面传来了石头掉落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身后走动。

    悄悄惊恐地慢慢扭过头,看向了身后,只是一看,便吓得大声地尖叫了出来。

    在她的身后那截破墙前,站立着一个身穿黑衣的,手持钢刀的家伙,他正盯着她,向她一步步走来,就在悄悄喊出这一嗓子后,他一刀劈了过来。

    “救命啊!”悄悄大声叫喊了起来,然后一个闪身,躲避过了一刀,这劈来的刀是躲避过去,可脚下的石头却没躲过。

    “噗通”一声,悄悄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腰被石头硌了一下,疼痛难忍黑衣人见悄悄摔倒了,似乎也不急于砍下二刀了,而是嘿嘿地笑了起来。

    “李春香,还真是个美人,这么砍死你,有点浪费了,不如你死之前,先让大爷我快活快活,来吧!”说完,黑衣人凌厉地出手,向悄悄的衣襟抓来。

    “滚开,滚!”悄悄慌乱地抓住了一块石头,狠狠地朝那人扔去,那人轻松一躲,又嘿嘿地笑了起来

    “还挺厉害的,老子就喜欢这样的。”

    “别,别过来!”悄悄想再抓住什么东西防身,黑衣人已经扑上来,按住了她那条摸索石头的手臂。

    “别惹我,否则我现在就一刀宰了你!”就在那人抓到悄悄衣襟要撕开的时候,突然一道寒光闪过,卡擦一声,黑衣人一声惨叫,手臂鲜血直喷,悬挂于肩头之上,差一点皮肉就被砍掉了。

    “啊!”黑衣人扔掉了钢刀,捂住了手臂,疼得哇哇直叫。悄悄惊喜过望,有人来帮她了。

    吃力回头看时,悄悄发现崇奚墨提着一把带血的剑站在残垣之前,冷眼地看着断臂的黑衣人。

    黑衣人怪叫了一声,好像认识崇奚墨,这厮二话没说,突然扬起一把白色的粉末,转身就跑。

    崇奚墨不知道这是什么粉末,赶紧掩住了嘴鼻,待粉末落下之后,他在破房子的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黑衣人的踪迹。

    悄悄抓住了残垣,惊恐地站了起来,眼眸呆呆盯着地上的血污,想到了叶云芳的话,难道这是李昭仪派来的人,她离开皇宫到饲畜苑,就离开了皇城的御林军和护卫的视线,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下手机会。

    无疑,这个黑衣人一直藏在附近,等着她从饲畜苑那边回来。没有找到黑衣人,崇奚墨提着佩剑走了回来,他没有理会悄悄,而是俯身将地上的钢刀捡了起来,钢刀上没有任何字迹,这是一把京城随处可见的普通钢刀,但杀人足够锋利了。

    “你在皇宫里得罪了谁?”崇奚墨慢慢地转过身,看向了悄悄,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刀,他也有理由相信,这个黑衣人是宫里派来的,有人要杀了李春香。

    “没,没有……”悄悄垂了下了头,她能说出是李昭仪吗?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只会给叶云芳找麻烦。

    “也许是好色之徒……”悄悄低声说。惆锁心头崇奚墨重重地将钢刀扔在了废墟之中,一步步地走到了悄悄的面前,盯着她的眼睛,好像要在她的眼睛里深究出什么一样。

    爱睍莼璩悄悄窘迫地垂下了头,他的目光实在犀利,让她不敢直视。

    “谢……”悄悄口中的另一个谢字还不等说出来,崇奚墨紧接着追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森林的雪地里?”

    “森,森林?”悄悄双手局促地揪着粗布的衣襟,抿着嘴巴,良久才吐出了两个字

    “意外。”

    “意外?别说你分不清方向,误进了森林,连自己衣服也撕破了?”崇奚墨又上前了一步,呼出的白气扑在了悄悄的发丝上,震慑得她喘不过气来。

    悄悄不得不后退了一步,深吸了口气,缓解了窒息的感觉之后,才低声说。

    “大人还认为春香心存不良,想攀龙附凤吗?如果是这样,春香无话可说,但大人的救命之恩,春香会记在心里,若有机会,一定会报答大人。”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最新章节第6416章网址: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yijianqingxinshengchongxiaozhangdinv/,欢迎收藏
手机看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http://m.heiyan.org/yijianqingxinshengchongxiaozhangdinv/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版权归原作者黎夕瑶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余生洗耳恭听我无敌了十亿年巨星从综艺主持人开始诸天大道宗我被困在天劫一千年我真的只想跟个风啊超宠契婚:老公,约法三章丹浮萍我被唤醒了开局就有不死之身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