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寨当军师|第三十三节 老毒物 小白鼠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沈牧骂了句“卧槽!”,顾不得四肢酸痛,满身泥泞,爬将起来,扶着张扬寻路逃跑。顺手又给了那倒下的马儿一刀。可怜那马匹尚未起身,便被一群行尸扑咬而死。

    尚有一些行尸穷追不舍,幸得他们四肢僵硬,行动并不迅猛。不然沈牧二人早已成了他们腹中之食。行尸因啃食了马匹,满嘴血淋淋,滴答滴答,随着跑动拖成血丝,落在地上,比之方才模样,更令人毛骨悚然。

    日落西山,万霞散尽。这本是一天之中最美的景色,可是对沈牧二人来说,恐怕会永远记住这一天,在夕阳下的奔跑。

    眼看就要逃出村落,忽然间道路岔口又跳出一队行尸拦住了出村的道路。那伙行尸行动更为迅猛,双腿如飞,急奔而来。

    沈牧跑的着急,那里注意到这突然冒出的村民,直接和一人撞了个满怀。那行尸双拳一挥,正中沈牧面门,但觉这一下打的头晕脑胀,就好似被鲁提辖拳打的镇关西,扑的只一拳,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沈牧但觉得眼睛一黑,腹部又不知被哪个村民掏了一拳,登时昏跌下去。

    沈牧倒下的瞬间,看到有两个行尸,已经爬到张扬的身上,开始撕咬起来。

    他们徒手剖开张扬的肚皮,扯出肠子,放在嘴里咀嚼。他们趴在张扬的脖颈间,张开大嘴,拼命吸吮热血……

    耳边尽是张扬撕心裂肺的呼喝声,接着便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沈牧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之内。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石室,石室内只有一张矮脚床,床上也没铺上被褥,只堆了一层茅草。墙壁上燃了一盏烛火,火光像是刻意被人调的很小,昏昏暗暗。

    石室没有窗户,只有一道木质的下门,门上拴着铁链。沈牧忘了一眼,却不见张扬所在。难道自己这是死了么?这里的地狱居然有这等待遇,还是每人一个单间?

    沈牧扶着墙壁缓缓站起,随着他的移动,石室里一阵“哗啦啦”的声响。沈牧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脚被铁链锁着,铁链的另一头藏在石墙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我难道不是被那些僵尸吃了么?怎么会被人锁在这里?是谁救了我么?不对,如果是有人相救,为什么还要用铁链锁起我来?

    “踏,踏,踏”,一阵清晰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沈牧连忙躺下,装作尚在昏迷的样子,用袖子挡住了脸,只漏出一丝丝缝隙偷瞄门口。

    “哗啦啦”几声响,接着门被人推开,发出“嘎吱”一声响。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碰着一盘子瓶瓶罐罐,缓缓走了进来。

    那老妪边走边喃喃自语道:“这是第六百八十一人,咳咳……定仙散能不能成功,就看……咳咳……这一次了……”她没说上一句,就会撕心裂肺的干咳一阵,就着她骨瘦如柴的身子,旁人瞧着,定觉得这老妪已是行将就木了。

    沈牧耳听她这般一说,心思一转道:这老婆子怕不是在做什么实验吧?难道那些村民的异变都是因为这老婆子么?这样说来。自己就是她第六百八十一个试验品了么?我去,还真是生化危机了不成?

    只见那老妪行到沈牧身侧,先将手中托盘放在地上,继而蹲下身子,拨开沈牧的手臂上的衣服露出手腕。老妪取了一个红色的瓷瓶,用力嗅了嗅,道:“乖宝宝,咳咳……该吃饭了。”接着打开瓷瓶上的封盖,抓住沈牧的手臂,将瓷瓶再他手腕上轻轻磕动。

    沈牧不知那老妪要做甚么,原本想要装死蒙混过关,不料老妪却要在他手上做些事情,万一是放出甚么可怕的虫子或是怪物,那可糟糕。沈牧顾不得其他,连忙用力抽出手臂,接着坐起身子,双手死死扣住那老妪脖子,扬声喝道:“你是谁,要作甚么?”

    老妪不妨他早已醒来,被沈牧掐住脖颈,连连干咳几声。沈牧唯恐自己将这人给勒死了,忙松了松臂力,仍是死死卡住老妪,不让她动弹。

    老妪干咳一阵,忽得嘿嘿一笑,道:“小娃儿醒了,醒了便好!”

    沈牧道:“老婆婆,你是谁,是你将我锁在这里么?”

    老妪道:“不错。”

    沈牧道:“老婆婆,晚辈无心要你性命,就请您解开我脚上的锁链,我便放了你。”

    老妪咳了一声,道:“小娃儿,你知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令婆婆我很生气么?”

    沈牧听老妪言语之间似乎并不害怕自己,可能自己语气太过客气,手中力气紧了一紧,喝道:“你若是不放,我便拧断你的脖子,信不信我,婆婆大可以试试!”

    老妪道:“从来没人敢碰我老婆子一下,你小子倒是不怕死。为何不先瞧瞧自己的双手,再说大话。”

    沈牧不知老妪何意,但听她这么一说,仍是低头看了一眼双手。这一看,登时吓了个心惊胆战。自己的那双手布满黑气,就好像突然之间被碳火烧了一般,黑气顺着血管正往手臂上蔓延。沈牧连忙收了手,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妪道:“丹婆婆的皮肤,你也敢碰,真是活腻歪了。咳咳……实话给你说了,老婆子全身上下有十几种毒,你碰到哪里,中了甚么毒,可全都看你运气了。哎哟……我瞧瞧,这好像是焚骨散。咳咳……,你这手臂怕是留不住了……”

    沈牧此时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若非那手臂上的黑气蔓延,一切宛如平常一般。但听到老妪这样一说,想到这老婆子奇奇怪怪,说不定还真是甚么奇毒。眼下这种情况,先保住小命要紧。沈牧道:“老婆婆,我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晚辈。”

    丹婆婆道:“你们私闯入进村,怪不得老身,要怪就怪这天意,天意使你成为老婆子的……咳咳……药引子,你也应该感到这份福气。”

    沈牧听她这么一说,想到张扬惨死,不禁有些难过,甚么福气,若是死亡也是福气,那还有没有天理了。

    眼见手臂上的黑气已经顺着血脉蔓延到了脖颈处,眼看便要转到进入胸口。丹婆婆又道:“小子放心,老身不会叫你现在就是,眼下附近就剩你一个活人,我还要用你来试药。小子,张开嘴来。”

    沈牧虽不知这黑气到底哪里厉害,但想到保命要紧,只得张开嘴巴。丹婆婆随手一扬,一颗药丸飞入喉间。不待沈牧吞咽,便已化成一道口涎,滑入腹中。

    沈牧道:“前辈,这是什么解药,怎的这般苦涩。”那丹药入腹虽快,却留下一股生吃苦瓜一般的味道。

    丹婆婆哈哈一声冷笑,道:“解药?小子,老婆子只会配置毒药,怎么可能会配解药!”

    沈牧顿觉肚子里一阵绞痛,那药丸入了腹中,忽的化成一道炙热火焰,再肠胃间一阵乱涌乱串。肚子里好像滚进了一颗火炭,胃酸上涌,禁不住的呕出半升酸水来。

    只听丹婆婆道:“这虽是毒药,却能和你刚才中的怜花草毒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小子,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沈牧眼前一片模糊,身子一软,又软瘫在地上。但觉体内那股热流忽的化成一只只小虫,再腹中爬来爬去,好似再找甚么东西一般。那火烧之感消失,却有多了难耐奇痒。沈牧伸手去挠,可那些虫子潜入自己体内,便是抓破了皮肤,又如何能够抓住。

    沈牧咬住牙关,问道:“婆婆,你……哎哟……这毒药可难受死了……”

    丹婆婆道:“这毒叫“万念俱灰”,虽能灭了你方才中的“怜草毒”,却更加霸道,如今他在你体内没了阻碍,自然会四处寻找对手,若是一个时辰内没有能与之抗衡的毒药,那它们就会攻入你的心肝脾肺肾,届时便是大罗神仙,也是就你不得了。小子,你若想活命,不如乖乖做我的药引子。”

    沈牧这才知道,那老妪一直在给自己挖坑埋雷,为的就是让自己乖乖任她驱使。正是人心叵测,自己刚才那么相信她,这老妪居然只是想着坑自己,若是真的由她摆布,那谁知道她到底会不会救自己,更何况自己亲眼所见,那村子里的人都成了一具具行尸走肉,虽然不知他们到底怎么回事,但想来这事一定于这怪婆子有关。这种性情乖戾之人,越是顺着她,越是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剧情,倒不如自己一心求死,左右不能叫这婆子随了心愿。

    沈牧想到这里,抬起头来,大喝一声道:“难受死了,老子才不听你这老太婆使唤,不如死了算了。”说完,冲着石墙上撞去。

    丹婆婆见状,大惊失色,伸手一探,抓住沈牧衣领。她虽是个满脸皱纹,行将就木的老太婆模样,力道却大的惊人,竟将沈牧拉退了数步,那墙可是万万碰不上去了。

    丹婆婆道:“在老身这里,想死也没这么容易。”

    她随手一点,不知用了甚么手法,沈牧但觉背后好似针扎,登时无法动弹。沈牧一双眼上下转悠,心道:完了,这恐怕是被点了穴道。
我在山寨当军师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wozaishanzhaidangjun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在山寨当军师http://m.heiyan.org/wozaishanzhaidangjunshi/我在山寨当军师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在山寨当军师》版权归原作者叁石平金泽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我比阿p还能整活洪荒妖行纪最狂仙尊奶爸血族女皇异世重生人道风雨快穿系统之女配开挂了在末世召唤星际重生护花高手木剑无锋穿越后我喜当后娘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