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弓箭带八倍镜|第五百五十八章血战千里(一更)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楚沉这时,往身后飞快褪去自己的手臂上一道有一道,那种红色的魂纹,那就像是黑暗在上面蔓延,那每一道血管里面的血液都在那一刻似乎沸腾着……

    楚沉,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感觉整个人睡里面,胸腔里面隐隐的流动的那一股愤怒,还有前所未有剧烈的感觉,自己紧紧的握住拳头,拳头上面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那种脉络。

    那就像是巨大的铁链拴在自己整个人骨骼上一样,楚沉,向身后猛然一推接着飞快的跑动起来,自己脚踏海面,。

    楚沉,那个家伙狠狠冲了过去,自己这是一下子冲到了那个家伙的对面,此刻的自己就如同一个擎天巨人那般接着自己在这一瞬间猛的直接挥动了手臂,那巨大的拳头狠狠的朝着那个家伙砸去,如同一个攻城锤那般。

    伴随着轰隆一声,自己甚至在这一刻已经能感觉到那种巨大的力量,沿着自己整个人的身躯不断的肆意奔腾流转着。

    “好家伙,这他丫的这个货色这么强吗?自己这么大的力量对于他而言好像并没有多么大的伤害呀,只不过是势均力敌,最麻烦的就是势均力敌的事情,这种批事情一旦出来之后,那么无非就是彼此消磨,这太他妈耗时间了。”

    楚沉心中不由的一阵牢骚,自己现在感觉这游戏的设定完全就是坑逼一样的,就是纯粹的坑自己,现在自己跟他互相那种博弈战斗着,完全就是处于一种非常让自己感觉不好的状态。

    “哎,我说哥们儿,咱俩就这么打下去吗?你觉得有没有意思,不如和平一点,你带领你的种族赶紧撤退,我也将我这边的军队全部直接让他们回去,你看怎么样?咱们两方平安无事吗?……”

    楚沉,这时皱了皱眉头,一副好言相劝的样子摊了摊手,自己反正一阵无奈,反正自己打算就是这系统,如果坑自己的话,给自己的设定跟对面的家伙完全是经历的差不多的模样,那自己不妨跟对面的这家伙交谈跟他溶洽的相处吗?这样还是非常好的,毕竟在这和平年代吗?

    你说大家是吧,就是很简单的相处方式嘛,这样多平安化干戈为玉帛嘛,也不失为一种明智。

    结果就在楚沉这么豪言相劝的时候,对面的那个穿着黑色盔甲的脸上戴着面具,他整个人的面具呈现一种鬼面獠牙的状态,那獠牙就像是突出的长枪一样,沿着他的嘴巴四处那面具狰狞无比,上面刻着无数那种诡异的花纹,自知见那个家伙在听完楚生这一番话之后,他毫不犹豫的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想要和平结局的方法,他一回手中的那一把巨大的黑铁刀刃,狠狠地就这么朝楚沉直接砍了下来……

    “卧槽!……!”

    楚沉,心里大骂一声,往旁边一闪,那一把巨刀一下子劈到了自己,原来站着原地的那个海面位置,激起了一阵巨浪,就像是。还浪之墙一样朝两侧那般翻卷,吞噬了过去。

    “好家伙给你,好好说你不听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

    楚沉,无奈的摊摊手,看来这个家伙完全是油盐不进好吧,。

    那就看到他楚沉,紧紧的闭上眼睛,在那一刻猛然感觉到身躯内所有的力量不断流转。

    身躯皮肤上面刻着的那一层又一层红色的诡异魂纹在那一刻直接亮起,。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轰然爆炸的响声。

    楚沉,分明感觉自己手臂的骨骼里面传来极其空洞而又破裂的那种声音,就像是大风直接呼啸。

    沿着巨大野兽的牙齿那般将上面所有的獠牙锋利在那一刻,全部磨平,带来的就是风沙四处席卷那样。

    楚沉,在这一刻猛然怒吼,一声带着近乎于青铜军队一般的咆哮……

    在那一刻楚沉直接猛然跳起,然后狠狠挥动硕大的拳头朝那个家伙一拳砸去,就在这时那个家伙也飞快的他反应倒是极其的机智灵敏,。

    他将手中的那一把黑暗的大刀迅速直接收回,来到面对准了自己,做了一个防御的状态,逐渐一拳轰到那个家伙他手中握着的那一把巨大的金属刀刃上面。

    ,伴随着锵的一声就像是巨大的铁锤砸到了一面正在打住的铁剑上面,轰然一声,自己甚至一拳都将,那个家伙他手中紧紧握着的那一把大刀砸开了一个破裂的凹痕。

    一道裂纹直接沿着那个家伙巨刀的刀面迅速蔓延开来,接着一阵火花上面飞快地流淌爆溅着。

    楚沉这个人反正是完全的愤怒了,想当年自己在北城一带混的时候,自己跟别人好好讲,不给面子的人早就已经彻底消失了,那种再也不会见到的结果,自己好言相劝跟眼前这个家伙准备好好跟他谈判协商来着,结果他却完全不理情,想到这楚沉不由心中怒,意翻腾,好家伙,老子给你面子,你tmd不要还瞅我脸,这不是明显的摆老子台面吗?

    楚沉这个暴脾气瞬间上来之后,自己狠狠地往侧面一闪,接着手中的硕大的拳头,再一次挥动一拳头狠狠的砸到了那个家伙的肋骨上,伴随着轰然一声,自己这一拳拳头上面所有克制的红色,魂纹的纹路直接亮起,把那个家伙一拳就给砸倒了,它巨大沉重的身躯直接倒在了海中,一下子将他很多那种半机械铁黑暗海底怪物的子民甚至都给压死了一大半。

    楚沉,无奈地,晃了晃脑袋握了握拳头,这是那些半机械体的黑暗怪物,都纷纷想跳起来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但是楚成双拳如风,一下子就将那些半机械体的怪物砸成了肉酱。

    这是之前的那个穿着黑色盔甲的将军,也明显愤怒无比,他站起来直接大吼,咆哮一声,接着狠狠的挥动手中那一把唯一凭借的大刀,,再一次朝自己回来。

    ,楚沉,再一次往旁边一闪,拿一把大刀斩进巨海之中,掀起巨大的浪头,那浪头甚至都快将自己淹没了。但是出产在此刻,只感觉身上的每一道纹路都如同岩浆一般的炙热滚烫……

    海水溅到上面,甚至被瞬间直接蒸发变成了水蒸气那样守城,看到这之后眼睛不由得微微眯着,自己能感觉到那种极其愤怒而又咆哮的感觉,就是那个家伙他好像跟自己硬生生博弈的话,却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他根本就不占尽那种所谓的真正有利的地位储存,在想到这的时候也就大概明白了,那个家伙他唯一的巨大的攻击力。

    就是直接挥动手中的那一把巨刀朝着自己狠狠的砍来,只要自己躲过他那一把巨大的刀刃砍一下,那么自己对他而言就是无尽的反击机会,自己双拳紧握,可以一拳右一拳地砸到他身体的任何部位,甚至裆”下都可以。

    不过唯一就是不知道的一点就是那个家伙对那个部位的敏感性会怎样,是自己一拳给它,能否让他直接脸色苍白,满脸发青。

    楚沉,无奈的撇了撇嘴,可惜对面这个家伙不是个女性的角色,要不然直接给她上下起手,一顿子乱掏,……

    也让这个家伙有够受的,主要就是什么,这是男人之间的博弈还有战争。

    楚沉狠狠地直接往旁边一闪,之后飞快的再一次扬起拳头,来往这个家伙的身上狠狠的锤击了几拳,那种拳头的生猛力量,带着就如同雷霆巨炮每一炮轰击的那种威力一样。

    楚沉,一拳又一拳的砸到眼前这个家伙他的身上,。

    要么自己当年在北城区混的时候跟别人单挑,主要打的部位给对方最大的伤害。

    ,并不是说往往他脸上直接锤,因为就眼前这个家伙嘛,往他脸上锤的话,他有一个钢铁面具,说不定都对他造不成伤害,。

    而且一般而讲打起架来的话,往脸上打确实是非常的让人过瘾,非常的爽,但是实际上给对方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唯一能让他感受到真正伤害的就是眼睛,。

    但是他的眼睛又脸上戴着面具,实在不好打,所以说那就选择肋骨的方向了,要么就是腰子。

    如果说眼前这个家伙,他有正常的人体结构的话,一拳捶他身上捶他,五脏六腑上也能让这个家伙直接一顿子,,好受的就像是大风在他的胸腔内一瞬间席卷,。

    那种感觉绝对是让我眼前这个家伙,整个人近乎于崩塌那种。

    那么,就现在而言,就是自己只要不让那个家伙的那手中巨大的刀刃一刀劈到自己的身上,那么对于自己而言,现在一切都可以有着相对应的反击及机会……

    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让眼前这个家伙他一刀劈到身上的话,那么自己的血肉之躯绝对会被一瞬间撕裂的,到时候对于自己造成的伤害完全抵得上之前几百拳那样,但是只要是自己明明就好,。

    眼前这个家伙处于沉重攻击的那种,他狠狠的一刀狠狠的一次攻击,对于自己而言就是凶猛无比的那种一次巨大的伤害,所以说只要自己躲开,对于他的那种反击,简直是多得不可胜数……

    当初楚沉,到这儿的时候,自己狠狠地绕到那个家伙的背后,趁着他一刀朝着自己狠狠砍下来的那一刻。

    那一把巨大的刀刃就那般着自己落下,在整个巨海的海面上掀起一阵5米多高的浪头的时候,。

    楚沉也瞬间直接抱起了那个家伙的后背,将他狠狠地一个那种背摔,一下子将他砸进了海底。这是自己整个人也因为他是庞大的身躯,沉重无比的掉入了海底之中,在海底之中,楚沉猛然之间睁开了眼睛,身上所有魂纹就在那一刻亮起那种赤红色的纹路。

    这时楚沉也分明看到那个家伙在海水之中,他奋力的向上游去,手中挥舞着那把大刀,他还是想直接站在海面之上,因为在海面之上对于他而言才有战斗优势,他才能一刀又一刀的朝着自己不断挥击而去。

    ,但是楚沉,又怎么可能给他这样的机会,自己,迅速向前冲去,自己飞快的一把抓住了那个家伙,他手中紧紧握着的那一把大刀,那个家伙在海水之中明显感觉到自己手中如同一个巨大的铁钳一样,狠狠的箍住了他的手臂。

    好家伙,这一副。架势。,倒是非常像自己这个正人君子,对一些某某漂亮的女孩儿干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一样。

    主要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实在是丑陋无比,而且他可是率领着那致命一般的军队呢。

    ,他还得那些半机械体的生物都得听命于他,都得臣服于他,这个家伙跟自己一样也算是个将军,你说将军与将军之间怎么就不能和平地直接谈一谈的对不对?大家好好和睦相处的话,也不用轮着着自己手底下的人送命了。

    ,嗨之前想想也算可惜自己处于这个中上降的身份之前,海岸线上的那些重机枪军队被冲破防线之后。

    ,自己也只能命令第2道防线,就是山顶上的那些雷霆巨炮开火了,。

    将自己的人还有将那些半机械及黑暗怪物全部化为烟尘,化为灰烬,化为火焰。

    那都是一大团一大团的生命啊,真是无奈啊,如果说将军之间的命令的话,不需要,再去执行的话,那么下属又能保证多么,家庭和美就是那种善良的生存呢。

    还想想这楚沉也就无奈了,如果说就眼前的这个身穿着厚重铁盔的家伙,他不去命令他的那些半机械的黑暗生物的种族,或许那些黑暗半机械体,生物种族,原本只不过就是身躯柔软的海底生物而已。

    他逼迫他们穿上。坚硬而又锋利的那种半机械体盔甲只为成为那种所谓海底生物的战士,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锋,自己在想之前的雷霆巨炮,还有那些重机枪喷出的无数炙热而又狂暴子弹的火舌,或许……

    让那些海底生物死的太多了,那整片海水都在一瞬间被染红的那种楚沉,想到这之后也不由得撇撇嘴就无奈的,自己也没有办法,如果说让那些海底生物直接冲过来的话,那么对于自己身后的小镇来说。

    ,就是无尽的屠杀,还有那种血色的火焰,直接燃烧那种灰尘,直接蒙住自己整个人眼球的感觉,让看着自己所谓守护的家园残破无比,那绝对是让自己不可想象也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发生。

    所以自己也只能召集军队,召集那些重机枪,还有雷霆巨炮安到整个海岸的防御线上,伴随着自己的指挥,下令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敌御,于是战争的屠杀就这样直接发生了,于是,两方的战役就这样直接开战打响……

    想一想也是非常够悲哀的事情,自己,赢了那些恶魔又怎样?不过就是收为了一个小小的城镇罢了,而那些家伙赢了又怎样?也只不过就是掠夺了一个小小的城镇罢了,但是对于自己而言,自己是个上将的身份,。

    那么守卫家园就是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敌军来袭的时候,当那些黑暗侵犯的时候,自己只能扛起肩上的大旗挥动手中的战刀大喊一声冲。

    当时是冰也浩浩荡荡的直接不要命的冲上去与那些黑暗生物互相的博弈厮杀的时候当自己能感觉到那种崩塌在自己的一瞬间看着眼前的一切变得极其浩荡无比的血腥袭卷。

    并且就那般悲哀的发生的时候仅仅只是为了一场战役一场争夺,一场仅仅关乎于胜与败这种毫无用处毫无意义的东西,而且付出这么大的生命代价。

    那种血液甚至将半个海平面都给染红的那种首先每当想到这的时候,自己就不由觉得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种痛苦的迷茫之中,眼前的混沌究竟为了什么?究竟又有什么意义?眼前这一切打想又如何……

    自己一生所去,追寻的使命,一生所去,追寻的归宿,难不成就是这般?这让自己在这一刻感觉到命运是那么的迷茫,那么的不可,掠夺。

    不可掌控就像是一条始终如一早就固定好的规矩,在那一刻也只能顺着自己,所谓早已制定好的规则,不断前进的当初参赛,想到这的时候当自己在明白言下,这一切已经逐渐变得破裂的时候,。

    楚沉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拳头,自己在那一片巨大混沌的海水之中,分明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色盔甲的家伙,就疯狂的正在向上游了过去……

    或许等他真正的站在海面上的时候,他又会再一次指挥他那些所谓的族人士兵,那些黑暗的半机械体,怪物朝着自己所守卫的那个小镇不断厮杀而去吧,一想到这。

    楚沉,,不由感觉到一层中无可言说的愤怒,从心底就那般升腾而起,就像是火焰在一瞬间燃烧一样,将自己整个人的理智全部吞噬。

    ,凭什么!

    凭什么你指挥的那些所谓的族人,所谓的黑暗军队,就能按照你的方式来去行径?

    非要按着你说的方式去做。

    而你所谓的那些族人,所谓的黑暗军队,所谓的那些战士,在那一刻在听完你的命令之后,疯狂的向前厮杀而去,他们或许早已僵硬早已麻木,。

    也早已成为一个又一个的傀儡,他们没有灵魂没有反抗力,但是对于你而言,这一切的生命所付出庞大的代价,也只不过就是为了满足于你的野心。

    所以说凭什么凭的只是所谓的你整个人的,单单是上将指挥官的身份吗?楚沉,想到这儿的时候,自己就不由得感觉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极其黑暗而又破裂迷茫的那种感觉……

    所以说当自己明白眼前这一切就像是陷入了一种无端的骗局,无端的漩涡,迷茫阴谋的时候,楚沉想到这一刻!

    终于所有的愤怒沿着自己整个人的心口就那般灼烧自己,不能让这个家伙再上去,不能让这个家伙就那般再一次冲到整个海面上,于是。楚沉,直接疯狂的游动起来,一下子冲到了那个家伙的面前,。

    接着飞快的一把捏住那个家伙,他手中的巨刀一拳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脸上,对就是砸到了他的脸上,虽然打脸并没有多么大的伤害,但是自己内心的愤怒依然控制不住自己手中的拳头,虽然在这海中无数的族里,沿着自己整个人身躯就那般施展压力……

    但是自己身上的那红色的炽热的魂纹就那般燃烧起来,将所有的海水在那一刻就是身体周围的海水烧起热气腾腾的水蒸气,甚至形成了一个非常封闭透明的空间。

    所以说自己挥拳受到的海水阻力并没有多么大,楚沉怒吼一声,一拳砸到那个家伙的脸上,那个家伙本来还想挣扎着手提那把巨刀浮出海面,他的头刚露出来,就被自己狠狠的拽着他的脚脖子往下一拉,就在那一刻那个家伙立马脑袋刚浮出水面,便瞬间又被淹了下去……

    楚沉已经全部了,打定了主意,自己与这个家伙完全就是现在纯粹的单挑状态,自己不会跟眼前这个家伙在进行那种所谓军队之间的博弈。

    自己觉得完全就是指挥官,是一种非常懦弱的代表。

    坐在整个军队的后面,看着那些军队纷纷扬扬的就那般互相的厮杀,自己在后台的指挥随意动个手指便是数10万数百万的人命,就那么挥霍上去,这简直就是一种非常不要脸非常无耻的模样。

    难道不是这般吗?

    楚沉,无奈的摇了摇牙,既然两者的指挥官之间可以单挑自己,甚至都希望那些所谓的指挥官弄一个擂台出来直接单挑就完了,哪一方输了也就拿一方直接结束,拿一方宣布失败,要不然的话搞毛啊,简直就是。

    即使一方的指挥官直接被活活打死了,那么对于眼前的这一切而言,也只不过就是损失一条人命而已,不需要配得上那种所谓的,几百支几万支军队就那般互相博弈而已,这付出的代价都是不相比的。

    ,而且就目前的状态而言,出身恨不得之前早一些就跟眼前这个家伙直接单挑,因为自己跟他打起来的时候,两方军队明显都愣了一下,然后只能看着两方的指挥官在这里互掐……

    楚沉知道自己现在身上这满身都是雕刻着那种赤红色的混混,完全有能力也有机会跟眼前的那个家伙不断就那般互相博弈杀戮着……

    自己既然有能跟他单挑的那种本事,还有能单挑的资格本身,两者就只需要用单挑可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赔上几百万只几万只的那种千军万马的军队呢?首先对于这一点也确实很不解……

    所以说单挑无非就是最好的方式,楚沉,一把,将那个家伙拉到海底之后,这时那个家伙也开始反击了,那个家伙分明的知道自己紧紧的抱着他那只脚往海底下面不断的成绩就是为了。

    铁了心要跟自己直接单挑那种,于是那个家伙也在海水之中,猛然之间挥动那一把巨大的沉重的刀就朝自己狠狠的劈斩而来,那刀在整个海面海水之中切出了一道弧线,就像是一头大白鲨的鱼鳍那般直接切割盘绕而过移。

    但是毕竟在这海水之中,他可没有自己身上雕刻着那种一道,又一道赤红色的魂纹,直接在那一刻不停燃烧的那种将整个海水变成水蒸气蒸发了那般模样。

    ,所以说楚沉,在想到这儿的时候,自己更加贴定了心,要把眼前这个家伙直接送葬到海底的最深处,送葬到最冰冷的那种地方,。

    楚沉,飞快的向后直接一闪,就轻轻的夺过了那个家伙,他手中的那一把极其庞大而又厚重,毕竟沉重无比的刀刃,这朝自己砍来的袭击,其实在这海水之中,就算被那个家伙一刀砍上。

    自己只需要借力,化力就轻轻的抱着那个家伙的刀刃,沿着海水不断的向周围,就那般盘旋的绕一圈,他也对自己无法造成伤害,毕竟这巨大的海水吗,对于自己而言。

    还是非常具有阻力的,尤其对于那个家伙影响他发挥战斗,那绝对就是一点又一点非常十足具有引力,般的那种事情,那个家伙确实在海底占了很大的劣势。

    楚沉,看着那个家伙他手中的刀明显的是,就像是呆滞了那般在水中,确实发挥不出它原本极其庞大四处砍来砍去的那种威力。

    楚沉抱着那个家伙的那一只脚,飞快的朝海底就那般下坠而去,仿佛在一片巨大黑暗的深渊一样。

    就像是潮汐的引力,在那一刻直接时钟。

    楚沉,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那个家伙,自己在海水之中,感觉身体也不断的受到那种阻力,自己身上那一层又一层赤红色的魂纹,在那一刻直接点燃着,就像是火焰那种高温在一瞬间,将白色的水蒸气就那般升腾而起。

    但是这种方式却极其的消耗力量,那些魂文也并不是无尽永久的,那种不断的摧发着自己朝前一步又一步的前进而去那种这种魂纹,消耗自己身体的力量,依然到达一种极限的状态……

    如同刀刃此处袭卷,给自己带来就是那种血腥杀戮的风暴一样,首先想到这之后,眼睛微微眯起,手臂上一道有一道疯狂的经脉,不断的跳动着,就像是那种树木的根锡在四处盘旋那般当出现,想到这儿的时候自己。

    紧紧的将那个家伙狠狠地怒吼一声,就那般朝四周狠狠地摔了下去,一瞬之间将那个家伙直接摔到了自己的身子底下,就那样自己在整片巨大的海水之中,一脚踩着他脑袋上的那个铁块便瞬间狠狠再一次一拳砸到了那个家伙的铁盔之上。然而就在这一刻突然之间,那个家伙手中那一把巨大的刀刃就直接切破了海水,朝自己这边一刀砍来,。

    楚沉,看到这之后眼睛瞬间微微的眯起,往旁边飞快一闪……

    但是那个家伙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在一瞬间身体内所有咆哮一般的力量,直接激发了那一把巨大的刀刃,切破海水之后,刀刃只朝自己这边。

    楚沉,,没有办法,双手紧紧的抱着那一面大刀的刀背,在一瞬间借助华丽,在海水之中如同一只被斩掉鱼鳍的鲨鱼一样,就那般沿着最自然的状态力量朝那个刀刃看下的方向,就那般游动而去……

    如果硬生生的去抵抗那所谓海水的力量,不沿着那个家伙手中那一把巨大刀刃向下看去的方向,自己很可能会被那巨大的刀刃一刀切成两半,所以说自己为了避免这种只能按着这种最自然的方式去卸掉那个家伙他手中的这一部分力量,毕竟海水的阻力也是自己对于地狱那巨大刀刃看一下力量的很好的,并且十分重要的一种方式还有媒介。

    自己,说白了就是借助那海水的力量,防止那整个巨大的刀刃,全部的力量直接压到自己的身上,要知道刀刃,主要就是凭借着极其,锋利的那刀刃口进行压强失重到最大化,将压强全部变成一个又一个细细的小粒子,或者点连成一道线,自然就很轻易的将任何物体切开,那种主要还是压强的问题。

    所以说为了抵抗压强,自己只能凭借那海水巨大的阻力进行那重型太是了,一点又一点的化解。

    楚沉,想到这进行闭上眼睛,感受着后背传来的那一般巨大刀刃,还有自己双手抱着的那刀刃勘测出最佳的方向之后,精准的往那个旁边一闪,顺着刀刃立马将那力量直接卸掉了,而这是旁边的那个家伙直接瞪大了眼睛。

    ,他完全没有想到也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手中的那一把巨大的刀刃朝自己砍来之后,没有意想之中的将自己整个人切成两半血染红了海水,反倒是自己就这么轻易的将他那一招攻击直接化为乌有,烟消云散。??

    反正那个家伙彻彻底底的是一头雾水而楚沉,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笑容,本来如果自己要知道那个家伙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对他说一句,这他妈叫科学。

    自己知道跟眼前这个家伙,博弈的话,无非借助的就是最基础的理论,如果你要问我这所谓的科学从哪里得知,又从哪里就这般直接获得呢?周深一定无奈的撇撇嘴,你要问我这种所谓的压强概念,那只能说是高中人教版的物理书了。

    所以说自己在这个充满着满是奇幻,黑暗,诡异而又,灾恶笼罩的世界凭借着就是最简单的物理化学知识,只不过靠着一招走遍天下罢了手上卸掉那个家伙的力量之后,往旁边一闪的时候,同时心中的愤怒,在那一刻如同火焰肆虐燃烧,自己便紧紧的握紧双拳,手臂上的一层又一层红色的魂纹。

    在一瞬间如同奔腾的野马燃烧起来。

    楚沉,一拳,顺着那个家伙手中刀刃砸,到了他那把紧紧握着巨大的手臂之上,一拳之下,自己分明感觉到那个家伙手中紧紧握着那一把巨刀的手臂,在那一刻有些颤抖明显的握紧拿一把锯刀刀柄的五指有些松开了。

    但是并没有直接那把巨刀就直接掉落进海底,出城又一拳直接上去,这一拳之下,自己可谓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全身的力量直接汇聚到自己那整个手臂之上,又沿着手臂到达了自己紧紧握着的那拳头,于是那一拳狠狠砸下之后,让那个家伙不由的,即使在这海水之中也发出了一声非常凄厉而又迷幻的惨叫,接着他手中紧紧握着那一把大刀的那只手就松开了,可能因为剧烈的疼痛,五指松开之后。

    那一把巨大的刀刃就缓缓的坠落进了无尽而又黑暗冰冷的海底,这时那个家伙看到他失去了那把他引以为傲的巨大刀刃之后,他先是一懵,但是楚沉怎可给它这般机会,楚沉直接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盔甲,狠狠地将那个家伙猛然手臂用力直接扔了起来,对将它如同一颗炮弹利剑那般扔出了海水之中,他轰然一声。

    穿透了整个海水,一下子刺破海面来,到了半空中,。

    楚沉,这时双臂用力,整个人呈现一只就是那种窜天猴的状态,如同一只张开羽翼,的候鸟一样,也一下子从那海底海水之中爆溅而出,如同一颗爆炸的那巨大的。

    攻城锤一样,这是自己也来到了半空,接着狠狠地一脚直接踏到了那个家伙的胸口之上,一脚之下把那个家伙再一次踹回了海底,接着自己又一次抓紧了他前面胸前的盔甲,又将他在一次争起来,这是自己窜起到达他的高处一角,这一次踩到他的脑袋之上,把那个家伙又一次踩到了海底,接着自己整个人也坠入海底,迅速找寻到那个家伙的东西,再一次把他生下来,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数10次之后。

    那个家伙终于整个人身子瘫成了一滩烂泥,。

    楚沉,看到这眼睛微微的眯起,目光冰冷嘴角勾起一个冷笑的弧度来,看来这个家伙也不过如此,战斗力跟自己疯狂的,顶峰而言完全就不是一码事儿也不是一个层级的吗,轴承走过去,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之间那个被自己打成一滩烂泥,看着已经彻彻底底半死不活的家伙,却猛然如同龙精虎猛一样,瞬间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一下子跳了起来,坏了。

    楚沉,内,心中只有这两个字,接着那个家伙也猛然学着自己那一拳轰击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在那一刻。

    楚沉,,只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就如同被巨大的铁锤狠狠砸中一样,一阵气闷的感觉猛然传来,接着口中一股甜腥的味道,四处弥漫开来,呼的一声自己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

    染红旁边的一片海水。

    好家伙,眼前这个货色倒是也有几分本事,没想到竟然在僵死的关头还能直接站起来反咬自己,一口.

    楚沉,看到这之后紧紧的握了握双拳,身上那赤红色的魂纹在那一刻不断的流淌起来,甚至每一道纹路里面就如同刺青一样燃烧起一层沟壑一般的火焰。

    自己现在整个人就如同一杆被火点着的旗帜那样迎风飘扬猎猎作响,火焰在整个空气中弥漫出炙热还有高温来楚沉,感觉到整个人已经疯狂到达了极致之前,自己其实只不过已经让自己整个人到达了某种巅峰的状态,。

    主要就是其实自己还缺的就是一个瓶颈被打破一个关卡一个界限被冲破,只要这个界限一旦被冲破,那么自己身体内的所有力量将要达到极致,啊,就是之前那个家伙给了自己一拳之后,反倒让自己直接打破了这一层界限一层关卡,所以说惆怅,在这一刻依然达到了一种极其疯狂而又变态的状态。

    那种就像是在一个扭曲的空间里面,自己凭借着身体的骨骼身体的血肉,身体每一根血管里面奔腾的血液营造的那种力量,那种可以让自己一瞬间提升数10倍,当然是它的副作用嘛,也无非就是骨骼在那一刻直接松散罢了。

    ,但是对于楚沉而言,眼下这一切都不重要,毕竟自己在一个上将指挥官的身躯里面,这个家伙穿着黑色巨大的风衣。

    就像整个人身上披了一层是红色的火焰黑暗旗帜一样,这个家伙代表的就是那种所谓军队,一般即使自己将他的躯体化为了筛分,直接在那一刻四分五裂崩碎,对于自己而言也只不过就是凭借着另一副完好的身躯进入下一个游戏空间之中,再进行另一波的完任务,对于眼下这一切其实也就结束了,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所以说楚沉根本就不怕消耗着所谓身体的元力,在那一刻疯狂的燃烧,让自己的修为一下子翻了10倍,自己只需要把眼前这个家伙干掉,就是把之前那个扛着巨大刀刃,身穿黑色盔甲的家伙直接摔下马去将它整个人斩杀就完全一切,OK。

    所以说只要这相对应的任务结束,对于楚城而言,那么一切也就回归了终点,也就回归了正常状态,所以说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其他的元素,现在只有一个非常让自己专注的目标,把眼前这个家伙干掉,将他直接粉碎,让他整个人完蛋。

    所以说当自己在想到这儿之后,也不需要自己手底下的那种人类穿着旧褐色麻衣袍子的士兵在一次,身体内的血液染红整片海域,自己只需要把对面的那个上将指挥杆干掉,只要把它所谓的野心勃勃一瞬间击碎那么都可以结束。

    眼下的这一切也可以画上一个句号,首先看到这之后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自己能感觉到拳头上的每一根筋脉都在那一刻充满了汹涌而又澎湃的力量,。

    就像是1万座城池,在那一刻直接爆炸巨大的海浪在那里可直接翻卷起来,那带着无与伦比的巨大而又血腥的力量,就如同暴风在那一刻直接登陆那般。

    当,楚沉,在想到这的时候,当自己在明显感觉到眼下这一切似乎隐隐的散发出爆裂的声音一样,自己就如同最开始山顶上的第二的,卡瓦洛战疫防线的那雷霆巨炮一样,只要扣动扳机就可以将眼前这个家伙轰的粉碎,无非就是土崩瓦解。

    让他整个人无论是心脏还是骨骼,在那一刻崩塌,变成无数纷纷扬扬的灰烬罢了,至于付出多少血液或者生命的代价惆怅在这一刻完全不考虑,。

    楚沉,想到这之后,自己的眼前缓缓出现了一片近乎于迷雾一般的有人还有迷惘,就像是孤魂野鬼在自己的面前游动那般。

    楚沉,猛然之间睁开了双眼,在那一刻他的双眼之中,那瞳孔就像是剧烈的煤矿,在那一刻熊熊燃烧起剧烈的火焰来惆怅已经感觉到身体的力量到达了一种极限的程度。

    “啊!”

    楚沉,咆哮一声就像是率领着青铜军队,如同那青铜长矛森林一般的老人一样。

    楚沉,,茫然之间如同一只巨大的猛犸象,朝着那个家伙冲了过去,而自己最有利的武器也只不过就是双手燃着赤红色如同岩浆一般颜色纹路的那双拳,。

    只要自己的双拳狠狠轰击到那个家伙的脑门上,就完全可以将它直接脑袋变成西瓜一样炸开。

    楚沉,,冲了过去,而那个家伙也摇摇晃晃站起来之前被自己。反反复复数10次从海中扔起来,扔到半空再砸到海中,也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那个家伙嘴角明显带着一抹殷红,那是作为他胸腔里面的血液流到嘴角之后产生的那种……

    对于自己而言最粗暴的战斗方式无疑也是最有效率,并且最关键的自己也不需要什么长剑什么铁斧,什么链锤,自己只需要手中的这一对拳头,就可以将眼前这个家伙摧毁,带着那种毁灭的力量也未尝不可,。

    甚至自己都不需要以什么所谓的灰烬来去形容眼前这家伙他即将面临的那种状态,自己只需要将它埋葬就可以了,在这巨大的,黑夜机械机械体,曾经那种付出极其庞大代价的被血水染红的整片海域,致敬为那所有的旗帜燃烧,残冰裂甲,为此祈祷……

    楚沉,猛然间如同一阵火榴炮弹一样,朝着那个家伙冲了过去,等冲到他的身边的时候,自己狠狠一挥动拳头朝那个家伙就那般砸了过去。而这时那个家伙由于没有了最开始的之前的那一把大刀,那一把大刀被自己一拳砸他手上,那把巨刀就直接落入了海底之中,就是那家伙也不得已,猛然间扬拳跟自己对了一下拳头……

    伴随着轰隆一声。

    自己只听见,类似于雷霆炸响那般,!

    自己手臂上的那些所有的火红色的类似于,文文就像是上面生出了无数的雷电一样,在那一瞬间直接就那般爆炸开来。

    楚沉,,看到这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自己甚至能感觉到……

    就是那种极其黑暗在一瞬间朝着自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那样眼前的这一切很快就会到达那种终点了……

    也随时画上一个落幕的句号……

    。
我的弓箭带八倍镜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wodegongjiandaibabeijing/,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的弓箭带八倍镜http://m.heiyan.org/wodegongjiandaibabeijing/我的弓箭带八倍镜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的弓箭带八倍镜》版权归原作者九指狂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纨绔弃妃要休夫末日危机之异种来袭梅花轻弄傲娇前夫追妻108式白兮传奇门卦师攻略美女上司妙手神医:家有倒霉试药夫君人族镇守使偏执大佬轻点宠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