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她是寂静的|六十二·大结局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柳川市的秋天来得格外的早,才不到下午五点,天色已近黄昏,一辆线条流畅的商务车停在公安局门口,副驾驶下来了一个女孩子。她穿着簇新的浅蓝衣裙,长发打着柔和的卷披在背上,一双明亮的眼睛在黄昏下呈现出一种淡琥珀色,显得格外有神采。

    她径直推门走进公安局,而那辆商务车就熄了火停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从前窗望进去,隐约还能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西装革履,侧着头,似是一直望着女孩儿的背影。

    公安局里此刻很平静,没什么人,值班的警察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案例,还有一个年长的桌前放着一杯枸杞水,正在闭目养神。

    “您好,我要报案。”

    与开门声同时响起的,是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她的语气很有礼貌,话音不急不缓,进来之后还不忘回身轻巧地带上门。

    姑娘一看就是好姑娘,但问题是,他们见惯了愤怒的、伤心的、绝望的,在公安局里,情绪稳定才是异于常人的表现吧,当下就有一个年轻警察惊奇地摸了摸鼻子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条理清晰地回答,“阮景,乐器的那个阮,景色的景。”

    “你要报什么案?”

    阮景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瞬才又开口,带着点儿不确定,“人口走失案……吧。”

    那个年轻警察神色严肃起来,一边掏出一张表,一边问,“谁走失了?”

    “我。”

    年轻警察于是停下手中的动作,露出了一个“你在逗我”的表情。

    看着众人异样的神情,阮景皱了皱眉,补充道:“是我走失了没错,我失忆了,对过去三年的事情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柳川,所以想来公安局里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

    半个小时后,老周一口喝干了手里的枸杞水,压下了跟那帮愣头青一样不懂得掩饰的啧啧称奇。他在分局干了二十多年干警,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失个忆把自己失到外省来了,如果不是面前这个姑娘语气太过理所当然不似作伪,又配合地掏出了柳川市中心医院的病历等证据,他们大概会一边稳住她,一边替她打个120。

    “周哥,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老周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看向说完话之后就安静待在一旁的姑娘,把手里的水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那就,请示一下上级吧。”

    等待的间隙,阮景就坐在一旁的长凳上,像是没看出几个警察都憋了一肚子的疑问,径自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偶尔忽闪几下。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到了下班的点儿,局里却没有一个人动,直到老周转出来,众人才停下自己手中假装在忙的活计。

    “我们这里没有你的资料,不过,根据你提供的信息,我们查到了你的大学,从你的大学里调出了你的个人档案。”老周又翻了翻手里新鲜出炉的个人档案,看阮景的目光都透着惊奇,啧啧地感叹,“京都人,十五岁被滨江大学破格录用……小姑娘年纪不大,履历倒是光鲜。”

    阮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毫不夸张地说,阮景就是别人口中所谓的天才,她十五岁就被中央直属的警校刑侦系录用,大一那年凭借独树一帜的“情景推演法”协助警方破获了一起特大杀人案,一时之间,在警界小露锋芒。“情景推演法”更是被当成了刑侦案例,在好几个局里开了座谈会学习,有了这样的实力,接下来的时间,除了上课,阮景也经常被惜才的老警察们借调,参与了很多刑事案件,最风光的时候,还荣获了滨州市公安局颁发的三等功勋章。

    这些经历再度被提起,阮景心中波动不大。

    “之后呢?大三之后……我有什么记录?”

    “这……”老周反复看了几遍才抬起头来,纳闷地说:“大三之后你就没有公开记录了,只有毕业时被授予的一个‘优秀毕业生’称号。至于你毕业后两年做了什么,我们查访还需要时间。”

    而且家人联系方式只填了个母亲,还是个美国的电话号码,又打不通。

    一时间,众人也犯了难,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老周站出来,“如果你需要,我们可以把你送回滨江,看看滨江那边的公安局会不会有什么关于你记忆的线索,毕竟现在看起来,你应该和滨江那边的警方比较熟一点。”

    阮景摇了摇头,她不知道滨江有什么在等着自己,这般大张旗鼓地回去不是最佳之选。她想得清楚,可是她因着才出院,脸上还有些苍白,配上她紧抿唇的模样,倒显得有几分不安。

    这在众人眼中,就是假装坚强了。

    都这副境地了,还不愿给警察添麻烦,多好的姑娘。

    老周心一软,从怀里掏出仅有的两张百元大钞塞到她手里,其他人见了,也纷纷效仿。

    最后,老周又将不知道从哪儿拿来的一个古董机给她,“手机你拿着,里面存了我的号,你先找个酒店安顿下来,等我们查到什么线索,随时联系你。”

    阮景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怀揣推脱不掉的四位数“巨款”的人了,天色早已经暗得透彻,初秋的夜晚有些凉,路灯下树影摇晃,张牙舞爪的,隐隐有了妖魔鬼怪般的轮廓。

    商务车旁靠着一个男人,身姿颀长,静静地站在暗影里,他仿佛已经站了很久很久,周身都浸染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萧瑟意味,面容在阴影里模糊不清。

    阮景走过去清了清嗓子,“肖先生,今天多谢你了,还要麻烦你送我去……”

    肖崇言的目光落在阮景身上,沉静,却令她莫名地不自在起来,“你没有身份证,能去哪儿呢?”说着,他向着她走了一步,面容从黑暗处显露在路灯下。

    他的五官有种极富侵略性的英俊,那种眉宇间流露出来的肆意又偏偏被包裹在一种温和的气度之下,像是一幅运笔深刻的工笔画被生生地泼了水墨上去,迫使锐意晕染开来,矛盾又有着奇异的吸引力。

    见她的睫毛隐约颤动了一下,肖崇言又加上一句,“是我开车撞到了你,才害你失忆,我说过,我会负责。”

    阮景还在思索间,肖崇言已经转身上了车,副驾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他倾着身子,将副驾上的西服外套随手扔到后座,而后看向阮景说:“上车吧。”

    他态度温和中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却对她没有丝毫恶意,阮景一向相信自己的洞察力,从善如流地坐了进去。

    肖崇言等她系好了安全带才打着火。

    阮景偏头看向他晦暗不明的侧脸,“我们去哪儿?”

    肖崇言偏头瞥了她一眼,“我家。”

    阮景一滞,“会不会不太方便?”

    “不会。我自己住。”

    “就是这样才会不方便吧。”

    阮景又看了他一眼,男人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华灯的辉光掠过他的面上,描摹出他俊逸的眉眼,阮景看不懂他是真没听懂还是假装。

    肖崇言腾出一只手开了暖风,“离到家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阮景摇摇头,“没关系。”

    话虽如此,车内的暖风打得很足,座下是纯白的羊毛垫子,这种温度十分催眠,阮景还是忍不住睡意袭来,渐渐地闭上眼睛,陷入昏沉中的最后一眼,是男人把在方向盘上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

    她缓缓堕入梦中。

    眼前是刺眼的光,光芒中心,站着一个男人。

    阮景看不清他的脸,只那一双洞黑的眼睛,似聚拢着世间千种光华,却也不得不盛着万种悲戚,那样沉重的注视,令她的心蓦地刺痛,无法忍受,霍地睁开了眼睛。

    ——头顶是雪白的天花板,空气湿润,隐约夹杂着百合的幽香,风卷着白窗帘有规律地扬着,一阵哗哗的滚动声传来,阮景侧了侧头,一个小护士推着车走进来,熟稔地往她旁边的输液架上挂了一个点滴瓶。

    小护士一低头就看见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审视般地看着她,吓了一跳之后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对阮景笑了笑,“你醒了,等我一下,我去叫医生。”

    阮景抿了抿嘴,手撑着床坐了起来。

    护士走得急,门没有关,外面的走廊上时而掠过几个医生护士,或者穿着病号服的病人,阮景低下头,自己也穿着同样的病号服,胸前清晰地印着“柳川市中心医院”几个红色的字。

    柳川市,离京都不远,是个风景秀丽的文化古城,可是阮景十分确信,她从来没有来过柳川,更不要说进了柳川的医院。

    她头脑混沌,一时间千头万绪也不知该从何理起,这种无措感令她陷入了一种紧绷的情绪,以至于有人在门外突然发声的时候,阮景手骤然抓紧了白床单,情不自禁挺直了腰背。

    病房里进来了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医生,拿着日志本,日志本翻开一页,医生一边低头往上写着什么,一边例行公事般问她,“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疼?头还晕不晕?”

    交通事故年年有,这个女孩儿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只受了点皮外伤,肇事者反应及时,立刻将人送来医院,只是不知为何,她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

    医生又说:“如果有头晕、耳鸣,不用担心,这些都有可能是后遗症,修养一阵子自然就好了。”

    阮景默不作声地端详着他,微沉着脸,似乎在判断面前这个人的危险性。

    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回话,医生的视线终于从册子中拔了出来,病床上的女孩面容白皙,嘴唇更是抿得苍白,盯着他似有几分警惕,浑身有一种异样的违和感,可是又叫人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他狐疑地推了推眼镜,“怎么了?难道是失声了?不应该啊,车祸的后遗症中失声是很罕见的。”说着,他走上前来,将听诊器取下来准备检查一下。

    阮景伸手拦住,缓缓张开了口,音色带着干燥的哑,“是谁把我送到医院来的?”

    医生还没张口回答,门外便传来了一个格外温柔的女声——

    “肖先生你又来啦,病人已经醒了,你快进去吧。”

    门“吱呀”一声开了。

    紧接着,一个男人的身影不紧不慢地出现在门外。

    他身量修长,略微消瘦,衬衣下却依旧有分明的肌肉隐约绷起,领口的扣子系得板板正正,只露出半截喉结,目光扫过她时,微微地上下滚动了一下。仿佛是屋内的人有些多,令他觉得憋闷,他伸出手小幅度地拽了拽领带结扣,站定在她的病床前。

    “是我。”他声音悦耳,似乎含了点歉疚——他在门外听到了阮景的问话,“对不起,是我开车不小心,连累了你,我会负责任。”

    阮景仰头看他,优雅、矜持,这是她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她顿了一下才问道:“你是谁?”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却又立即移开了眼神,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银白色的纸张上用楷体印着“肖崇言”三个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写着“滨江市看景心理咨询”。

    “肖崇言,心理医生。”

    “幸会。”阮景干巴巴地说。

    肖崇言挂上温文的笑,却总像是笼了一层似有还无的纱,隔着距离,令人看不真切,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道:“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幸会的事吧。”

    阮景沉默了一刻,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嘴张合几度,依旧只字未露,暗自思忖着要怎样毫无破绽的套出车祸前的情形。

    男人看着她,渐渐地显现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你是不是不记得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了?”

    阮景的脊背一僵,面上有些绷不住,心理医生都这么敏锐吗?

    沉默在很多时候都代表着默认。

    失忆?

    后面的几个医生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这可以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明明送来医院检查的时候各项指标都很正常,顶多是一个“轻微脑震荡”的诊断,却毫无预兆地失忆了。

    为首的医生走上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面色严肃,“这位小姐,我们现在需要重新给你做一个检查,然后,希望你能回答我们几个问题,以便我们判断你记忆受损的程度……”

    阮景唯有点头,撑着床想要下来,手上一麻,身子不受控制地歪倒,肖崇言眼疾手快扯住了她的胳膊,扶着她站了起来。

    人一窝蜂出去,病房很快空了,只剩肖崇言站在原地,手还抬着,目光无神地看着自己的手心,风吹起他的衣角,使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萧索意味。

    阮景做完所有检查已经是傍晚了。

    阮景的记忆停留在三年前,她不知道她是如何来到柳川的,不知道身边有谁,不知道车祸发生前她要去做什么。

    “医生,手机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负责检查的医生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怜悯,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她。

    阮景道了谢,背过身去,犹豫了很久,按下了熟悉的号码,漫长的等待后传来了无人接听的应答。她想了想,又换了一个号码拨出去——关机。

    阮景叹了一口气,将手机还给了医生。

    外面夕阳摇摇欲坠,明明是暖黄色的光,她却感受不到丝毫温度。

    三年时间,不知道能改变多少事,从没有哪一刻,令阮景觉得如此孑然一身,有个声音不断在她心底窃窃私语,告诉她,无能为力就是这样的感觉了。

    苏醒的第一晚,阮景做了一夜的噩梦,可是等她在天光未明的晨间惊醒的时候,她却记不得梦里都梦到了什么,那是一种怪诞的感觉,就像是她明明可以拥有一段完整的喜怒哀乐,却被活生生地从她脑中剥离了。

    “阮小姐?”

    那个将她惊醒的声音还在轻声唤着,阮景坐起来已经大汗淋漓。

    病床前,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女医生冲她弯了弯眼睛,“阮小姐,我是柳川市中心医院的精神科医生,请跟我去做一个检查。”

    天色尚早,走廊极静,中心医院新楼老楼连在一起,两个人一前一后通过医院清冷的长廊,绕了几个弯到了极阴的一面,一扇并未标注科室的门前,女医生掏出钥匙,一边开着门,还一边扭头对阮景说道:“最近忙着搬科室,办公室还没收拾出来,你别介意。”

    阮景摇了摇头。

    走廊老旧,办公室内的设备却都十分簇新,一进门就是一张拓印的爱德华•蒙克的《呐喊》,扭曲怪诞的人物令阮景忍不住不适地皱了皱眉,移开目光。

    “坐。”女医生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然后自己背对着阮景在柜子里翻着什么。

    阮景坐下,墙上的钟表指针拨动的声响很大,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钟摆响两次之间隔的时间似乎比上一次要长了许多。

    阮景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

    也不知道女医生的东西为什么放得那么没有条理,她足足找了十多分钟,才翻出来一册装订好的册子放到她面前,这是我针对你的情况做的心理调查,你简单写一下,不要有负担。”

    阮景点点头,拿起铅笔写了起来。

    女医生接了一杯水放到两人之间,用勺子轻轻地搅和着,一圈一圈的波纹荡漾开,总是飘忽到阮景的眼皮子底下,使她无法专心地写字。

    “你不要着急,慢慢做。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写出来。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

    墙上的钟摆似乎又慢了很多,声音越来越响,女医生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不清,像是在天边的层云之上,倏尔又像是小虫使劲儿地往她耳朵里钻。

    阮景听到有人在耳旁问她,“在天台上,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爱她是寂静的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woaitashijijingde/,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爱她是寂静的http://m.heiyan.org/woaitashijijingde/我爱她是寂静的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爱她是寂静的》版权归原作者国民女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梦醒三国网游之神话降临穿越到异世界成为平民帝国破晓之剑进化载体神医妙相魔雷战记啸宇苍穹传公元三九九九ZGC超脑谎言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