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她是寂静的|六十一·和好?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隔天。

    阮景回来了,公安局的气氛却比以往更加压抑。

    开会的时候,队里好几个人都红着眼睛,陈明明明在介绍着嫌疑人,可将近一米八的汉子说着说着却突然哭了出来。

    没有人笑话他。

    于泽的座位空着,就好像下一秒会有一个人走进来坐下一样。

    …………

    会议散了。

    常桉追出来定定地看着她,半晌,“你是阮景?”

    在旁人看来傻乎乎的问话,阮景却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是我。”

    是那个完完整整,记忆不差分毫的阮景回来了。

    常桉苦笑,“怪不得老肖今天没来,他大概也不知道在哪儿哭吧。”

    常桉对他们两人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

    阮景垂下眼帘。

    “先走吧,去参加于泽的追悼会要紧。”

    “好。”

    于泽的追悼会在烈士陵园的灵堂里举行。

    或许当真是为了应景,天阴沉得仿佛要塌下来。

    于泽的父母从老家赶了过来,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满脸泪痕,却依旧维持着该有的仪态,向前来参加追悼会的人一一致谢。

    常桉身边多了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中年女人,两个人一起向遗像鞠了躬。两个人长得很像,女人应该是他的母亲,那个手握巨额财富,却在年纪轻轻时就失去了丈夫的女人。阮景突然想起来,肖崇言说过,常桉的父亲也是因公殉职。

    轮到阮景时,她将手中的花放到了于泽的黑白肖像前,深深地鞠了个躬。可她起身后,却不知道怎么面对于泽的父母。

    “我……”

    于泽是为了救自己而死的,阮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于泽的父亲摆摆手,目光还在儿子黑白色的相片上留恋,嘴上却说着,“他一个大男人,本来就该保护女孩子……”

    阮景再也听不下去,只觉得胸口被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压着,喘不上气来,逃也似的出了灵堂。

    她扶着树,大口大口地深呼吸着,离她不远处,男人看着她,目光怜惜。

    于泽追悼会过后的几天,专案组的工作逐渐回到了正轨。

    白宙昔日的手下,随着案件的逐渐明朗纷纷落网,可白宿依旧不知所踪。

    “贵妃簪在白宿手上,白宙的遗嘱在我们手上。”常桉慢条斯理地总结着,“所以我们现在就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了,好消息是,白宿并不知道贵妃簪的用途,坏消息是,我们也不知道遗嘱的含义。”

    面对众人的嘘声,常桉一拍桌子,“这能怪我吗?白宙生前对这个秘密真的是守口如瓶,咱们抓了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说得出来个子丑寅卯。”

    阮景缓缓地开口,“其实,有一个人,我们始终没有考虑进去,她虽然无辜,但是她却可能在这个案件里充当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

    “谁?”

    “梁颜。”

    阮景不经意间对上对面男人的视线,又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

    阮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将这种情景推演的手法,用在白宿身上。

    “如果按照时间线来捋,这个故事就会清晰很多。”

    这个偌大的走私帝国败相显露,白宙和吴琳琅准备带着白宿去熟悉那条走私线路,以图日后……他们或许是在靠近柳川的某个地方遇见了梁颜。

    正独自进行毕业旅行的梁颜,突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了自己的好友,她或许很兴奋,也就忽略了奇怪的地方,等梁颜发现异常时已为时已晚,白宙起了杀意,可白宿念着两人的交情,替梁颜求情,暂时保住了她的性命。梁颜喜欢白宿,但却仍找机会逃了出来,想要将这个消息递给阮景。

    来到命运分叉口的那一天。

    白氏夫妇被背叛,慌不择路,被蒋原抓到。

    梁颜终于找到了阮景,想要飞奔着告诉她什么,却被驾车追来的白宿撞死。

    白宿内心惦记着母亲的安危,只想着拖延警方的时间,让他救下母亲,却还是为时已晚。

    梁颜拼了命地想找阮景,绝不仅是简单地告诉她白宿有问题……她可能无意中洞悉了某些真相。

    阮景抚摸着梁颜寄回来的信件和照片,照片上背景各不相同,但梁颜始终笑靥如花。

    “其实,事到如今,我们还剩两个关键性的疑点没有解开:第一个是,十三年前丢失的那批古董到底藏在哪里,第二个是,白宙是通过怎样的路线将这批古董走私到国外的。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么长时间以来,白宿之所以迟迟没有动作,除了报仇,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那是因为他连宝贝都没有找到,所以,哪怕他知道走私线路也没有用。

    “如果我没有猜错,遗嘱代表的是藏古董的具体位置,而贵妃簪,则是一件类似信物的东西,只有拿着它的人,才可以使用那条通道。”

    阮景清悦的声音,在偌大的会议室中响起,在她陈述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出来打断,或提出什么质疑。

    肖崇言是最快给出反应的人,“阮景的猜测,是目前为止最有可能的事实。“根据这些照片的拍摄地点,我们应该能知道她碰到白宙的地方是在哪里。”

    常桉恍然大悟,“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梁颜的路线,确定白宙之前的行踪?”

    阮景神色幽深,“白宙亲自带着白宿去看,一定是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可是带着旅游目的的梁颜也会出现在那儿,那就证明,它不一定很偏僻,但却极容易被我们忽略。那个地点即便不是走私线路的突破口,也一定是一个关键地点。”

    每个人都有其固有的思维,不管他怎么隐藏,只要可以揪住一截尾巴,就一定能把它庞大的本体拽出来。

    散了会,阮景回到办公室,重新拿起了那份遗嘱,字斟句酌地阅读。

    常桉离开的时候叮嘱了阮景不要熬到太晚。

    阮景虽然答应了,但却没放在心上。

    一来,她已经隐隐有了些头绪,不想就此中断。

    二来,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肖崇言。

    “你在想什么。”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肖崇言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阮景一个激灵反射性地抬起头来,却正好撞上了男人的下巴。

    男人“嘶”了一声,稳住了手上的咖啡,“阮阮,疼。”他的音调带着点莫名的委屈,一边揉着下巴,一边将咖啡放到她的旁边。

    阮景不自觉地干咳一声,“你……你还没回去休息啊。”

    肖崇言轻笑,“你还没回去,我怎么可能回去。”

    相比较阮景的不自然,肖崇言则展露出了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有的姿态。抛去两个人目前的尴尬关系,他还是她的队友。

    “哪里想不明白?”

    “只是很困惑,这流水账式的遗嘱,到底有什么含义。”

    肖崇言拿起桌上的复印件,顺势坐到阮景的旁边,一只手搭在她的座椅靠背上,身子微**着阮景。

    男人俊美的脸近在咫尺,她不自然地扭过头去。

    肖崇言恍若未觉,面色十分严肃,看样子是打算认真地和阮景探讨案情。

    “我详细地了解过这个白宙,他是一个标准的,聪明的,有着七情六欲的罪犯。”肖崇言不像刑侦科的人,警察办案讲证据,而他只讲心理,“他能在十三年前犯下大案,又能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国际化大公司的总裁,他能够在关键时刻露出贪生怕死的一面出卖妻子,却又重视香火传承,想要将自己的一切留给儿子。以他的个性,去判断他写下的遗嘱,到底哪里最违反常规。”

    肖崇言的语调不急不缓,仿佛一切难题在他眼里,都只是一张有待他解开的网,他握住了线头,抽丝剥茧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的肖崇言让阮景忍不住想起,两人刚开始认识的时候。

    她只是一个有些天分的学生,由于年龄和聪慧,被大家众口称赞。

    而他已经是一位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享有盛名的心理医生,被滨江大学请回来,给刑侦专业的学生做几堂有关犯罪心理的讲座。

    那正是阮景对犯罪心理着迷的时候。

    如果算起来,还是她先纠缠的他。

    一往无前的少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撞进了他的心里。

    屋内的气氛突然有几分暧昧。

    阮景后知后觉地发现,在她愣神的时候,男人一直在望着她。

    眉眼生动,有掩藏不住的遗憾,却也有劫后余生般的庆幸。

    第二天,常桉刚来上班,就看见阮景风风火火地从办公室里冲出来,他一愣,“你昨天没回家?”话音刚落,就看见肖崇言也踱着步子从里面走出来。

    常桉又一激灵,脑袋一抽,“你俩昨天晚上一起睡的?”

    常桉的声音大了点,走廊上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看了过来,还有人专门从办公室里探出脑袋,听着八卦,窃窃私语。

    这些日子,阮景和肖崇言的不对劲儿,大家都看在眼里,也都默契地不上前去触这个霉头。

    眼下这是……和好了?

    明明是两个人一起被围观,可尴尬的似乎只是阮景一个人,她咬着牙,“我是有正事找你。”
我爱她是寂静的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woaitashijijingde/,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爱她是寂静的http://m.heiyan.org/woaitashijijingde/我爱她是寂静的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爱她是寂静的》版权归原作者国民女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白色紫罗兰我家的女人真斗清穿之想当太妃倾世狂妃不好惹玄黄正史异世箭主宗师抽奖系统白手起家逐鹿天下锦绣年华赠天下宅男的美人分身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