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之下|天幕之下-藏地寻踪 第114章 悠闲时光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百米高楼之巅,宽阔的厅堂里,巨大的落地观景墙壁之前。

    林宇伟岸的身影眺望着远方,有种霸道总裁的既视感,可惜身边没有漂亮女秘,只有不知道能不能长成漂亮女秘的摇摇,以及怎么也漂亮不起来的皇吉在一旁站立着。

    摇摇贴近了观景墙壁,费劲的眺望着风景,皇吉的眼也慢慢眯缝了起来。

    “麻蛋!”

    林宇骂了一声,移开了视线,身前的观景墙壁在感知到有人不知好歹的贪看风景后,慢慢由透明变为了纯白,变得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任何风景了。

    倒计时的钟在墙壁上显现,再想看风景至少得等两个小时之后。

    “麻蛋!”

    摇摇奶声奶气的学着骂了一句,双手不安分的拍打着墙壁,打出了阵阵轰鸣。

    “别学我骂人!”

    林宇一边教育,一边将愤怒的女童抱到了旁边,这墙壁若是打坏了,估计自己要赔。

    无事可做的摇摇开始了到处乱窜,林宇则将目光看向了另一块电子屏幕,这屏幕在他进屋认证完身份后,已经响了好几次。

    走到屏幕前,屏幕自动亮起,访客系统几个字将它的用途说的很清楚。

    受访请求里有五条记录,林宇暂时没去翻看,而是点了下访问请求。

    “您的待处理信息大于两条,超过权限,请先处理信息。”

    “无聊!”

    林宇嘀咕一声,翻开了受访请求的记录。

    屏幕上显出了五个名字,田野、南宫碗、李伟、酆姿和沈子蹇,名字的后面都有一个勾和一个叉。

    “无聊!”

    林宇继续嘀咕,毫不犹豫的开始打勾,才打了田野、南宫碗两人的勾,屏幕就跳转了画面。

    “您今日的访客数已达上限,现分配如下:田野037会客室,11:00-11:15;南宫碗065会客室,15:15-15:30,请提前5分钟下楼前往会客区,谢谢配合。”

    屏幕信息显示了十几秒后,又跳回了起始的界面,除了翻看会客时间外,再也无法进行任何操作了……

    这是一天只允许两场会面?

    林宇挠了挠头,有些抓狂。

    “您的药物已送达,请查收。”

    沉寂的智脑中,忽然有信息传来,于此同时,大门边的墙壁突兀的伸出了一个小抽屉。

    恰在门边的摇摇伸出小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盒子,屁颠颠的跑到了林宇身边。

    林宇停下了捣鼓屏幕的举动,看向摇摇。

    摇摇毫不见外的打开盒子,现出了里面的一颗黄色丸子。

    “这是……”

    林宇话没说完,摇摇又毫不见外的将丸子一口吞了下去。

    正要呵斥两句的林宇,却见摇摇抢先怪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在客厅里跑起了圈来,跑动的同时,周身还不断的有灵气逸散而出,将这方空间的灵气浓度都带高了一些。

    被随手丢在地上的盒子上,写着很有武侠风的三个字“散功丸”。

    看清这三个字后,林宇恍然,这就是个加速散出体内被污染灵气的东西,这东西在康健堡有大用,在正常情况下,估计没哪个修炼者愿意去吃。

    摇摇跑了几圈,药效似乎已经过去,她又跑回了林宇身边,对着林宇伸出了小手:

    “好逮劲,栽,再奶一个!”

    来你个头!

    林宇粗鲁的抱起摇摇丢给了皇吉,自己则是逃跑般进了练功房。

    离11点还有2个小时,林宇决定抓紧时间修炼,尽快的离开这名为康健堡的鬼地方。

    ……

    域世界中,乌云密布。

    玛门所盖的宫殿终于铺好了地基,可他并未趁热打铁,让那高楼平地起,而是在宫殿的四周立起了不少的柱子,专心的雕刻着什么。

    “你又在捣鼓什么?”

    林宇站在宽广的地基上,远远的冲着玛门喊道。

    躺在地基上,流着哈喇子,做着美梦的二郎被惊醒了过来,一脸不爽,一脸嫌弃,又一脸恼火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不得不说三颗头还是有些好处的,至少能精准的同时表达出三种情绪来,而不用像人类那样,需要在一张脸上做出三分讥笑四分凉薄五分漫不经心,这样超高难度的表情。

    “这是那个龚海发动的阵法,能够帮你加强神识的防御,我拿来借鉴一下。”

    玛门看了眼狗都嫌的林宇,继续忙活:

    “可笑那龚海还想用这法阵来控制神识,哎,只能说你们人类的修炼文明断代的太厉害了。”

    林宇走了两步,如同缩地成寸般到了玛门身边,看了看玛门所雕刻的灵符纹线。

    “感兴趣吗?我可以教你的,活到老就要学到老。”

    玛门随意的说着,“你最近心情不好,学点东西分散一下注意力,也是好的啊。”

    “我该怎么摆脱幻境的影响呢?”

    林宇忍不住的问道,并没展现出玛门所期望的好学态度来。

    向瀚以及那女孩的幻境无比真实,直到现在对林宇也有些影响,让他觉得自己的哥哥与妹妹又离开了自己一次,那种伤感又汹涌的重新扑来。

    “怎么办?凉拌!我问你,你在幻境中想起过现实中的事吗?”

    林宇想了一下,摇了摇头:“好像没想过。”

    “屁,幻境的起始,你一定想过,就如现在你在现实中想着幻境一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忘了,忘得一干二净,现实反而变成了幻境。

    所以啊,不要多想,顺其自然,该忘得自然就忘掉了。

    活在幻境还是现实,本身并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

    玛门腾出一只手,做了个掏裆的不雅动作,“活在当下。”

    林宇笑了一下,郁结的心情好了不少。

    “你现在在度假吧?别修炼了,听老人家一回,去好好睡一觉,享受一下悠闲的时光,一觉醒了,睁眼看到的便是现实。”

    玛门边说边挥了挥掏裆的手,驱赶着林宇。

    林宇点了点头,盘腿坐下,在玛门“年轻人事真多”的抱怨声中,退出了域世界。

    玛门继续的忙活着,一根根灵气凝聚的柱子立在了草原之中,一道道灵纹被激发而活。

    忙完一切,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玛门站在地基中心,顾盼自豪,伸脚踢了踢二郎。

    二郎一个翻身,跳了起来,却没生气,整个身体缓缓胀大到了最佳状态,最适合战斗的状态。

    “来啰。”

    玛门轻喝一声,激发了刚布置的大阵,嘴里还在碎碎的念叨着:

    “如此之大的域世界,心魔怎么就能定位的这么准,就这么点小破事又怎么就勾来了心魔?怪哉奇也!”

    四周的柱子灵能涌动,激发出的灵能在空中交接勾连,一张大网在成型后,向着下方压来。

    玛门,二郎凝神细看,那大网随着下落,慢慢的分裂而开,变成了三张大小不一的网子,慢慢的收缩着,慢慢的聚成了三个类似球体的形状。

    “你小我大!中等的让法阵去压制。”玛门快速吩咐完,如炮弹般冲向最大的球。

    冲刺中玛门上方的一对手中,握住了一柄大斧,劈砍而下,下方的一对手则在结着印,操控着灵气编织的网。

    随着印成,一大一小两个球体上的网猛地飞离了原地,向着中等的圆球扑去。

    玛门的大斧劈在了最大的无形圆球之上,一声惨叫随之传出。

    随即,玛门下方的一对手连动几下,一个大大的护罩将他和圆球围了起来。

    护罩的一处凹凸变形,似有东西想要突围,玛门看准方位,又是两斧劈了过去,这一次的劈砍燃起了熊熊的灵火,一声声的惨叫从灵火中不断传出。

    另一侧的二郎,一边冲刺,一边对着小球释放灵术弹,可这些攻击在打到无形小球时,都发生了偏移,无法建功。

    二郎毫不气馁的继续喷吐着,在一片混乱的掩饰下,三条锁链悄悄地绕了过去。

    又弹开了不少灵术弹后,无形的小球开始上漂,意图逃离。

    就在这时,三条锁链交织的灵网一压而下,将球儿压回了原处。

    二郎一个加速窜了出去,在撞开自己吐出的灵术弹后,三张狗嘴对着空气一阵疯狂的撕咬,那瘆人的惨叫声再次传来。

    玛门、二郎接连得手时,四周的柱子却突兀的断裂了几根,那牢牢压制着最后圆球的三张灵网无以为继的溃散破裂了开来。

    察觉动静的两人想要赶回却是来不及了,只能干瞪着眼看着那一处的虚无,完全不知那最后的球形心魔逃去了何方。

    二郎正要问责,一声熟悉的惨叫在林宇神识边上爆发了出来。

    那是心魔想要侵袭林宇,却被林宇的域界之壁反伤后,所发出的哀鸣。

    玛门与二郎,一个提着斧,一个龇着牙的冲了上去,一顿好砍,一番好撕……

    域世界的天空慢慢晴朗了起来。

    ……

    037会客室,11点时,林宇已经站在了会客室之外。

    这样的会客室在这第三层楼里还有九间,其中的四间外也候着人,大家一样的穿着红色防护服,但深浅有别。

    林宇发现自己的防护服颜色最深,也感觉到这样的会客场面很像在监狱里等着见家属,不过他并没有很在意,睡了一觉后,整个人好像放松了下来,难道是玛门的话起了作用?

    滴的一声轻响,眼前的门侧向而开。

    林宇跨步而入,见到了从对面的门走进来的、同样穿着最深红防护服的田野。

    两人相视而笑,林宇热情的上前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拥抱的一边,是林宇依然灿烂的笑容,拥抱的另一头,却是田野泛起了一丝苦色的脸庞。

    拥抱完,两侧的门已经闭合了起来,田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之上。

    林宇则是好奇的打量着会客室,会客室不大,只有五米长宽,内置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而已。

    “别看了,没监控的。”田野淡淡的说道,第一次来这里,他也像林宇一样检查了一遍,事实就如康健堡保证的那样,会客室里没有任何的监控,可以畅所欲言。

    “哦!”林宇应了一声坐回了椅子上,眼前的田野歪歪的坐着,并不是往常的蹲坐。

    “伤还没好透?”林宇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

    “好的差不多了,周俊、沈子蹇比我还严重些呢。”田野不在意的道。

    “沈子蹇受伤了?”

    “嗯,少了一条胳臂,左边的,他有老婆,影响不大。”

    田野的冷笑话引起了一阵畅快的笑声。

    “他没选择金属臂吧?”林宇笑完,又问道。

    “没有,修炼者谁会选那个啊,他的新胳臂快培育好了,移植完,还要两星期的康复适应。”

    林宇点了点头,合金手臂的价格便宜,硬度也很强,对低阶修炼者和普通人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对于立志向上的修炼者来说,就鸡肋了,毕竟筑基后的肉体是比合金更坚硬的。

    “那你还在想孔佟的事?”林宇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在林宇的记忆里,当时的孔佟有三个选择要做,一是自己的安危,二是圆珠的归属,三是田野的安危,结果孔佟选择了前两者,放弃了田野。

    这个选择在旁观者看来,算是稳健,但对田野来说,则是残酷的,毕竟当时的田野刚刚对孔佟升起了崇敬之意。

    偶像破灭的太快,只能拿长痛不如短痛来加以安慰。

    “其实这几天,我差不多想开了,但是今天又出事了,你知道吗?”

    “没事,你慢慢说,我听着呢。”

    林宇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同伴。

    “其实,前几天,我就听李伟他们提过,里会好像在调查圆珠的事,据说上缴的圆珠与我上报的数量不符。

    但里会一直没找我,我也没太往心里去,直到今天一大早,忽然把我给叫去了。”

    林宇认真的听着,一般来说,能说出“没太往心里去”的,那都是真的很在意了。

    “他们诬陷我,说我和你们联手把那些圆珠给贪墨了大半。”

    “放屁,哪有这种事!”林宇气的猛拍了把桌子,“接触珠子的只有你和孔佟,数量少了,明显是被孔佟给贪墨了。”

    “就是说啊,”田野有些不受控的颤抖了起来,“那些圆珠,是我用命搏来的啊,我不恨孔佟放弃我,那怪我弱,怪我没用,但他怎么能这样呢?

    即便我要死的那一瞬间,我也一直在告诉自己,我的命换了一百块中品灵石,我这辈子值了!

    可结果呢,我的死只便宜了他一个,我若真死了,还得背个贼的骂名,那我的死,我的觉悟到底是为了什么?又有什么意义呢?”

    “有意义,有意义,怎么会没意义呢!”

    林宇赶忙安慰了起来,“改天,我们一起去砍了那个老贼,给你出口气,给咱们出口气。”

    “嗯,嗯!”田野含混的应着声,宣泄完后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些。

    所谓旁观者清,林宇稍微一想,满满的蹊跷,不说孔佟有没有那能量来个只手遮天,单说这陷害的对象便有大问题!
天幕之下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tianmuzhixia/,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幕之下http://m.heiyan.org/tianmuzhixia/天幕之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幕之下》版权归原作者蓝鳐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我在神界做兼职巅峰命运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成了宗门老祖宗修仙崎岖诡异复苏:我能看到提示断雪刀我居然是隐世高人我真的不是恶人逆天炼灵师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