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只想做白富美|第一百六十九章 让他吃点教训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鱼七淼在二楼楼梯口都有阿姨迎了上来将她接了下去,为首的是鱼家的老员工张霞,在鱼家做了几乎有十几年,可以说也伴随了鱼七淼整个青春。

    对于她,鱼七淼下意识的就是信任,但是此时她又开始担心如果最后查出来真有内奸也真的是张霞,又该怎么处理。

    “张阿姨,最近我没在家里的这些日子,真的是麻烦你照顾我妈妈了,你们应该都很辛苦吧。”

    “大小姐,不辛苦的,大家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说这些话做什么。”张阿姨说着,眸中划过一些不自然。

    她推着鱼七淼轮椅的手紧了紧,又自然换了话题,将鱼七淼推到了花园里,这里几乎没有家里其他佣人。

    鱼七淼也任由她动作,等着张阿姨的话。

    她确实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口,张阿姨就已经自己来主动交流了。

    张阿姨把鱼七淼推到一簇月季花前面停稳,随后又从轮椅后面的储物袋中拿出一条厚厚的毛毯盖在鱼七淼身上。

    “张阿姨,你总是这么细心。”鱼七淼抚摸着柔软的毛毯。微微一笑,“这十几年来,鱼家有您帮助这么久,真的是很幸运,您现在就像我们的亲人一样。”

    “大小姐,你可不要这么说,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能够遇到你们家这样的好人家,也是我这辈子的幸运,我一直把大小姐当做自己的亲人。”

    张阿姨闻言,有些惶恐不安,她目前还是不太习惯鱼七淼从刁蛮公主变身贴心小可爱的画风,欣慰却又忐忑。

    听到亲人这两个字时,也是感动不已。

    二人说到这里,就是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鱼七淼安静的欣赏着眼前的花朵,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张阿姨则是一直盯着鱼七淼的头顶,似乎有话想说,却又不好轻易开口,鱼七淼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的呼吸都是不均匀的。

    空气都变得紧张起来。

    鱼七淼正要给个台阶,张阿姨却像是下定了决心鼓起了勇气,抢先张了嘴,“大小姐,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有件事情想和你说,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再被鱼家人当做亲人,那也不是真正的亲人,也没办法真正去做亲人能够做的事情,所以她一直在犹豫。

    可若是不说,张阿姨又觉得因此出了什么事情,她一定会愧疚一辈子。

    “张阿姨,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就当亲人之间闲话家常好了,是吧。”鱼七淼虽然看得出来张阿姨的紧张和顾虑。

    她的鼓励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对于张阿姨这样想要说出口只差推一步的人来说,已经是最大的鼓动了。

    张阿姨四,小心谨慎的观察了四周的环境,确定没有任何人靠近之后,她才俯身到鱼七淼的耳边,“大小姐,最近夫人和傅家夫人头痛不已,没有时间管理家里的事,我发现……。”

    鱼七淼静静的听着,张阿姨整段话详细的说完也没有超过一分钟,从远处看起来,只是像两个人普通的闲话家常。

    并不会引人注意。

    这件事情的确是鱼七淼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不过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到也不让人那么理解不了。

    “您说的可是真的,可以确定吗?”

    “当然可以确定,我已经观察好几天了,连我都能看出破绽来,要不是夫人的嘛,着急和担心你和老董事长,肯定也会发现的。”

    关心则乱,说的就是如今鱼家傅家的情况。

    鱼七淼赞同的点点头,没有再说其他话,二人又沉默了一会儿,鱼七淼指了指面前的月季花,“张阿姨,如果你有空,就帮我把这花搬到房间里去吧。”

    “有空,当然有空了!”

    张阿姨瞬间明白了,这是代表鱼七淼信任她,虽然说之前打扫房间也是她来做,但是绝对不会有除此之外任何时间点可以进鱼七淼房间的机会。

    二现在五禽戏这么主动要求,无非就是想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主动的示好,这便和之前的情况全然不同。

    “不过现在妈妈和傅妈妈都在我房间休息,你等到三四个小时之后再去吧,让她们好好休息一下,也准备一些吃的。”

    “好的大小姐,那我推您回去休息吧,夫人的房间是刚刚收拾了一次的,您今晚就睡夫人房间吧。”

    张阿姨安排妥帖,将鱼七淼送回鱼母的房间,扶上床之后,又才下去给鱼七淼搬花。

    大致处理完家里的一切,鱼七淼这才放松下来安然睡去。

    与此同时,在傅泠然平日里安静得连一只鸟都不会出现的别墅里,却在这敏感时分挤进来好几个傅氏集团半大不小的股东。

    作为傅氏股东之一的傅泠然自然没办法拒绝这些“同事”的会面要求,于是破天荒的在书房里堆出了四个人来。

    傅泠然觉得颇为头痛,因此脸色看起来格外凝重与肃穆,让人胆寒。

    那四个股东互相视线交流着,都鼓动着对方先开口,但是谁也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毕竟这个傅泠然的脾气,他们是看了十几年也没看懂。

    要不是因为他公然和傅司闫一家唱反调,站在对立面,他们今天也不会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的别墅里。

    “你们不会就是这样来看我的吧。”傅泠然一杯茶见底,并且那四人还是没有要开口的迹象,他的耐心也用完了,“如果是这样,你们就先回去吧,反正看也该看够了。”

    欲望不小,野心庞大,这胆子确是如同那不该有的野心一样让人惊叹啊。

    既然没有那个胆子做这样的事情,还敢跑到他的地盘来谈话,想让他去为他们遮风挡雨,争夺利益,真的是不要想的太多。

    虽然他和傅家争权,但是这权利的最终归属也只能是傅家,其他人竟然还想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妄图分一杯羹。

    实在是可笑之极。

    “没有,没有,我没有话说。”其中一个股东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既然话都说出来了他也不扭捏了,白眼给了旁边几人又笑道,“我们就是因为傅总不能担任大局的事情过来的。”

    “就是就是,傅总也不是生了什么小病,而是植物人啊,公司再想等也真的等不起,更何况就算是让他自己来做决定,傅总也一定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耽搁了公司的发展。”

    一个股东开了口另一个股东就开始附和了,说出来的话对于傅泠然来说真的是失望透顶,还以为有点儿什么新鲜东西呢。

    结果就拿这样低劣的手段给他看,真的辣眼睛!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

    傅泠然只想赶紧让这几个傻逼离开,所以也不说其他的了,干脆配合就好,把这出戏演完,就当是给无聊生活的乐趣了。

    其他四人一听傅泠然这话,还以为是傅泠然真的心动会因他与傅家的矛盾对他们接下来的话感兴趣呢。

    从两个人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喜过望的表情停留在脸上许久。

    一旁的魏老险些看不下去,只好低着头默默的瘪嘴。

    “傅董,我们几个呢觉得这个公司未来不可能还是让一个植物人做执行总裁,所以这下一任总裁的位置,势必会重新选择。”

    “没错,我们四个呢,当然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和资格胜任,但是您有呀。”还是之前开口说话的那两个股东互相附和着鼓动傅泠然。

    傅泠然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点头,不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看起来还是对这个提议很心动的样子,于是另外两个一直没有说话的股东赶紧趁热打铁,“您放心的去做,一切我们都会支持您的。”

    “没错,老傅总和小傅总如今都是没有空管理公司的,你要是再不接手,这不是他所有的人的利益都泡进海里嘛,您可不能这么眼睁睁看着傅氏玩儿完。”

    四个人极力的在傅泠然面前表达了自己的拳拳之心,傅泠然听着听着就笑出声来,“你们真的太信任我了,我这身体实在是难以担当大任啊!”

    傅泠然指了指自己瘫痪的双腿,无奈道。

    话虽如此,可他的眼神里没有半分这样的意思,其他几人的彩虹屁立马跟上,又是好一顿夸奖吹捧和劝说。

    又过了半个小时,傅泠然才将这些人送走,答应考虑一下。

    等这些人都走后,傅泠然转头看向魏老,“我看起来就那么像一个傻子吗?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都十几年了,做事儿没有一点长进,眼光也是差的很。”

    现在的情况完全不是明朗的局面,所有人都在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只有这四个傻子竟然还敢亮出自己的心理底牌。

    这些年他们的投资也得亏是遇上了傅氏,否则早就不知道哪里挖煤去了。

    “你觉得傅司闫这次能成吗?”魏老对于傅司闫的安危还是挺在乎的,这一次的事情来势汹汹,可不像从前有作假的嫌疑。

    如果傅司闫真死了,魏老知道,傅泠然肯定也不会觉得快乐了。

    “那小子向来狡兔三窟,傅枭以为自己出去经历了十几年就能够站上对方,实在是过于轻率,这次的事情就让他吃个亏吧,咱们也好在探探傅司闫那小子的底究竟在哪里。”
炮灰女配只想做白富美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paohuinvpeizhixiangzuobaifumei/,欢迎收藏
手机看炮灰女配只想做白富美http://m.heiyan.org/paohuinvpeizhixiangzuobaifumei/炮灰女配只想做白富美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炮灰女配只想做白富美》版权归原作者九田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超级星河武神侯府今日垮了吗万古仙诀重生娇女宠大佬我真不想当暖男武侠打工仔且乘风去这个系统真棒山海洗剑录神豪从垂钓开始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