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能是最强|第193章:江湖将不平静(终章必看)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夏国跟周国想比,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国家!

    夏国保留了最原始的修炼方式,是这片大陆的修炼起源

    夏国祭祀风浓厚,大大小小的雕像庙宇等,也进入周国便能经常看到!

    用林真流听到的那些夏国民众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们要先得更加有信仰一些。大多夏国人看不起别国人,认为他们都是思想匮乏之辈,完全不能跟夏国的人想比较。

    “我们要从哪里入手去找到师傅呢?”

    “总会遇到的,之前我刚和师傅认识的时候,她便就说过,只要我哪天踏上了周国,她便就会来主动找我,我想在夏国也是一样的!”林真流笑着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小花侧这着问道。

    “当然是了,走吧,我们去夏国的都城,圣都!”

    “等等,我也有一个办法,不知主人是否想要尝试一下?”小花说道。

    “什么办法?”

    “主人且看!”

    小花说道一句之后,便与林真流来到了山巅之中。

    “主人忘记了小花可是妖兽啊?而且还不是寻常的那种。”

    小花这般说道,话音刚落,便是朝着山野微微张嘴,“可有妖兽这两日有见到来自周国的修为极为强悍的女子进入夏国?”

    声音在林真流听来并不大,但是传到每一头妖兽们的耳中的时候,却是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接下来的一幕让林真流毕生难忘,在小花一语落毕,便有无数的妖兽朝这边聚集而来,无不对小花三叩九拜,在他们眼中,小花就是他们的王!

    也是在这个时候,林真流才对小花有了新的认识!

    那是真正能够让妖兽臣服的感觉!

    妖兽当中则没有这么多繁文缛节,有知道当中信息的妖兽很快就站了出来。

    “昨日确实有这样一个女子,修为极其强悍,也是从周国而来,此克往都城圣都去了!”

    “圣都最近可有发生什么事情?”小花又问道。

    这时又有其他妖兽走出来说道“我刚从圣都那边回来,一切正常,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那位国师现在照看也不会轻易离开了!”

    “好,我知道了,都散去吧。”小花摆摆手,一众妖兽顿时四散,仿佛从来没有妖兽出现过一样。

    “小花果然厉害!”林真流对小花称赞道。

    小花一改刚才的威严,就是当初那个邻家小女孩的模样,不好意思地说道“可是也没得到什么太有用的信息啊,主人不用这样,也知道师傅去了圣都才是厉害呢!”

    林真流摸摸了她的头,笑着说道“这怎么能一样呢?我这只是猜测师傅是去了圣都,但你这个可是确定了呀,有目击正妖啊!”

    小花也微笑说道“主人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你这小花。”林真流揽着她便又一起上路了

    林真流和小花一路走来,其实也遇到许多让他们敢到奇怪的事情。

    比如在夏国,一些已经失传已久的修为功法,却能够在这里找到。

    “听说咱们的国师也是夺舍重生,不然的话此刻也面向黄泉了!”

    有过路的行人旅客谈论到。

    “这当中又是怎么一回事啊?”有人问道。

    而这个时候,林真流和小花正在一旁喝茶,也当是静静的听着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15年前周国的那件事情,国师在当中也有秘密参与,据说还亲自前往了周国,才让那边的大太监刁括得以,改朝成功,只不过当中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差点死在了周国,由此还消失了一段时间,直到最近才又重新回到夏国来。”

    “这我倒是知道,这次回来完全就变了一个样子,说不是夺舍的没有人相信!据说修为还比之前暴涨不少,你说隐隐已经能够窥探到最高那个境界昊亥境了!”

    听到这里,林真流和小花也不由得惊诧不已,在这个大陆啊,别说那个最高境界了,就连储神境的人也没见到多少,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储神境的大多有谁,但是也没听过谁说是盘神境的,来到夏国之后,现在你却已经说,那位国师居然快能够窥探到那个最高境界了?实在是让人惊奇,以及表示怀疑。

    不过很快又有人验证了这个说法。

    “这件事大概倒是真的,不然凭借咱们大王的那个性格又怎么能够重新接纳国师呢?”

    “这倒是真的,若不是有强大的实力支撑,大王可能还真不会再接纳他。”

    “说不定甚至都不是接纳,而是胁迫的呢。毕竟修为都到了那个地步了,还需要怕谁了?”

    那人笑着说,很快就引起了共鸣。

    认真的在一旁盯着直摇头,虽不说完全相信,却也没有什么让人怀疑的地方。毕竟一个个说得倒像是真的一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林真流默默啖着茶的时候,只听到了一个,让他更为震撼的消息。

    “又据说,那位国师这些年都在商国待着呢!”

    “这是不是真的啊?一下周国了一下商国的?”

    “咳,你懂什么,三国的人互相之间都是有勾结的,不然周国的国内事情,夏国的国师又怎么会去参与?”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咱们国师去商国到底又是干什么呢?”

    “养伤啊!”

    正在这个时候,茶楼当中有稚童进来推销,“功法、画像、秘术,通通5文钱一份,5文钱一份了喂!”

    “又是你这个小臭屁,昨天给你用5文钱买了一份功法,差点让我走火入魔,今天你居然还敢来,是谁让你在这里一天到晚卖假货的?”

    那人很生气,一把就将稚童推倒了,功法画像都散落一地,有几张恰好飘到了林真流的那一个桌子下面。

    小孩子生气的反驳到,“谁说我卖的是假货,你自己没有修炼得当,就不要怪我的东西假!”

    林真流弯下腰,帮那小孩子将东西捡起。

    放在表面上的刚好是一幅画像,是一副夏国国师的画像。

    然而看在林真流眼里,却是惊骇的无以复加,整个身体都为之一振。

    因为他发现那个画像上的人,竟然就是他以为已经死掉的老许。

    夏国的国师跟老许长得一模一样?

    ……

    有时候命运总是那般清奇,当北上的秦彩霞和南下的上官婉儿的等人,遇到的时候,两方都有些诧异。

    凌飞羽和秦彩霞见到,是同窗见同窗。

    但上官婉儿和秦彩霞见到,却不是执教见学生,而是姐妹相见,这当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林真流。

    两人单独走到了一边,上官婉儿开诚布公地说道“我知道你跟真流的关系!”

    “真流?”秦彩霞诧异不已,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系。

    “你也与他?”

    “不错!”上官婉儿并不否认,开门见山的说到“想必你这次来就是去找他的吧!他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这样也好,大概他见到你也会很惊喜吧,但是你来晚了,他现在不在周国!”

    “不在周国?”秦彩霞惊疑的问道,“那他在哪里?”

    上官婉儿摇摇头,表示并不知情,“他临走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说!”

    秦彩霞忽然有些迷雾与迷茫,如果林真流不在周国的话,他现在在哪里?那她又要去哪里找他?

    秦彩霞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后他很快就找到了凌飞羽,“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凌飞羽诧异的问道,堂堂都丞大人的女儿,还需要他做到什么事情。

    “帮我查出林真流现在在哪里!我要他的位置!”秦彩霞轻轻的说道,却不像是请求,反而像是命令。

    凌飞羽虽然也有点无奈,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他是都丞大人的女儿呢!

    这个时候冷尔前来插了一句问道“也是在找林真流吗?”

    “你知道?”

    冷尔点点头,说道“林真流也算是帮了我大忙,所以在他不知所踪的时候,我发散了三国的人,留意了一下他,”

    “他现在在哪!”秦彩霞赶紧问道。

    “有人在夏国见到他了!”

    “夏国哪里?”

    “夏国都城,圣都!”

    于是秦彩霞带着阴阳二老马不停踢的,转朝夏国而去。

    望着秦彩霞远去的背影,冷尔喃喃自语道“女人真是太恐怖了,为了一个男人不远万里!”

    凌飞羽好像看淡了一切的说道“你才知道啊,所以说啊,惹什么人千万不要惹女人,当然也不要惹疯狂女人的男人,不然的话,那个人背后的女人可是会发狂的!”

    “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这么久也没见你交一个女朋友,怎么还有这样的道理?”冷尔嘲讽道。

    “你懂什么,难道交女朋友了要告诉你吗?林真流交了这么多个女朋友,也没见全世界宣扬啊。”

    凌飞羽这样说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地撇上了上官婉儿,此刻这位年轻女执教,目光久久地看着远去的秦彩霞,不曾离开过。

    ……

    “爹,我启程了!”

    周萍对周牧龙摆摆手道别道。

    周牧龙无奈一笑,说道,“如果不是早早就安排了这个行程,我还真以为你是去夏国找那个男子的!”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周萍装模作样地说道。

    “不要装了,爹还不知道你吗?那个小子的行踪早就已经给你掌握的了如指掌了,若不是你知道他此刻就在夏国的圣都,你怎么会这么兴致勃勃的想要启程去夏国?”

    周牧龙只觉得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明明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去找那个男子的,但却又无能为力。

    大概女儿长大了都是要这么做的,他终于能够理解其他老父亲的忧伤了。

    “爹,瞧你说的什么话,你就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周萍像周牧龙打着保证道。

    “我是怕你乱来吗?如果没有那个男子,你肯定不会乱来,就怕见到他了你要忍不住!”

    “爹,”周萍拉着长音说道,“哪有父亲这样说女儿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也是很矜持的好吗!”

    周牧龙冷冷一笑说道,“你以为这样你才能读懂别人的心思吗?可别忘了你也是我生的,你心里想着什么,我一清二楚!”

    “好啦,爹最厉害了,不说了,我要走了!”

    周萍说道便转身离开,留给周牧龙一个背影,颇为潇洒。

    周牧龙这就没有周萍那么潇洒,他远远的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看了许久许久,最终楠楠说到一句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座江湖,又要不平静了!”

    ……

    商国皇宫,御书房中。

    皇帝握着玉笔的手一顿,抬了抬眼皮,看向暗下跪着的那个人,轻轻地动了嘴皮子,“你再说一遍!”

    那人有些惶恐,声音略微颤抖地说道“禀告陛下,那个林真流并非八品或者九品修为,交手之后才发现他最少是储神境的行为!”

    “我问的是后一句!”皇帝陛下冷冷说道。

    那人一惊,赶紧磕头道“臣等不力,让他逃了,此刻正往夏国追踪而去!请求支援。”

    “即便是一个储神境的高手,数10位9品不能将其拦截?”皇帝陛下的语气微微愠怒。

    “回禀陛下,并非只有他一人,还有一位化人形的大妖尚未出手!”

    皇帝陛下“噢”了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挥挥手让那下手的人先出去,然后说道“小六子?这一位化人形的大妖,似乎并不在卦象当中呀!”

    “但凡化了人形的大妖,都是超出天道的产物非卦象所能处触及,但必须要放心,虽是如此,但冥冥之中定速已定。当中的过程则是有些曲折罢了!”

    皇帝陛下略一思索,微微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小六子你也走一趟吧,夏国那里你也很久没有回去了,顺便当作放假回去看看吧!”

    “谢陛下圣恩!”

    交代完这些事情之后,这位皇帝陛下才又重新坐回到御案之上,重新执起玉笔,想要书写却又写不出什么来,最后又是一顿,目光略微呆滞,目视前方,

    “当年风云变幻时的那个感觉,竟然在此刻又浮涌了上来?”

    皇帝陛下心中想到。

    ……

    中京学院。

    学院当中地位最高的两位罕见的聚在了一起。

    其中一位当然是众人较为熟悉的副院长郑无极。

    而另一位则是闭关多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正院长,天衍道!

    如果林真流在这里,必然就会发现,这位郑院长赫然就是当日他第一次去九层灵塔时候遇到的那位守门老者。

    却没想到当日随口侃了几次句的守门人,便就是中间京学院地位最高的那位。

    “无极,学院的事情还是继续交由给你!”

    “我明白了,院长放心去吧!”

    “多年前的那件事情,终需要有所了断,按情况来看,便也是到了那个时间节点了!”

    郑无极略一沉吟,说道“大概从历练森林中级区那头妖狼皇被那学生带走开始?”

    那位郑院长摇摇头,说道,“不,从那个学生第一天踏上中京学院开始,从他进入到冰岛芥子世界开始!”

    郑无极闻言一惊,“院长,你的意思是当日芥子世界的异常状况,便就是由那位学生才起!”

    这位正院长点点头,说道“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就是与他有关,但是我的直觉却就是他!”

    郑无极微微笑笑“院长你的直觉一向很准!”

    ……

    御相府。

    “大人,这件事我们不再跟踪了吗?”

    百里奚这时已经回来,此刻正与御相大人在大厅。

    御相大人捋捋胡须,目光遥视远方,“这件事啊,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参和的了!皇帝陛下已经亲自出手,我们这边就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可是都丞府那边也有动作呀!”

    御相大人目光收回,看了百里奚一眼,笑到“这就是我御相府的存在价值,若皇帝陛下不动,自然需要我御相府去与都丞府制衡,若是皇帝陛下亲自动了,我们只需要收尾就行了,切忌参与!”

    “卑职明白了,”百里奚一拱手说道,话锋一转又说到,“可是卑职还有一件事不明白,那个林真流,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御相大人笑了一笑,目光又复远方,喃喃说道,“谁知道呢?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

    夏国某山门。

    一位绝美的女子双目忽然一张,嘴角勾起了笑易,轻轻开口道“依依,你的好日子要来了!”

    柳依依有些无奈地说道“师傅你说的是什么话呢?我怎么听不懂!”

    那位绝美的女子便就是当日以佝偻老妪身份示人的,柳依依的师傅,神门的掌门,此刻她哼了一句说道

    “自从那日我把你从那男子身边带离之后,你便一直郁郁寡欢,对为师颇有怨言,为师又如何看不出来?”

    “这与师傅说的好日子有什么关系?”柳依依想不明白。

    “呵呵,这都想不明白?你的男人,此刻已经来到夏国了!”

    柳依依双目一亮,喜上眉梢,一脸高兴的神色丝毫不懂得收敛一下,开心的问道“师傅你说的是真的吗?他现在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绝美女子见到柳依依这副模样,先是嘲讽一下,本来还想要讥讽几句,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将它说出来,反而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脸色一沉,幽幽地说道

    “唉,即便为贵为神门圣女,最后也还是不能逃脱男子的魔掌,依依你知道吗?数百年了,这个魔咒依然没有被打破!”

    柳依依忽然有些难为情,脸色不由得一辈,说道“师傅对不起。”

    绝美女子洒然一笑,仿佛看开了一般说道

    “这哪里是你的错呢,就连你的师傅我当年也依然没有逃脱这个魔咒啊,所以才找到了你!现在想来,似乎为师的师傅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时也才找到了我,而为师的师傅的师傅,当年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又找到了为师的师傅,如此过了数百年,但却依然没有找得到一段能够打破男女魔咒的人,现在想来,大概这神门教条,也是有所缺憾的!”

    柳依依大为惊讶,不曾想师傅会因为她而联想到这么多东西出来,不由得又有些神伤,幽幽地呼唤一句“师傅……”

    绝美女子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什么神门教条,什么神门规矩,什么神门祖传的遗训,只要你不去看它,其实都是狗屁大罢了!去吧,依依,从今往后我不再干涉你与那男子的事情了,要去找他便去吧!”

    柳依依惊骇的无以复加,不曾想惊喜来的这么突然,于是爽朗一笑说道,“谢谢师傅,那徒儿便去了!”

    却没想到那个绝美女子又是嘲讽道“呵,你还真是一点也不懂得客气几句呀,一说到那个男子就这般浪荡,也不怕让人耻笑?”

    柳依依罕见地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说到一句

    “我追求我的快乐与幸福,管他外人什么事,这当中滋味,又哪是外人能懂?”

    ……

    茶楼内,

    刚才那骂小孩子的人还想要动手,但被林真流一把就制止住,他看向那个小孩,举着那张画像问道

    “你卖的画像,真的是真的?”

    稚童拍了拍胸脯,昂首挺胸说道“珍珠都没有这么真,我从不卖假货!”

    旁人一听,对林真流提醒道,“一看你这装束便就是外乡来的吧?这个小孩这么小,哪里懂得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呀,就算是被人骗了拿钱进货,那也只当它是真的卖!若不是看他是小孩,而且钱银不多,早就被人打死在街头了,哪里还能让他一天到晚出来浪荡?”

    林真流对那人微微一笑,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那个小孩,拿出了一小锭金子给他,向他问道“能带我去见见卖你这张画像的人吗?”

    却不想那小孩看也不看那金子一眼,说道

    “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你是第一个,请随我来吧!”

    。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你只能是最强最新章节
你只能是最强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nizhinengshizuiqi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你只能是最强http://m.heiyan.org/nizhinengshizuiqiang/你只能是最强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你只能是最强》版权归原作者some1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斗罗之暴君降临重修之无敌天尊甜妻入怀,顾少心尖宠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适才之剑校园传奇公子大小姐驾到之遍地是炮灰魂分阴阳嫁给那樵夫之后回到地球当奶爸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