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是我徒弟|第二百零五章 朱雀翎羽 · “玉湖宫喜宴5”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巫月姬没有想到吴老夫人竟然说的是比酒,一张脸愈发的难看。不过比酒的确比动起手来要好多了。虽然自己麾下竟是些傀儡,但是制作这些傀儡也耗费了她不少时间,要是真被白珞这圆毛畜生打碎了几个,自己也不划算。

    巫月姬冷冷看了吴老夫人一眼:“要怎么比?”

    吴老夫人一笑:“简单,按青帮规矩,你要能比我先喝完就算我输。”

    巫月姬从桌上端起一碗正准备喝,却又忽然顿住了,皱眉看着碗里清亮的酒。

    吴老夫人淡淡一笑:“巫月姬难道还怕我在酒里下毒?那不如你喝我面前的。我喝你那边的?”

    “不用。”巫月姬淡到端着那碗酒一饮而尽。

    吴老夫人一笑,也端起自己面前的酒头一仰将碗里的酒都倒入了自己喉咙。

    偌大的玉湖宫里只能听见巫月姬与吴老夫人喝酒与放下酒碗的声音。两个人都是只管将酒往自己肚子里倒,一碗接着一碗,两人的速度不相上下。

    吴老夫人与巫月姬同时端起第八碗。莫说是八碗酒,除了薛惑那种能喝一湖水的,就是八碗水也能喝得人想吐。

    吴老夫人与巫月姬身形同时晃了晃。吴老夫人将碗往地上一砸,伸手就去端第九碗。巫月姬也不甘示弱,端起第九碗酒灌进自己口中。但巫月姬第九碗酒只喝了一半,就猛地吐了出来。

    巫月姬将剩下的半碗酒扔在地上:“有毒!”

    吴老夫人此时已经将第九碗酒喝尽,“噗”地一声喷出一口血来!鲜血喷在她的衣襟上,和空了的酒碗里。吴老夫人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净,抬了抬手里的酒碗:“你输了!”

    “阿娘!”吴三娘大惊,伸手扶住吴老夫人。“解药!解药呢!”

    吴三娘伸出手在吴老夫人怀里探着,吴老夫人一把抓住吴三娘的手:“不用找了,此毒下在九个碗里,少喝一碗都不会有事,但若是喝够了九碗,那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吴老夫人看着巫月姬,露出了一丝快意:“我躲了这许久还是被你们找到。这星盘我任何人都不会给!这是圣物也是灾难。你们任何人都不会找到星盘在哪?这个秘密只能跟我老婆子一起埋进土里!”

    巫月姬面具后的眼睛透出怨毒的神色。自己竟然着了这个女人的道!还以为这个女人只知自己苟且偷生连自己女儿不要,定是根软骨头,没想到竟然骨头这么硬!敢这样对自己下毒!

    酒气与药气一齐冲击着大脑,让巫月姬喉头一阵腥甜翻涌。她身怀火灵珠,这毒没那么容易要了她的性命,但她中了毒灵力不济,面对薛惑白珞等人立时落了下乘。巫月姬一声怒呵:“广白!”。

    她身后一个带着风帽,带着银色铁面的人走了出来。当先拿出玄月圣殿的回生丸,放进巫月姬的口中。

    元苍术站在陆言歌身后,见到曾经的挚友,藏在袖中的手隐隐发起抖来。

    一颗药丸下去,巫月姬这才脸色稍霁。蓦地巫月姬似乎想起了一事,看着吴老夫人面色一变:“不对,你是魔族,怎会这么轻易的死去?红隼!”

    红隼猛地向吴老夫人扑了过去。白珞手里金光一闪,虎魄尚未现行,倒是一旁的宗烨先动了起来。

    “我来。”宗烨声音极淡,瞬息间红莲残月刀就向红隼劈了下去。

    巫月姬在桌子上重重一拍:“把人给我带过来,要活的!”

    吴三娘将手中的剑一指:“谁敢!”

    青帮与玉湖宫的弟子同时将剑拔了出来。夕阳霞光之下,玉湖宫的汉白玉地板上泛起一片鳞光。

    广白身形鬼魅从巫月姬身旁一闪而过,似一道暗影朝吴老夫人袭去。可广白才走出两步,空中一双离虚鸳鸯钺朝着广白削了过来。

    元苍术一袭白衣白发,双手各持一柄利器架在胸前:“广白,我们许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

    广白冷道:“自秦艽去世的那天起,我与你已无话可说!”

    元苍术咬牙道:“广白你清醒一点!秦艽的三魂是我当年亲手碎去,现在的那个人怎么可能是元秦艽?若让元秦艽知道,他该如何面对自己?”

    广白冷哼一声:“是你不敢面对自己!”

    二人立时斗在一处。

    元苍术身后的玉湖宫与青帮弟子都蠢蠢欲动。吴老夫人在将青帮彻底交给吴三娘之前,也是带领青帮走船入海的女中豪杰,在青帮颇有威望。如今青帮弟子见吴老夫人重伤,哪肯善罢甘休?

    吴老夫人厉声道:“都住手!”

    青帮弟子顿时无一人敢上前,只是团团将吴三娘和吴老夫人围住,护在身后。

    吴老夫人手扶着吴三娘的剑尖,颤声说道:“三娘,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不可见血。”

    “娘!”

    吴老夫人摇摇头:“三娘,娘这辈子愧对很多人,做过很多亏心事,有许多后悔的事。但这一次阿娘不后悔。阿娘把所有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你。顺遂平安的一生,阿娘也想给你。但阿娘做不到了,阿娘便用自己的命来换给你。”

    吴三娘听见吴老夫人的话语顿时面色大变。吴老夫人握着吴三娘的剑,手上忽然加了劲力,握着吴三娘的剑往自己胸口扎去。

    吴三娘下意识地拔剑,却不想吴老夫人蓦地松了手。吴三娘一个踉跄,向后退了数步跌坐在地上。大红的嫁衣有些晃了吴三娘的眼,吴三娘只见面前闪过一片陌生的暗红的煞气。

    在吴三娘摔倒的一瞬间,吴老夫人另一只手带着煞气点向自己的眉心,只听吴老夫人一声清叱:“散!”

    顿时在吴老夫人身后一片煞气升腾而起,似有三魂向外散去。

    吴三娘顿时明白了过来,扔了自己的剑手脚并用地爬向吴老夫人:“阿娘!”

    吴老夫人看着吴三娘,轻轻一笑,手抚上吴三娘的脸颊:“傻孩子,娘是魔族,原本死不了的。但散了三魂也就算是死了,再也开不了口了。谁也别想知道星盘在哪。”

    “娘!”吴三娘的眼泪夺眶而出。吴老夫人的三魂渐渐在暗红色的煞气中现行,又逐渐淡去。吴老夫人的一缕幽魂似这天地间的浮萍,依依不舍地看着一袭红色嫁衣的吴三娘。吴老夫人的幽魂转过头,看着白珞:“神君,三娘是你朋友,还望你护住她性命。”

    白珞一瞬不瞬地看着吴老夫人,吴老夫人的魂魄越来越淡,最后在与白珞擦肩而过时,近乎耳语般地说道:“我们说好了的。”

    白珞绀碧色的瞳孔蓦地一动。

    “娘!你别走!”吴三娘一只手抱着吴老夫人,一只手胡乱的伸向空中:“神君,你别让我娘走!”

    巫月姬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吴老夫人竟然用这种方法“自尽”,她果真是小看了她!天魂地魂散尽,命魂只是躺在身躯中的一个废物!

    巫月姬带血的嘴角露出一个笑来:“你不想让她走?好,我来帮你!”说罢巫月姬从怀里拿出一枚朱雀翎羽,正欲将灵力灌入朱雀翎羽之中,一道金光已经劈到了她的面前。

    白珞绀碧色的眼眸里一丝情绪也无,仿佛巫月姬在她眼前已经是一个死物。白珞左手捻了个风字诀,在自己背后划出一条线,一道风阵顿时将吴三娘等人包裹住。

    另一边宗烨与红隼打得如火如荼。巫月姬才刚刚将灵力灌注进朱雀翎羽之中,只见白珞红唇微启,厉声呵道:“风、刃!”

    “锵”一点火星在巫月姬的眉骨处闪过。带着金光的风刃在巫月姬的鬼面上留下一条刀痕。

    一道道金光似箭似雨砸向穿着黑色风衣的人。那些人里大多是傀儡,虽然不惧疼痛但也不得不伸手格挡,否则就要被风刃削去了脑袋!

    巫月姬一跃而起,避开风刃,紧追着白珞而去。方才还想用来引魂的朱雀翎羽此时已经换了口诀。巫月姬看着白珞的目光露出狠戾之色,霎时间朱雀翎羽红光大作。巫月姬冷呵一声:“渡魂!”

    风中一阵虎啸传来,月白的绸衫自巫月姬眼前一闪而过,空中一片阴影带着无法承受的压迫力向巫月姬的头顶压了下来。

    巨大的白虎自空中落下,虎掌足有青铜鼎般大小,站在玉湖宫里的众人如同蝼蚁一般。没想到巫月姬狡黠一笑,趁白珞还未落下之时只身闯进风阵。她看也未看,随意地从风阵中林拎了一个人出来。

    “渡魂!”

    被巫月姬拎住的人正是谢谨言,白珞在空中看到一道红光聚于朱雀翎羽之上。

    引鬼渡魂,原是妘彤的杀招。数万年前的天元之战便是如此。白珞一根虎魄绞杀万鬼,妘彤便用一招渡魂,散去万鬼三魂。

    人类原本就比神族与魔族脆弱,这一招落在人的身上怕是会立时将三魂碎成碎片,聚也聚不齐。

    白珞一惊赶紧落入风幕之中。薛惑也见到了忽然闯入风阵的巫月姬,但见她拎住谢谨言的时候,自己离得太远已然来不及相救。倒是一旁的谢瞻宁离得近些。谢瞻宁下意识地推开谢谨言,拿根带着火光的朱雀翎羽顿时落在了自己的背脊。

    似一道燃着火的箭簇穿透皮肉,一箭扎进了心中,谢瞻宁身体里顿时传来焚心之痛。

    白珞一撤回风阵,将谢瞻宁围在阵眼之中,自己则倏地化作人形落入风阵中,趁着那枚朱雀翎羽还在谢瞻宁的背上,白珞两根手指指尖带着金光落在朱雀翎羽之上。

    巫月姬看着白珞大笑着离去:“监武神君果真是徒有虚名!什么杀伐果断?!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浪费!”

    巫月姬对着红隼轻轻吹响口哨:“撤!”

    红隼顿时收手,与巫月姬一起撤出玉湖宫。

    白珞用金灵流强行开结界,唯有在谢瞻宁魂魄散尽之时打开结界才能将谢瞻宁的魂魄困在结界中,若是能在结界中将谢瞻宁的魂魄找回来,或还有可能救他一命。

    巫月姬撤出玉湖宫,薛惑紧随追去。

    白珞见汉白玉的地砖上投下一片巨龙的阴影。知晓薛惑是要追击巫月姬,白珞赶紧说道:“薛恨晚!去找姜轻寒!”

    巨龙的身形在空中顿了顿,转头往玄月圣殿方向游去。离开的时候还顺路一爪子抓走了元苍术。

    巫月姬看着薛惑离开的身影,冷冷一笑:“废物!”

    说罢她双腿一夹马腹,带着银色面具的马立时化作一团黑雾。数千鬼面银羽卫随着巫月姬一同离去,几乎将半阙天空染黑。

    方才她对谢瞻宁出手不过是想让自己全身而退。对方无论是谢瞻宁还是谢谨言,甚至是玉湖宫与青帮的阿猫阿狗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巫月姬没想到一向自诩杀伐果断的白珞,竟然会在第一时间选择救人。

    若是白珞没有救谢瞻宁,在刚才化作虎形时对巫月姬下手,以巫月姬重伤的情形,必然被白珞所伤。就算伤不了性命,那也可让巫月姬伤了元气。

    但白珞却选择救谢瞻宁放弃进攻,还让薛惑去寻姜轻寒。白白的机会就因为这么一个普通人而浪费了。

    巫月姬的冷笑在空中飘散开来:“白燃犀,你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

    白珞不言不语,专心用灵力打开结界,护住谢瞻宁的魂魄。渡魂一招太过凌厉,谢瞻宁承受不住,魂魄已经碎成数块,若不是有风阵和白珞的灵力相护,此时只怕就已经散尽了。

    战友,对手,神族,魔族。白珞见过的三魂尽碎之人何止上千?碎在她手下魂灵又何止上万?但此时,不是战场。纵然只是一个寿数有限的人,人命也远比胜负重要。

    白珞凝神,风阵中似有数道金光。这些金光不像是风刃那般夺人性命的利刃,更像是指引着孤魂归家的明灯。星星点点的魂灵随着金光逐渐在风阵中聚拢。

    白珞这边结界已开,汉白玉的地砖上似漾起圈圈涟漪,白珞缓缓向下落去。在完全落入结界之前,白珞想了想,手指一勾。顿时一股风缠住了谢谨言的脚踝。谢谨言一个站立不稳倒着落进结界之中。
魔尊是我徒弟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mozunshiwotudi/,欢迎收藏
手机看魔尊是我徒弟http://m.heiyan.org/mozunshiwotudi/魔尊是我徒弟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魔尊是我徒弟》版权归原作者沈半闲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我好像惹上大佬了贞观憨婿快穿之女配的崩坏日常压寨夫君很纯良我是一尊炼药炉静火从一棵柳树开始进化第九奇技君临新纪元新婚危机之夫人虐渣要趁早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