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禁忌|第八十章 牡丹亭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这一夜的杂役房,因为这一条女人的小衣,倒是搞得大家欢声笑语。

    直到入夜,众人纷纷上炕睡下。

    我也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昏昏就睡了过去。

    等再醒来时,我并没有身处杂役房,旁边老黄,小孙,大脑壳他们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豪奢精致的软香卧房。

    卧房之中,一副黄梨木骨架的玉面屏风立在当前。

    最内里是一张鎏金贵妃榻,围帐是苏州千金绣,被褥是石青色缂丝锦。中央摆了一套金丝楠木八角镂仙桌。东墙依次挂着梅兰竹菊四副水墨画,西墙镂空柜装饰了一面古董瓶器。

    该不会是哪家千金的闺房?我心里纳罕,怎么好端端的竟会到了此处!这房中珠光宝气,熠熠生辉。若是被人发现,还不把我当贼寇抓了去。

    我急忙想要往门外走,刚要出门儿,却迎面撞上了一个年轻俊秀的儒雅小生。

    那小生约为十五六岁,鹅蛋脸,斜星眉。一身石青色长袍,头上绷着抹额,好似个唱大戏的花旦。

    见我要走,那男子便坏了脸色,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悲悲戚戚道。

    “好不容易才见了面,你不多陪陪我吗?”

    我与这面前的男子本不相识,可是听他言语暧昧,好像我们并不陌生。

    那小生又道:“我专门为您准备了好茶好点心,新作了两首曲子,一会儿弹给您听。”

    我被这男子搞得晕头转向,却也不好博了他的面子。

    况且我现在还想着该去饭堂里上工了,想起饭堂,昨天我为了徐虎诚忙活了半宿。自己倒是没有吃什么东西。此刻,我的确是有些腹饥难耐。

    那小生拉着我的手回到屋内,不知为何,我和一个男人有着肢体接触,心里却没有半分别扭,反而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小生亲手给我端了点心,我微微颔首表示感谢,抬头时正迎面撞上那小生两眼含情,眼波荡漾的望着我。

    我被他看的心里发慌,不敢直视于他。

    屋内香烟渺渺,窗外雨疏风骤。我吃了两块点心,喝了半壶茶,闻着这徐徐的檀香之气,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异样。

    我敏感地察觉了自己身体微妙的变化,心里恨的直骂娘。

    “妈了个巴子,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了?这小子给我的酒里莫不会是有毒吧!”

    想我施现活了十几年,可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如今连娘们儿都没碰过,怎么如今对着一个男人心里发起毛来。

    我心中正热的直发毛,那小生似乎察觉出了我的异样。有意起身,款款的向我施了个戏台上女子才行的半蹲礼。

    “小可章玉郎,

    这厢有礼了。”

    我见他手指柔软,腰身婀娜,当真是千娇百媚。便扶那小生起来,道:“我是个粗人,不懂什么礼数。你这身段的确是不错,怕是个角儿吧。”

    那章玉郎听我夸他身段好,登时绯红了脸。低眉顺目道。

    “小可不才,学过几年的戏。郎君若不嫌弃,我便为郎君唱上一出《牡丹亭》,杜丽娘痴梦柳梦梅。”

    《牡丹亭》这出戏文我是听过的,之前在上西村,每到庙会之日,祠堂外面也会搭起一个大戏台子。

    角儿外上面拿腔做派,底下一园子叫好的,声音吵吵杂杂,唱词都听不真量。

    如今,有这么一个好身段儿的小生,愿为我单独表演一番。这可是大户人家老爷才有的做派,我自然求之不得。

    随即,那章玉郎将我安抚在八仙桌前,便咿咿呀呀的唱上了。

    “忙处拋人闲处住。百计思量,没个为欢处。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玉茗堂前朝复暮,红烛迎人,俊得江山助。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好个海盐腔,念词唱白,端正儒雅。我连连拍手叫好。

    章玉郎见我高兴,便趁机斟酒添菜,伺候的比大姑娘还要周到。

    酒过三巡,我只觉得自己头晕目眩,不胜酒力,一头便栽倒在桌子上。

    等我醒来时,猛然发现屋子里竟然全都换了大红色的装饰。

    尤其是床头上贴着的两个大红喜字尤其的触目惊心。

    我连忙起身,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原本那又脏又黑的道袍和亵裤换成了一身对襟儿的红色丝绸大褂。

    这不是成亲时穿的喜服吗?

    我心里不由一惊。难不成?我不敢往下想,连滚带爬的下了床,张腿就往门外跑。

    “郎君,你往哪里走?”

    忽的,章玉郎不知从哪儿钻出来,堵在我面前。

    只见他下身穿了一条水青色亵裤,上身只系了一件鸳鸯戏水的浅紫色肚兜兜。单单露出两条赤条条地细滑臂膀来,身上还荡漾着一股女儿的脂粉香。

    我看着他裸露的膀子,肤白如美玉,肤润如凝脂。顷刻间憋出了一身的热汗。

    我口干舌燥道:“你这个公子好不害臊,咱俩本是同性,你怎么在我面前赤身裸体来?快把衣服穿上,否则我可就要骂人了。”

    “郎君,今夜是我们大喜的日子,还管什么害臊不害臊。”

    章玉郎娇滴滴地望着我,大步并上前来,抓着我半条手臂,便要往我怀里钻。

    我被这阵势吓得连忙跳起来,张口便骂:“好你个变态,大茶壶,龟公,烂狗脸的,今日竟然招惹到老子的头上来。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我是茅山门阴山簿你施大爷,你做那不干不净的勾当,休来勾老子下水。”

    我也不知心里究竟从何出来的这些怨气,或许是这章玉郎的容貌太过艳丽,已经有了八九分像女子。我只怕自己一时意乱情迷铸成大错,才将这满腔欲火化作怒火。

    章玉郎听我骂他骂得恶毒,便如同女儿家一般哭哭啼啼。

    良久,章玉郎扬着脸庞,梨花带雨道:“好个狠心郎,我好吃好喝待你,将真心都掏了出去,你怎能如此恼怒人家!”

    我一向对女人束手无策,如今见了个姑娘似的男人,也跟着慌乱了阵脚。

    我急道:“你这公子,怎么同个娘们儿似的。哭哭唧唧,让人好不心烦。你我且不是一路人,我更不可能同你成亲。我这就告辞了,以后江湖路远,永不相见。”

    说完,我起身便要走。那章玉郎见我当真要离开,忙把哭脸换笑脸儿。

    软言软语劝我。“郎君莫走,方才是小可唐突了。小可并无恶意,只是爱惜郎君人品,一时情难自持,惹恼了郎君。”

    我看这章玉郎惯会花言巧语,便也不理他,径直就要往门外冲。

    章玉郎看我去意已决,忽然换了脸色。阴深深地说道:“我劝你还是留下来同我一起享受这屋里的富贵,否则,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不要威胁我!老子不吃这一套。”

    我也生了气,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间屋子里,竟然险些被一个大老爷们儿占了便宜。而这么个娘们儿唧唧的男人,竟然还敢威胁我!难不成当我是脓包?

    “那我先让郎君看看我的本来面目。”章玉郎冷冷一笑。

    突然一个转身,待再转过来时,竟变成了一副血腥恐怖的面容。

    他原本白嫩美貌的脸蛋,此时已变成了腐烂生蛆的臭肉,一对眼珠子爆出在眼眶外,鼻子也烂成了两个大窟窿。四肢成嶙峋白骨,一股子尸臭味儿扑面而来。

    “鬼,你不是人,你是鬼!”

    我急促的喘息,两腿吓的不停打颤。

    “你这鬼怪,我与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来缠着我。”优质免费的阅读就在阅书阁『』
茅山禁忌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maoshanjinji/,欢迎收藏
手机看茅山禁忌http://m.heiyan.org/maoshanjinji/茅山禁忌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茅山禁忌》版权归原作者烈日焱焱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邪王狂妃:草包庶小姐我是华夏守护神第一名媛:厉少娇妻有点甜异能重生之校园惊案聊斋路长生志月倾天下:腹黑夫君淡定妻神魔之子韶华野犬破天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重生后我开启打脸日常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