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逍遥叹|第四十章 无名剑法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李正淳深深的看了眼战意灼灼的莫问天,淡淡的说道:“小子,当年在妄陀山上的时候,老夫为了让你不至于束缚在我的武道上,所以说才没有传你什么真正的剑法。如今看来你也算是走出了自己的路,亲身经历了这么多,而且还在生死边缘徘徊过,早就让你的剑法当中夹杂了很多自己的理解。”

    “其实,在各种武器当中,剑才是首当第一位的。想要立于不败之地,你就必须学会如何磨练自己的剑招,剑形,剑意和剑道。今日老夫便授你三招剑法,倘若日后你能有所精进的话,这三招剑法绝对不弱于你那三式九州剑法。”

    莫问天支起耳朵,很认真的听着李正淳说的话。

    李正淳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三招剑法没有名字,也是老夫当年无意之中得到的,即便是这么多年来老夫一直浸淫剑道,但还是没能真正悟透这三招剑法。如果你真的有缘的话,凭此三招,日后便是在这整个武林当中,你也能够来去自如,无人可挡!”

    “师傅,什么剑法啊这么厉害,你快点给我演示一下呗。”

    李正淳哈哈大笑:“小子,你且看好了!”

    说完,单手一挥,背上那把断剑出了剑鞘,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中。单手握剑,李正淳的身上顿时散发出一阵阵杀机,双眼更是深邃的可怕。

    “第一式,斩!”

    李正淳大喝一声,身形仿若云中飞燕一般,手中的断剑更是散发出无匹的气势。只见李正淳用力一挥,并没有过多复杂的招式,只是简单的朝着远处的离剑山斩了过去,顿时一道强劲的剑气从断剑上透体而出,狠狠的斩在了离剑山上。

    那坚硬的岩石竟然硬生生地碎裂开来,剑气在山体上甚至留下了一道非常深的裂痕!

    莫问天看的目瞪口呆,我操!这一招看似极其简单,只有一个斩的动作,但莫问天却非常清楚,倘若刚才老家伙这一招是朝着自己斩过来的话,那他即便是能够躲过去,也必定会身受重伤。好强悍的一招剑法!

    “第二式,劈!”

    只见李正淳手中的断剑上环绕着一道道雄浑的真气,散发着凌烈的寒意,而李正淳却直直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突然,李正淳大喝一声,握紧了手中的断剑,从上往下朝着前方重重的劈了下去!

    剑气划破苍穹,气贯长虹。宛如一道惊雷一般再度冲向了前方不远处的离剑山,那道剑气极其庞大,高约数十丈,狠狠的劈在了离剑山上。

    原本纹丝不动的离剑山顿时激烈的颤抖了起来,飞沙走石过后,山体上出现了一道几丈之深的口子,长约数十丈,让人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

    一剑之威,堪比天雷!

    “第三式,砸!”

    李正淳刚说完,张口便吐出了一滩血。莫问天顿时坐不住了,着急问道:“师傅,你没事吧?”

    李正淳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声道:“没事!”

    言毕,便又握紧了手中的断剑,大喝一声,李正淳身上顿时散发出一阵阵滔天血气,手中的断剑化作一道巨大的剑影,朝着前方直直的砸了过去。

    是的,是砸!那巨大的剑影仿佛从天而降的巨石一般,重重的咋到了地上,掀起一阵尘土。一股浩荡的剑气波动开来,朝着四周冲了过去,方圆几十丈的距离之内,皆被那股强悍无匹的力量给震得抖动了起来。

    挥出了这三剑,李正淳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手中的断剑也落在了脚边,老家伙跟打了一场似的,一个劲的喘着粗气。

    看着满头大汗的李正淳,莫问天急忙走到他近前,轻声问道:“师傅,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李正淳忽然咧开嘴笑了一下:“呵呵,老夫能有什么事?只不过这三招剑法对内力和体力的消耗太大了,这一下子连贯的使出来,即便是老夫,也他娘的不好受啊。”

    “对了小子,刚才那三招剑法你可学会了多少?”

    莫问天略微思索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我就只看到了三把剑,其他的好像什么都没记住。”

    李正淳忽然兴奋起来,情不自禁的拉着莫问天的手说道:“你真的看到了三把剑?”

    莫问天点头道:“是!”

    “那你说说那三把剑分别有什么特点。”

    “第一剑犹如一道狂风一般,迅捷刚猛,灵巧非凡;第二剑如同惊雷一样,来势汹汹,势大力沉;第三剑像是一座小山,重若万钧,势不可挡!”莫问天缓缓说道。

    李正淳闻言大喜,没想到啊,这小子真他娘的没有辜负自己的一片好心!想当年老家伙自己得到这三招剑法的时候,哪能看得出这么多道道?即便是他自己,也花费了几十年的光阴,才慢慢的从中摸索出了这些意象。

    可没想到,莫问天这小子只看了一眼,竟然他娘的就看出了这最关键的一点!这怎能不让李正淳欣喜若狂呢?

    李正淳深知,这三招剑法不同于一般的功法,一般的功法最看重的是剑形,只要有了剑形,那基本上就算是掌握了一半了。而这三招剑法则不同,最重要的便是剑意,也就是能够明白每一招究竟隐藏着什么意象。

    倘若是不能理解这些的话,那么即便是你学会了这三招剑法的剑形,也不可能发挥出它最强的力量。因为这三招剑法没有什么复杂的招式,每一招就只有一剑!分别是斩,劈和砸,不过这看似简单的三剑,却实为大道至简,颇为契合剑道。

    所以说,李正淳才会想着将这三招剑法教给莫问天。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小子就看了一遍,竟然就他娘的从中看出了最重要的那三把剑!

    李正淳抿了抿嘴,缓缓说道:“小子,当年老头子我给这三招剑法起了个名字,叫‘无名剑法’。这无名剑法虽说招式一般,但却颇为契合大道,尤其是对于你这种天资聪颖的人来讲,更为适合。方才你说你从中看出了三把剑,那其实便是这无名剑法的三招剑意。”

    “虽说只是三招,但如果你能够真正掌握的话,即便是放在如今的武林当中,老夫坚信能够打败你的也绝对不过一掌之数。”

    莫问天缓缓地点了点头,疑惑的问道:“那我现在能使用这三招吗?”

    李正淳笑了一下:“小子,以你体内那浩瀚的真气来讲,确实可以用的出,只不过这三招剑法对真气消耗极大,所以说日后在跟人动手的时候一定不要轻易使用。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刻才可以用出来,否则一击不成的话,你便会瞬间丧失战斗力!短时间内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

    略微顿了一下,李正淳接着说道:“这三招无名剑法威力强大,老夫如今虽说已经钻研了几十年,却也只是徒有其表而无其意,倘若你真能完全掌握的话,那也算是你的一份机缘了。”

    莫问天低下头回想着刚才老家伙挥出的那三剑,脑海当中仿佛感受到了三把锋芒毕露的长剑,朝着他飞速的冲了过来。莫问天张口便突出了一滩血,脸色阴沉。

    李正淳一巴掌甩在了莫问天的脑门上:“你小子干啥呢!都说了你现在的境界还不行,你他娘的不听劝非要想着试一下是吗?”

    莫问天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嘿嘿笑道:“我这不是就只在脑海中想了一下吗?”

    “你小子可一定要记住了,这三招那可不是普通的招式,这还是你底子深厚的缘故,否则的话普通人即便只是看到刚才老夫挥出的那三道剑气,甚至都可能当场毙命!你别以为老子这是在跟你说着玩呢,这他娘的跟境界和实力并没有太大的关联,只有你对剑道的理解更深了,那才能够轻松的用出这三招剑法!”

    莫问天微微点了下头:“我知道了。”

    莫问天整了整衣服,又来到了离剑山庄那片废墟上。

    看着这满目的疮痍,莫问天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眼眶更是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这里,是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是伴随着他日日夜夜长大的地方。可就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却被血阎罗那个老贼给生生地毁掉了,他毁掉的不仅是离剑山庄,更是山庄上下几百口子无辜的人命,是莫问天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记忆。

    呵呵,血阎罗,我莫问天在这里发誓,他日若是不能亲手宰了你的话,我莫问天就不配为人!这一辈子,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不论你身在何方,我莫问天一定会找到你,亲自取下你的首级,来这里慰问父亲他们的在天之灵!

    莫问天朝着那片废墟直直的跪了下去,脸上全是泪水,抽噎着说道:“父亲,莫叔,孩儿对不起你们,这么多年了还没能杀得了血阎罗。不过请你们再给孩儿一点时间,只要孩儿突破到了半仙境,当年找过咱们离剑山庄麻烦的那些人,我一定会将他们找出来,即便是走遍了整个九幽王朝,我莫问天也一定会给咱们离剑山庄讨一个公道!”

    说完,莫问天洒泪离开了那片废墟,他也想多停留一会儿,因为这里仿佛还存在着当年父亲的影子。可莫问天却知道,即便是在这里跪上几十年上百年,父亲他们也不会再活过来了,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给他们报仇雪恨!

    莫问天走了几十步之后,情不自禁的又回过头来望了一眼那片破败不堪的废墟,等到他重新转过身来之后,那清亮的眸子里则充满了无尽的杀机和战意!

    这个时候,李正淳也从远处走了过来,拍了拍莫问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子,不要总被曾经的回忆束缚,人呐,应该往前看,总是一昧的活在过去当中,那只会让自己更加的痛苦。”

    莫问天微微点了点头,默不作声。

    半响过后,两人早已经远离了离剑山庄,莫问天将目光转向了李正淳,淡淡的道:“老家伙,咱们到底要去哪?”

    李正淳轻笑了一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你这老家伙就不能提前告诉我啊?从小到大你啥都好,就这点破毛病改不了!”

    李正淳拍了一下莫问天的头,笑骂道:“咦,我说你个小子,翅膀硬了是吧?现在也开始数落起我的不是了?”

    ......

    出了离剑山庄,李正淳带着莫问天径直朝南走去,大约过了半个月的行程,两人终于来到了李正淳口中的那个地方。

    “太玄山?老家伙这里不是南玄道教所在的位置吗?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莫问天诧异的问道。

    李正淳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淡淡的道:“怎么?你小子竟然也知道南玄道教?你他娘的听谁说的?”

    莫问天撇了撇嘴:“呵呵,你个老家伙还真以为我啥都不知道啊?当初依然姐曾告诉过我,说很多年前武林中有一个响当当的道统,名为武当,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武当分裂成了如今的北玄道教和南玄道教,虽说都是出自武当,但两者却也有着很大的差别。”

    李正淳不由得笑了一下,挑眉道:“那你小子就给我说说,这到底有什么个区别法?”

    莫问天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说道:“且说这武当分成了北玄道教和南玄道教之后,那占据北玄山的北玄道教却是无恶不作,山上尽是一些心黑手狠的无良道士。反而这南玄道教却是继承了武当的正统,惩恶扬善,救济贫苦,可以说是深得百姓的爱戴。”

    “呦,没想到你小子知道的还挺多啊!”李正淳打趣道。

    “那是!”

    两人来到了太玄山下,只见山脚处赫然立着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面则刻着“太玄山”三个大字。莫问天看的心惊,这三个大字绝对是出自剑法超群人之手,那一笔一画中隐隐约约的散发出一道道剑意,让莫问天不禁拍手称赞。

    李正淳也顺着莫问天的目光瞧了过去,点头说道:“不错,属实不错。这三个大字不仅包含了剑形,剑意,竟然还有一丝窥破剑道的气机,真是个宝贝啊!”

    “老家伙,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莫问天看着李正淳口水都流了出来,真想跟这老家伙离得远一点,小爷我不认识你,太他娘的没面子了!

    就在这时,从山上径直走下来一个一袭青衫的年轻道士。

    只见年轻道士走到了莫问天两人的身前,施礼道:“不知两位居士来我太玄山所为何事?”

    李正淳回礼道:“我是太玄真人的故友,这次来是想拜望一下太玄真人,不知小道长能否带个路?”

    年轻道士看了眼李正淳,客气的说道:“当然可以,请随我来。”

    莫问天和李正淳二人跟着年轻道士上了太玄山,一边走那年轻道士一边介绍道:“两位居士脚下的石梯总共九百九十九阶,是当年师叔祖从这太玄山石壁中亲手开凿出来的,历经数百年风霜雨露,可谓颇有灵性。倘若是心怀恶意之人走上这石梯,即便是走上十天半个月,也难以到达山顶。而若是心怀善意之人 ,则不出半日便会抵达太玄山顶部。”

    正说着,三人竟然已经迈过了这石梯的最后一层。

    年轻道士满脸惊容,怎的会这样?为何这次刚走了一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山顶处?

    “两位居士请稍等,容我进去通禀一声。”年轻道士施礼道。

    李正淳双手环十,回礼道:“有劳道长了。”

    此时的两人才开始打量着这太玄山,只见刚才走过来的那条千层石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道迷雾,让人很难再看清回去原本石梯所在的位置了。而在两人的正前方,则是一座并不宏伟的大殿,上面高高悬挂着“武当正统”的牌匾。

    大殿正门高约数十丈,蔚然气派,但由于上面的鎏金早已掉落,此时竟散发出一种不一样的气息,让人说不清道不明。

    李正淳双手背在身后,怅然道:“想当年这太玄山也是一处香火鼎盛之地,只不过后来王朝更替,新皇帝不喜道教,只尊万佛,这才慢慢的沦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莫问天看了眼李正淳,淡淡的说道:“为何这道教不自己修缮门庭?”

    “哈哈,自己修缮?那无知皇帝曾严令禁止,凡九幽王朝内的所有道教,无论大小都不能自己修缮门庭,除非是有皇帝手谕,不然被那皇帝知道了,那可是只手覆灭整个道统的后果啊。”

    莫问天撇了撇嘴,缓缓说道:“那皇帝竟然这么不谙世事?相比于佛教的盛世安享太平,这天底下的道教才是最值得尊崇的。哪次江湖之乱中,道教不是兼济天下,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

    “什么狗屁佛教,乱世闭门不出,只懂得太平年间承人们的香火,根本没什么作为。再看看几百年来九幽王朝当中这些个正统道教,哪一次不是在江湖纷乱之时举教出山,普救万民,为这些人做了多少好事?可一等到太平时代,这道教便重归山林,与世无争,岂能是那些个佛教所能比得上的?”
九州逍遥叹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jiuzhouxiaoyaotan/,欢迎收藏
手机看九州逍遥叹http://m.heiyan.org/jiuzhouxiaoyaotan/九州逍遥叹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九州逍遥叹》版权归原作者半疯剑客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炮灰愿无深情共余生医门锦绣危情异世联盟大陆宫檐乡野小农民释梦神探原来蓄谋已久我的掌心,是你心跳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