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深意浓|第112章 那个男人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这吃的,喝的用的,玩的,都可以让,这些不是非要不可的东西,而且没了这个还可以有别的,但喜欢的人可不一样,什么东西都能让,唯独感情,是不可以的,如果对方不喜欢我也就罢了,如果两人是相互喜欢,为了所谓的情谊让出去,痛苦的只会是三个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阮阮鼓着粉唇,轻点头,但眼前姐姐暗自哭泣的画面久久挥散不去。

    ----

    唐蒙再见到Vivian还是在酒吧,不过同上次不同,这次Vivian没像上次那般,在舞池中央热舞,但她依旧是焦点。

    她穿着一身红裙,坐在台上,握着手麦,嗓音清亮,唱着悠转哀伤的歌曲。

    唐蒙端着酒杯,目不转睛的望着台上的女人,女人闭着眼唱着歌。很是投入。

    曲终后,女人缓睁开眼,望向唐蒙,两人四目相对,女人缓启声:“接下来的这首歌,是首老歌,也是Vivian我最喜欢的一首歌,也希望诸位喜欢,一首清丽佳人。“

    清丽佳人??

    唐蒙淡然的神情倏然敛起一抹光,直起身,望着台上的女人。

    台上,女人用清亮的嗓音缓缓唱出哀伤之曲。

    清丽佳人是首老歌,在早年颇受欢迎。只是这曲哀伤,词听着也是令人心酸。

    唐蒙目不转睛望着台上的女人,眼里迸发出一抹又一抹的情绪,女人低婉的声线,那张神韵极像的脸,令他移不开眼。

    曲终,台下有片刻的安静,而后迸发出掌声,女人敛着红唇微笑,朝台下颔首鞠躬,然后拎着红裙摆走下台。

    “我们又见面了。“

    女人径直走到唐蒙身边的位置坐下,唐蒙侧眸看着,缓声开口。“你怎么会唱这首歌。“

    女人端起桌上的酒杯抿喝了一口,轻笑道:“先生这话好生奇怪,这歌当年红遍大江南北,我会唱很奇怪吗?“

    唐蒙自知失态,端起酒杯喝了口,遮掩着尴尬。

    “先生喜欢我么。“女人忽然开口。

    唐蒙被女人直白的话惹的眉头一蹙,淡瞥了眼身侧的女人,“你喝多了。“

    “我酒量可没那么差劲,“女人晃着手中的酒杯,微眯着眼,“我从你眼神里看出来了,刚才我唱歌的时候你就目不转睛,人的眼睛可是最直白的东西,骗不了人的。“

    清吧悠扬的音乐声缓缓再响起,耀眼的灯光打在两个相谈甚欢的人身上,晕着光线,逐渐迷蒙。

    唐家老宅西院,唐蒙回来的时候,里头已是一片安静。

    “先生。“

    “夫人呢。“他将外套搭到一旁,换上居家鞋,问道。

    “夫人等了先生许久,实在困了先睡了。“佣人答声道。

    唐蒙颔首,没再多说什么,径直朝楼上走了去。

    主卧内,留了盏灯,俞思思蜷缩睡在床上,模样恬静,他走过去,望了眼,转而拿着换洗衣物进了浴室。

    清洗掉身上的烟酒味,唐蒙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望着窗外,思绪沉深。

    忽然,腰间多了股力量,他侧眸,就看见俞思思不知何时起来了,迷蒙的双眼带着浅浅的睡意,“蒙,你回来了。“

    “嗯,吵醒你了?“唐蒙轻声。

    俞思思连忙摇头,“没有,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嗯?“她关心说道。

    唐蒙拍了拍她的手,“知道了,你先去睡吧,我还有些公事要捋清楚。“

    俞思思一向是体贴懂事的,加之这段时间唐蒙对她的态度有所柔和,她更不会不知趣惹人不快,“好,那你也别太晚了。“

    唐蒙颔首,看着俞思思回了床,直到那边没了动静,他才逐渐收回视线。

    目光望着窗户外无垠的月色,眼前是那张含喜含嗔的面容。

    而那面容,逐渐,逐渐又和另外一张面容交叠而起。

    那女人的神态,嗓音,唱歌跳舞的模样都像极了那个人,那个已经在他生命中抹去了痕迹的女人??

    ----

    安星月是在时代广场看见的夏恩。

    人群里,她一眼就看见了在马路对面的夏恩,她收拾起画板,朝对面走去,刚走到斑马线时,就看见夏恩不知怎的,和几个流里流气的人起了争执。

    那些人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安星月秀眉蹙起,待行人绿灯亮起后匆匆走了过去。

    而当她走到那边的时候,几人已经动起手来了!

    “夏恩!“

    几人打在一起,夏恩身手好,一个人便抵着他们好几个人,安星月在一旁什么情况都还没弄清楚,又着急,但又插不进手。

    “你们别打了,再打我报警了!“她只能威胁喊着,试图让几人停下手来。

    可几人打的厉害,根本没人听进她的话。

    蓦地!

    “夏恩小心!“

    安星月眼看着靠近夏恩的人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一短刀,尖锐的刀刃朝夏恩刺了过去!

    她几乎没有一秒思考的时间,猛地冲过去,推开那人!

    噗嗤!

    纠缠间,那人手里的短刀划伤了安星月的胳膊,鲜血流了出来。

    “呀,流血了??杀人了!“

    不知道人群里谁喊了这么一声,那几个流里流气的人面色一变,为首的人示意一眼,“走!“

    几人哄然而散。

    “夏恩,你??你没事吧。“安星月紧张看着夏恩。

    夏恩俊眉蹙起,手触到安星月的伤口,鲜血落满他的手,“我带你去医院!“他正色道。

    安星月被夏恩带去了医院,挂了个急号。

    所幸的是那伤口划的并不算深。血止住,上了些药,包扎一番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自小到大,安星月没受过这么大的伤,平日里就是手破了点皮都觉得疼的厉害,医生给她处理伤口的时候,她忍不住呲牙出声。

    夏恩面无表情,但紧蹙的眉心昭示着担心。

    安星月抬眼,就看见夏恩这般的情绪,连忙收起小脸上的情绪,“我没事的,医生也说了是小伤的。“

    “虽然伤口不大,但也不能小视,这伤口回去后要勤换药,不可碰水,还有,吃东西也要忌口,辛辣不可碰。“医生严肃说道。

    安星月立刻乖巧,点头应承下来。

    就在医生给安星月处理伤口的期间,夏恩接了个电话。

    安星月余光撇看着夏恩,他在接起电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瞬间就变了,她所见的淡漠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浅浅的柔和。

    医生给安星月包扎好后,便走出去开药,病房里顿只剩下两人。

    夏恩看着安星月,缓启声,“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安星月连忙微笑摇头,“你不用和我客气的,我??我也只是刚巧经过,好歹咱们也算是认识的,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的。“

    夏恩颔首,“不过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别傻傻的冲上去了,你一个女孩子对抗不过那些人,还容易伤着自己,所幸那刀伤的不深。“

    安星月紧抿着粉唇,听着夏恩的话。乖乖的点头。

    就在两人说话间,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夏恩。“一女声传来,安星月本能朝夏恩身后探去视线。

    只见一身穿米白色大衣,褐色及膝靴,脸蛋精致的女人走了进来。

    “没事吧?“女人关心问道,眼里透着焦急的关心。

    安星月瞥眼的刹那,睹见夏恩双眉间的淡漠尽然退散去,望着女人的双眼覆上一层温柔。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

    她见过夏恩这么几次,但他多数时候都是很淡漠的模样,即便是之前和阮阮还有唐景霆一起的时候,他脸上的淡漠虽不明显,但也不曾这般温柔。

    安星月视线再落道夏恩身边的女人身上,这个女人??

    如果没有错的话,应该就是秦家大小姐,秦乐颜了。

    之前她听阮阮说起过,秦乐颜和夏恩是自小就认识的,两人关系十分要好。

    而现在看来,怕是不仅仅是十分要好的关系。

    “是安小姐吧?我是夏恩的朋友,秦乐颜“秦乐颜忽然开口,安星月的思绪被拉回,她轻点头,“嗯。“

    “今天这事实在谢谢了,帮了夏恩。“秦乐颜说道。

    安星月微微一笑摇头,“没事。应该的。“

    “听夏恩说你是阮阮的同学呀。“

    “嗯。“

    “那算起来也是我和夏恩的朋友了,让你受伤了,真的不好意思。“

    “没事的,既是朋友,朋友遇到事我自然不能置之不理的。“安星月站起身来。

    这个时候,护士小姐从外头走了进来,将开好的药递给她,并叮嘱着药该怎么吃,吃多少。

    三人从医院出来,夏恩主动提出送安星月回学校,安星月本欲拒绝,但夏恩和秦乐颜坚持,她也不好过多推脱,便答应了下来。

    安星月坐在后座,夏恩话一向不多,秦乐颜主动和她聊着天,舒缓着气氛。

    安星月看着前头的两人,眼睫微垂。

    很快,到了学校门口,在安星月要下车的时候,夏恩唤住了她,递给她一张东西,她一看,诧异张唇,连忙拒绝,“这个我不能收。“

    那是一张支票数额颇大。

    “安小姐,这是夏恩的一点心意,你因为他受了伤,总要他弥补些才是。“秦乐颜说道。

    安星月摇头,“我帮夏恩,是因为当夏恩是朋友,帮朋友的忙岂还有收钱的道理,“她边说着,看向夏恩,弯唇一笑,“夏恩,你如果真想谢我,等我伤好了,你请我吃一顿饭吧,这就扯平了。“

    安星月坚持,夏恩和秦乐颜劝说许久都不成,夏恩只能收回了支票,点点头,“那好,等你伤好了,随时联系我。“

    安星月笑,“好,那我走了,天色晚,你们开车也小心点。“她说完,下了车。

    看着车子驶离,安星月长吁一口气,望着自己胳膊上的伤,眼底落着一抹深绪。

    宿舍里,苏阮阮坐在电脑前吃着东西处理着画稿,闻声转过头,“星月你回来了。“

    只一眼,她看见安星月手臂包着的白布,一个激灵,连忙凑了过去,“星月你的手怎么了?受伤了?!严不严重?!怎么伤的啊?“

    苏阮阮关心的话如小弹珠似得,噼里啪啦,一股脑过去。

    安星月拍了拍她的手,“我没事,就是??不小心伤到了,没什么大碍的。“

    苏阮阮小眉头皱起,看着安星月手臂上缠着的布,“这还没什么大碍,缠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遇到抢劫的了?还是疯子?“

    安星月无奈笑,用手指点了点苏阮阮的额头,“阮阮你想象力不要太丰富哦。“

    苏阮阮:“??“

    “你不说,我就只能靠自己想象了啊,你去广场画画,结果把自己的手臂弄成这样,我能怎么往好的地方想?“苏阮阮说道。

    安星月将画板和背包放下,边换鞋边将发生的事和苏阮阮说了一通,苏阮阮听着愣然。

    “你遇到夏恩了?这是因为夏恩受的伤?“

    安星月点点头,“嗯。“

    苏阮阮撇唇,心疼的责怪着,“星月你也是,那样贸贸然的冲上去,这还好不严重,不然真是要吓死人了。“

    安星月揉了揉苏阮阮粉嫩的小脸,“总之现在是没事啦,你不用太担心的。“

    苏阮阮松口气,“那这段时间我可要好好照顾着你。“

    安星月噗嗤笑出声来,“好,那就拜托小阮阮啦!“

    两女孩子嬉笑着。

    入夜渐深,宿舍里,杨婵她们几人都不在,只有苏阮阮和安星月两人,熄灯后两人各自躺在自己的床铺上,苏阮阮拿着手机,和唐景霆通完电话。

    “阮阮。“忽然,安星月开口。

    “嗯?“

    “之前听你说夏恩和秦乐颜他们是青梅竹马,感情很好是么?“

    “嗯啊,是很好。“

    安星月撑起脑袋,“不过我在网上看,好像有说秦乐颜和陆家的陆冕好像关系也很不错,我看网上那些说什么的都有,那秦乐颜和夏恩是男女朋友吗?“她问道。

    苏阮阮放下手机,侧过身,“唔,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夏恩是喜欢乐颜姐的,至于乐颜姐和夏恩还有陆冕之间,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

    夏恩和秦乐颜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实在复杂,苏阮阮和他们虽然认识,相交也不浅,但很多时候,也是云里雾里的,有时候,似乎秦乐颜是和陆冕在一起的,可有时候,又好像和夏恩在一起,三人的关系错综复杂,令人摸不着头脑。

    安星月听着,没再多问,心里却是缱起深深的情绪,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夏恩那张清俊淡漠的面容,粉唇划过一抹浅浅的笑。

    ??

    周末的时候,苏阮阮接到华和先生的电话,华和先生邀她在他们术刊新一期登画,对此,她自是十分乐意的,也很爽快答应下来。

    “在找什么呢?“

    唐景霆走进房间,就看见小姑娘四处翻看找着什么东西。

    “唔,以前画的一副画稿。不知道放哪里了。“她翻找着说道。

    唐景霆走进,将她落在茶几上的东西整理整齐,“你一向重视画稿,怎会胡乱丢放。“

    苏阮阮努努粉唇,小脸有些讪讪,挠了挠头,“那画稿之前我是觉得不太满意,所以就随手放到一旁了,这两天想起了,就想找出来,看看。“

    唐景霆无奈摇头,弯着的指节在小姑娘光洁的额上轻敲了敲,“小糊涂蛋。“

    苏阮阮努努小鼻子。“不和唐先生说了,我今天一定要找到。“

    “我帮你吧。“男人无奈。

    他的小姑娘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迷糊。

    两人翻找许久,苏阮阮才在一本书里翻找到了那张被她废弃了的画稿。

    好在除了纸张褶皱了些,画没有破损。

    苏阮阮捧着画稿细细看着,“唐先生,这幅画,其实现在看还挺好的。“

    男人轻笑,“那你当初还丢弃了。“

    苏阮阮吐了吐粉舌,“当时怎么也觉得不对嘛,这个画稿我打算重新画一遍,再修改修改,华和先生术刊我就投这幅了。“

    找到了画稿。苏阮阮心情也好了起来,下午的时候,张嫂做了些新制的点心,两人有说有笑的吃着,气氛愉悦。

    苏阮阮看着外头的雪,“唐先生,咱们堆雪人玩吧。“边说着边拉着男人到了院子里。

    这两天都有在下雪,外头的雪颇厚,正适合堆雪人。

    苏阮阮带上厚厚的手套,脚踩着柔软的白雪,将白雪滚成雪球。

    “胡萝卜做鼻子,黑豆做眼睛,“苏阮阮将胡萝卜和黑豆安插好,又捡来两支树枝,“还有手,和帽子。“

    “唐先生,好看吗?“苏阮阮含笑望着。

    唐景霆清俊的脸上缱绻着温柔的笑,“好看。“

    苏阮阮看着自己堆砌起来的雪人,高兴的很,她转眸,黑漆的眼看着不远处站着的男人,一抹小心思略过心。

    她弯下腰,捧起一小部分雪,揉成雪团,然后趁其不备,扑通!砸向唐景霆。

    唐景霆猝不及防被砸到,有几分狼狈,剑眉微扬,看着小姑娘,“拿雪球砸我?“

    男人边说着边弯下腰。

    苏阮阮察觉到危险连忙后退,顺手也执起一团雪。

    “呀,唐先生,阮阮错了错了!“

    苏阮阮完全不是唐景霆的对手,且不说逃跑不成被抓到,她反击砸他,每次都被他躲避过去,反是她,每次都被砸中。

    唐景霆虽同苏阮阮闹着,但始终握着分寸。即便是砸,力气也轻,且都是将那雪团落在她衣服上。

    “还敢不敢了?“男人长手一伸,准确无误的将小姑娘捞进了怀中。

    苏阮阮在男人怀中又笑又闹的,像极了小孩。

    “大小姐。“

    忽然,张嫂唤了声,苏阮阮闻声,笑声戛然而止,投去目光,就看见苏阮柠站在门口,望着两人。

    苏阮柠看着两人嬉笑玩闹的样子,脸上闪过一抹复杂,扯了扯唇。“原来阮阮和唐先生在这啊。“

    “姐??“

    苏阮阮注意到苏阮柠脸上的神情。

    “大小姐,二小姐和先生在堆雪人玩呢,大小姐要不要也一起。“张嫂笑着问道。

    苏阮柠牵着唇而笑,摇了摇头,“不用了,你们玩吧。“说完转身进了屋。

    “姐!“

    苏阮柠回了房间,关上房门,闭眼深吸着气,再睁开眼时,眼里是一片阴鹜。

    刚才的种种如电影倒带回放一般,在她眼前闪着,唐先生的温柔,阮阮的笑??

    “姐。“

    敲门声响起,苏阮柠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收起脸上的阴鹜,她转身开了门。

    “姐??“

    苏阮柠牵着笑,“怎么了?有事吗?“

    “姐??“苏阮阮不知该说什么。

    苏阮柠看穿她的情绪,温声道:“姐知道你想说什么,姐没事,你别太担心了,对了,一会你和张嫂还有唐先生说一声,我晚上和同学约好了一起吃饭,就不回来了,可能也会晚的晚一点,让他别担心。“

    苏阮阮秀眉蹙着,她心里有太多复杂的情绪。

    入夜渐深。

    苏阮阮画完画稿后,本能的朝门口探去视线,外头静悄悄的,一直都没听见什么动静。

    她收起画稿,趿上毛绒拖鞋,走出房间,朝苏阮柠的房间探去视线。

    门是开的,但里头黑漆漆的,显然,没人在。

    苏阮阮紧抿着唇,小手攥着宽大的外套,走回房间,她抬眼看了眼时针,担心绻于秀眉。

    她拿起电话,给苏阮柠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后才被接起。

    “姐,你在哪里?“

    “嗯?怎么了阮阮。“

    苏阮柠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还夹着些醉意,“姐,你喝酒了吗?“她关心问道。

    “嗯,喝了些。“苏阮柠淡淡声。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很晚了。“苏阮阮关心。

    “我马上就到家了,不说了,挂了。“

    嘟嘟嘟断线的声音。

    挂了电话后,苏阮阮快步走到阳台,朝下望去,大约几分钟后,她看见大门外有车停下来,紧接着看见苏阮柠和一男人走了下来。

    男人背对着,苏阮阮看不清样貌,但却看见两人亲密的拉手,还相互亲吻了。

    苏阮阮微怔,一时间有些缓不过神??

    姐姐和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是谁?

    不一会,她听见外头传来的脚步声。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婚深意浓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hunshenyin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婚深意浓http://m.heiyan.org/hunshenyinong/婚深意浓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婚深意浓》版权归原作者宋清音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开玄记小小小男佣我来自人族猎密者我真的是菩提祖师仗剑走春秋异世田园录美人尸香仙道极宠奇门道士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