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演绎法|第三十四章 赵德再现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好的,今天恩,是教师节,所以说啊,我们还是……感怀一下某个先辈——嗯,虽然这个人目前副本神隐,当然我们最好还是……你怎么知道,这一章里面这个……不会出现?

    看着面前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陈八戒,薛止不由得暗暗发笑……——你这是给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你可是真的厉害……

    好吧,话不多说,视线转到他对坐的陈八戒。陈八戒一副面露难色的样子,好像……发生了什么很棘手的大事一样。

    “好吧,话不多说——我们开始。”陈八戒坐直了身子,然后看向了薛止。

    “首先,我跟你说一下……我的房间,你知道么,有人来过。”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薛止稍稍往后靠了一点,微微翘起了椅子,看向面前的陈八戒、

    “你说什么?”薛止凑上前去,一副玩味的样子。

    “我知道,我知道你对这种事实嗤之以鼻,你想,有谁敢来……不过,你要知道,我们最近,给人盯上了。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势力,上面已经给我消息了,另外,我知道了,你好像确实不是什么……什么探子,也不是助手,我知道,我报备了,稿子给你留好了,这几天,我要出去一趟……”

    点了点头,然后薛止走出房门,同时打开了我们这次的中秋特典。

    站在台子上,薛止两条腿交错,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下方的景象——下方空无一人。看来,陈八戒出去的第一天,自己不用位于徐舍了,没什么好这么做的,接下来,自己可以叫上蒋明德,然后好好吃一顿——最近很累。陈八戒刚刚走,自己不方便再次前去搜索信息,只不过能……只不过能够有事没事在房间里头转悠两下,都不敢翻箱倒柜,谁知道那个死胖子藏了多少机关,也幸好,这里科技不发达,暂时……暂时没有什么探头之类的,不然薛止就当场去世,而且说不定会被暗处隐藏的一堆人追着砍。那可是很惨的……而且,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蒋明德跑得快,还是自己跑的快。

    “喂喂!”薛止招呼了两下,一辆出租车立马开导了薛止的面前,而且同时,门口一开,不等薛止上去,里面走出来一个面色白净的青年,问道:“你好,我是个开出租的,请问……这里就是传单上面说的,佛学讲座?”青年人彬彬有礼地一笑,同时往前走了两布。

    “嗯,对,不过今天……不开门,实在想的话,我是代班,你可以找我聊聊。”

    “嗯,你要叫出租对吧,上车聊。”薛止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然而,他还是上了那辆出租车,同时冲着那青年笑了笑。

    “谢谢啊,师父。”薛止道,然后旋即掏出小刀,开始刻制一个小小的木雕——木雕手艺不是很好,起码隐藏了自己带的刀,另外,不仅如此——这个木雕,上面还有锋利的豁口,必要的时候,可以当成一把匕首使用。然而看上去,就是……

    薛止正在从事关于如何把木头变得像石头的一门专业性活动,然而他好像并不是很专业。

    然后,薛止默默地看向了前排,而这辆小小的出租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

    没错,薛止是能够记住路,但是没用……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令人反胃的公共厕所。

    好吧,这里就是一个公共厕所。看起来这个青年没有什么品位,而且不仅如此,……

    好像这个公共厕所还时不时有人群出入,看起来生意很好,就连门口的卖纸机器也大排长龙,然而,薛止……闻到了很复杂的味道。

    嗯,有……人的粪便,还有……人尸体的腐烂味道啊!

    “看来凶手很聪明。”薛止不明不白地来了一句,这个青年载自己到这里,应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啊啊啊?没啊,这里是个……怎么说呢,流浪汉住在后面,这里是流浪汉的常驻地点,所以饿死两个很正常,我说的不是这个。”

    遥记当年,场面曾一度尴尬,令人汗颜,同时……这一对宿敌……

    嗯,反正很尴尬,老友重逢,怎么会变成这个样纸。

    没错,相信你们都猜出来了,这个扑街青年,别以为说出扑街就是作者,这个,就是赵德。至于为什么扑街,是因为你们再不给我收藏一下,我就真的未上先扑了。

    “好吧……”薛止没有在意,一边……手上还在不停地雕刻着,这个时候,这个木雕,已经初见雏形,赫然是一尊……其实就是个小和尚。

    面前的青年缓缓从怀里取出一个钱包,钱包里面装着半幅金丝眼镜。

    也就是赵德经常用的那一副,看起来,已经在之前的山里损毁了。假装这副眼镜依旧完好无损,赵德缓缓地,将那副眼镜戴在了脸上,然后由于镜架的形状,看起来有一丝滑稽,然而,却让原本镇定的薛止面露惊讶。

    “你……你还敢出现?不怕我直接……不对,你怎么……长得不一样……”

    “没错,我不是他。他‘死’了。”面前的青年笑了笑,道。就如同一只,诡异的笑面虎。

    “啊啊,我知道了,你就是赵德……去韩国了吧。”打了个哈哈,薛止没说什么,依旧在座位上,手上还握着一把小刀,只是手心的地方,早就沁出了冷汗。

    呵呵,这可不是个好惹的,这个可是一个硬茬。

    面前的这个人,格斗能力成迷,不过应该没有自己高……但是就怕这个车上,有点什么奇怪的东西。

    “让我出来透透气吧……”脑海中薛止突然有一道念头升起,就好像从来没有过的,无根之水,一下子,出现在脑海里。好奇怪……

    嗯,应该就是那个家伙了,好吧……让他出来透透气。

    薛止点了点头,然后,嘴角,隐约有一丝,小小的俏皮微笑,而后,手中的匕首快速地,在手中的木头上面雕刻……顷刻间,一把木质的吉他就出现在手上,不仅如此……除了一根根线,其他的,都丝毫没有毛刺,好像天然出现的一样。

    “说罢,有什么事?”薛止直了直身子,一只脚翘到另外一只脚上方,然后缓缓靠在了车子的后排,两只眼睛迅速地,就好像不是人一样……打个比方,电视剧里面的孙悟空动用火眼金睛的时候,那个眼球的转速,飞快地,扫视了一下整辆车子。

    “哦?看起来你的藏货不少……你看,你的后备箱里面,还有许多的……枪?不对啊,你为什么要带着几把这种大号的狙击枪?我猜猜……刚刚用完的,从手下借来的车子?这样子就说得通了嘛……然后你车子的内壁还粘着几块炸弹,记住哦,是炸弹,不是鸡排,粘着不会发臭,会炸掉……你应该不知道,因为你的双眼时刻注视着我,你的浑身上下……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想说,这是你故意的……然而这几块炸弹都并没有引爆器,都是需要手动的……好吧,看起来你确实不知道。你的手下真是挺粗心,而且还有点蠢。你怎么也不知道清理一下呢……”笑了笑,薛止此时此刻双眼微微泛红,血丝好像要在眼珠子里面爆开。

    “没错没错,一点没错——你的推理很浅显,但是很有用,你甚至……你甚至根据我身上缺失的铁锈味道,来说明了我没有引爆器……可以可以,你很厉害……那你说一下,为什么我一定是赵德?”

    “你的左手……不对啊,你其实是右撇子的,你只不过两只手都能用,不偏科……从你手上的茧就能看出,你以为磨掉,就行了……但是不行啊,这种东西即使完全修复,你的手上也会有轻微的反应……就好像手指之间的轻轻颤动,就是因为后遗症。”换条腿翘着,薛止随手从后座取过了一根香烟……叼在嘴里,没有抽,就好像是在装腔作势,然而,他不需要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不是很重要。

    但是,一切偏偏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好吧,我没什么……一切都被你看出来了,你是他的第二个人格……或者是根据需要拟态出来的第二人格?我不清楚你心里有什么情结,我也不想知道,所以说,你知道我带你来这里,主要是想干什么事情么?”

    “哦?愿闻其详。”薛止笑了笑,笑得很开心,同时,冷不丁地,“噗嗤”一下,手中的匕首就捅进了赵德的肩胛骨。

    “不好意思啊,接着说……我怕你还留着什么手段。”薛止显得不好意思,然后,真真正正地,真诚地,道了歉。

    “对不起。”

    “没关系,我理解。”就好像肩膀里面,被狠狠插着一把刀不是什么很难接受的事情,赵德和煦地笑了笑,一如当年,即使喉咙被直接贯穿,也还能够演技大爆发,发挥出超乎寻常的……那种演技,就好像什么都不是他做的。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好像这个找的根本全身上下就没什么神经——要知道,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赵德需要多少的意志力,才能够完全做到这种事情。

    “今天来……我知道,你在查一个案子,我也知道,你现在缺少帮忙……”

    “我有人帮忙的。”

    “谁?那个富二代?别逗了,他根本起不了……也不是说起不了作用,我当然不怀疑你这个人利用别人的本事……你需要一个人牵制住对方,让你有发挥的机会吧。”

    “我知道,你想和我合作……别想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顶多机灵点……哈哈,你的生死在我手上,谈合作?”

    “不好意思,你这样子算是私刑,我怎么样都可以把你一起送进去……只不过你现在的行为,在我的容忍范围之内。”

    “哦?你不是已经死了么?”呵呵一笑,小刀和肩胛骨发出“吱吱”的摩擦声音,令人牙酸,就好像指甲挠黑板。

    没表示什么,反而,赵德还耸了耸肩,大量的鲜血流出,却没有被他在乎。

    “好呗 ,我知道,你不是什么甘心被人家里用的人,我也知道你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答应我……你会需要我的,我可以告诉你幕后主使的身份……”

    “拜托,别吵了,人就在哪里,不会跑,跑不掉的,签证都未必能够拿到,倒是你,一个死人,就不需要来参和……”

    “重新发言,我现在是一个慈善家,金融机构的经理,社会公众人物,还有……”赵德张口闭口,吐出一长串的名号。当然,这也不是说,赵德如何如何——他是真正的道德绝对高尚的人,至于这种坑人犯罪的事情,实在道德绝对高尚的时候,做出来的事情,做出来合乎情理的事情。

    因为真正的道德绝对高尚,没有限定,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有迹可循,就单纯地,真真正正的道德高尚。

    “哈哈……你倒是很看得开,什么钱都交出去……”

    “有人比我更加地需要他们。”赵德眉头微微皱起……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容忍的事情。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是富二代的。吃不起饭的人,大有人在……想很多战争国家,那些国家常年战乱,他们的孩子,甚至从小都只能够吃土,别的什么都干不了……你说,我的钱,我有这么多的钱,为什么不用在别人的身上?

    “啊哈,终于找到你的弱点了,是啊……啧啧,你没想到啊,真的是个好人……这年头,好人而且头上不发绿的或许只有你一个了。”随口开了玩笑,两人就像是老友一般,哈哈笑了起来,谁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心里都在想着一些什么……

    好吧,目前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了。

    “诶,没事,人都有弱点,就比如你的弱点……是狄亦巧?”

    “不不不……你说错了,我是她的弱点——”不知为什么,在对方提到狄亦巧的时候,当初差点袭击他人的薛止二号,竟然没有跳脚,而是嘴角轻轻裂开……

    “好吧……我知道了。”显得很轻松的样子,显得一点都没事的样子,赵德就哈哈地将整个肩膀从刀口直接抽出来,整个肩膀被切成两半,还是连着骨头。

    “好了,不说了,等我包扎一下。”面色如常,赵德缓缓将绷带包扎好,然后打了个哈欠。

    “好像到了午睡的时间……”

    “好像是呢……”兴致缺缺的薛止一下子低下头,然后又在瞬间抬起头……真能演。两个薛止,都是二货。

    “好的,关于刚刚我和你说的,这个关于幕后主使……我比较倾向于,你给我的保障,这样我才可以放手施为。”笑了笑,薛止将腿收回来,保持正常的坐姿,然后打了个哈欠……

    好困。

    “对了,你有兴趣,了解一下我么?”

    也就是在某个夜晚……不起眼的赵德出生了。

    他从小立志,做一个好人……尤其是父母双亡的他,更加没有收到任何的污染,就是这么一个纯洁的像一朵小白花的一个男人,好吧,我承认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然而这个比喻好像确实能够这么说吧,然后说起来,赵德和薛止,是同年出生的。

    他们都是父母双亡。

    他们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三观。

    他们都习惯于从细节寻找事物。

    他们不是兄弟。

    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然后,这两个人人生的第一次交际……这个现在不方便说。

    然后顺便说到了赵德这个人……这个人呢,很奇怪,就好像是一个为了保护他人,于是先杀死了另一个人……不是因为另一个人要杀死这个人,而是因为另一个人将会在下一秒闯红灯,另一个人同时急匆匆地趁着人行道上的红绿灯发黑的时候,匆匆忙忙的地,直接从这边横穿过去。为了保护横穿的人,他可以直接用手枪打开那个开车的人的脑壳子,因为他要保护弱势群体,这是最基本的道德,这个是他存在的意义……

    然后,至于赵德为什么在山村里……是因为当然,这些孩子都是无辜的啊,所以顺手联合一波赵宣就除掉了那些人么……反正自己的手也不脏,这种大佬,想换一个身份,是很容易的。至于为什么,亲自杀死那个大孩子,是因为……那个大孩子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几率,会闹事,会出现很多的意外,然后出现了很多的……不可控因素。

    而且,大孩子一死,自己就能够……就能够摆脱了在薛止那边的怀疑,这样子,自己可以更加好地保护那些无辜的孩子,摆脱了什么可恶的现嫌疑,孩子就可以更好地保护——这是一种奇怪的三观。
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dushiyanyifa/,欢迎收藏
手机看都市演绎法http://m.heiyan.org/dushiyanyifa/都市演绎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都市演绎法》版权归原作者白栀鸩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龙耀武神撒冷耶笑踏江湖三国之狼行天下诸仙黄昏凡人修仙也疯狂杂牌探险队法爷永远是你大爷逆道求仙大唐之我是独孤凤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