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演绎法|第三十三章 开始助攻

推荐阅读:抖音小说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贴身校花带着农场混异界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兵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没错,很快地,这场活动就开始了,薛止看着和尚大腹便便地走上台,看了看下面的观众们,几乎就是……

    “笑得鼻涕泡都要冒出来了。”事后,薛止借来狄亦巧的手机发朋友圈的原话。说起来,他好像还有之前市长大人的好友,不过他顶多用机翻看看自己的就完了。

    ??????

    下面那个人,是不是……是不是蒋明德?

    大哥,你的开箱小游戏呢?你的龙狙??你的……你的大地球之路?为啥,为何你要停滞不前?你不是这样的人!新的风暴即将来临!你不能这样……不不不,你不能这样。

    薛止脸色尴尬,在某个小房间里面,就看着……

    “好,这位小友……请问啊,你是为什么,要到这里头来上课?你有什么烦心事?”

    蒋明德笑了笑——这是薛止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经历世上艰辛的笑容。

    就好像,一点都不在意陈八戒,是什么骗子……他只是,希望有几个人,听听他讲话。

    “首先呢……我很迷茫,你要知道,我一出生,起点就比别人高上不知道多少。就是这样,我很迷茫。每次,到了学校,都会有一群人……就是围在自己身边,跟自己闲聊,那个时候,我以为啊……我长的帅呢!好吧,确实很帅。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不是人缘很好,怎么说,都会有人乐意来和我做朋友……我是说话好听,还是长得帅气?好了,我确实,朋友很多,也有很多,那个时候,我啊,以为就是交心的朋友 。那个时候,我们都年纪不大,也就初中小学……

    我想,我这样子,学习也不是学不好,做事情,也不是做不好,怎么就会……怎么就会有人整天斜着眼睛看自己?就算是吧,很多人啊,很多人——他们都是习惯于,斜着眼睛看我,就连我以前,最好的朋友,他偶尔,不开心的时候,趁我‘不注意’,不是也会白我一眼,以为我没看见,以为我看不懂……

    我倒是真的看不懂啊,我就是傻傻的,以为真的他们只不过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人都是斜着看一眼。

    后来,我上了初二,我也是十五岁了,那个时候,我青春期已经过半——我开始理解啊,那些,不是什么单纯的生气,那是羡慕,季度,还有……恨。为什么要恨我的呢?我有什么错?难道大家晚上回到的家,不是同样的房子?我住在六楼,难道你们……那个时候啊,你们也知道,一两百个平方,就算是有钱了……好吧……

    我那时就在想, 他们住的,是什么房子?应该,和我的,没什么区别,应该就是普普通通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我那时是真的,啊,真的,就是好天真啊。

    后来,我和我最好的朋友闹翻了。我只不过是觉得他的衣服不好看,说了两句……我那是不过是以为他是什么家里的父母小气,不买新衣服。但是……那是他心里头,最紧张的一根线,不能够崩断的……好吧,我觉得我当时……真的好傻。

    就那次,我挨了人生中,第一顿毒打。没什么人劝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好一顿毒打……

    他把我的头,撞向了桌角,还用膝盖顶击我的腹部。

    ‘你不就是家里面有点臭钱?瞧不起我们?我不是要讨好你啊!你干什么?自大,恶心……我跟你说,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和你说一句话。’从那时,我转学了……我从来没有看不起,真的,我知道,他的父母是开出租车的,但是我没觉得,有什么……有什么不一样啊……”

    薛止的脸颊微微抽动——真是不知道,这个小屁孩,还有这么深刻的……人生感悟?

    为什么只有我,脑海中,时常是一片空白,什么东西,都没有。

    对,我有记忆……是她。

    薛止的脑海中,又浮起来了,那个美丽的伊人,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她,是多么温柔啊。可能,就是萍水相逢吧,又或者,自己是真真正正地,喜欢上了她?谁会知道呢……

    好了,看着……

    陈八戒啊,你怎么……哭出来了呢?

    “其实……我虽然家境,没这么好……”陈八戒走到台下面,轻轻抚摸着蒋明德的背部,一边轻轻哼着,那种吟唱经文时候的旋律——“为何要拿起?为何要放下?其实,你应该骄纵一些啊……”和尚轻轻笑着,双眼散发着纯洁的光芒——就好像眼睛里头,有着星星……

    “其实啊,我也就是靠着这个讲座,混口饭吃……你们知道,我没什么本事。我是一个小师兄捡回来的,那时候,他说啊……他说自己从小是庙里长大的,懂点佛理,教给了我,也可以让我混口饭吃……他让我在这边演讲,还给我混口饭吃,你不知道,他人有多好……他包我吃,包我住……你们不知道,我有多难养……。我就是一个小胖子,平日里,也没啥本事……我就是这样,什么都不干啊。安然躺在一张椅子上……”

    这是,薛止偷偷漏了个头:“诶诶,蒋同学,您偏题了。请你注意好自己的言行,不要太过于伤感,你看隔壁座位的那个老大叔都一把皮提一把了,不知道有多伤心。我说啊,你还是行行好吧,不要再让别人感动了,这样子不好的。”语重心长地道,薛止缓缓站起身子,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旁边的陈八戒。

    “啊……看起来我们的嘉宾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不过不要担心,马上就轮到你。”陈八戒眨了眨眼睛,又换换看向人群。

    “其实啊,我在干这行的时候,在这之前,我还干过一行——我做过一名伟大的人民教师,当然,我是个体育老师,不教数学的那一种。”陈八戒在台上憨憨一笑,同时硕大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引得下方的人群一阵发笑,就好像看见了什么很搞笑的事情,无法自拔一般,实在是……

    嗯,我觉得吧,你的题中好像确实不允许,你去做一名体育老师……比起这个,我觉得数学老师更加的适合你啊……

    心下暗暗好笑,不觉之间,大家和陈八戒的距离,已经在无形之中,拉进了许多。

    “诶呢,你们知道,我当体育老师的时候,我的身高你们看到了,我的体重只不过有一百四十斤好吧,现在我都快两百了……”陈八戒呵呵一笑,接着说道:“我当初,作为一名体育老师,看着我的学生啊,他们早出晚归,不知道有多累,不知道有多辛苦。我跟你们讲,体育老师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学生在操场上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个时候啊,我就想,这个时候对他们严一点,可能是对他们有好处的,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些本身天生就有点胖,在这三年里面,他们要付出比其他人要多多少努力?我当时就被里头争强好胜的风气所有点震惊到了,我跟你说——当时啊,实在是让我有些于心不忍。我那个时候,总是……总是脸色……”

    “闭嘴!”薛止竖起一张牌子,示意……让陈八戒好了,不要再说了,轮到我了。

    然而,你们也知道,陈八戒是个胖子,眼睛边上都被肉挡着——他自己事后是这么说的,所以说,陈八戒此时还依旧在观众们面前表现着自己,突出着自己美好的教师时光。

    “那个时候啊,我是一个……怎么说呢,有点意气用事,我看着学生成绩不好,怎么办?我也不好惩罚他,只好让他努力,再努力。当然你也知道,体育活动不是一个劲的跑跑跳跳就完了,需要很多的练习,这个练习呢,就不是……所以说,我对于我的学生,是很严格要求的。直到某一天,出了一点事情——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大夏天,我们几个老师就看着几个……”下面传来一阵小声。

    “我们老师就看着几个小小的孩子,在下面练跑步——反正是体锻课,马上啊,就是体能训练……然后……然后到了课上,我看,诶……这个小孩怎么不行啊,怎么晕倒了?然后过去看一下心率,好么,心率失调——这个孩子是家族的,先天性的心律不齐,而且心脏虚弱。从那次以后,我就怀疑,整天给学生加量不加价,是不是有点……然后,后来父母却跑过来跟我说,感谢我发现的早,没有让孩子白白的丧失一条性命。你知道我当时的心里……”

    好的,和尚,去死吧,我真的是……你话少点,不行啊!给我一句话说完!

    然后,顺着这一路的学生,哪个脚崴了,哪个手断了,都被陈八戒一个一个地端出来,然后展示给大家——“喏,这就是我的过错,然后他们的家长还没啥意见,就让我很愧疚。”这是陈八戒大概想表达的意思……

    然后就开始了,正文,……

    从遇到一个年轻的僧人,然后被引入佛门,然后又顺便的给他搞了个不三不四的法名让他来这个鬼地方在这边讲讲座……

    要知道,真正满口谎言的谎话,是不可能让人信以为真的,真正的谎话——也就是说,红楼梦里面有一句话,形容的特别贴切:——“真作假时假亦真,无为有时有还无。”要知道,这里头呢,说的就是这个骗人的小伎俩,当然,我们不过多介绍这种东西,然而,薛止从中捕捉到一点重要的信息:

    首先,要知道,体育老师——即便是体育,也想必是接受过高等教育,想必这种诈骗性宗教,是不会为这种人所承认的,想想我们这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想什么牛顿啊……爱因斯坦……不好意思,牛顿晚年是迷信的,不好意思,说错了哈……

    反正现在的知识分子,信教的,真的不多,尤其是什么,说这些有点教育经历的,让自己的学生也要好好学习的,就更不可能……

    不过有些老师还真的信佛,当然我们也同样的和知识分子一样,不去考虑这些相对的小众的事件。

    然后呢?肯定呀,做老师的并不是都是好人,也就是说,当然,排除掉是坏人的情况,陈八戒极有可能,有什么把柄在幕后黑手的手上,目前什么把柄,暂时不得而知……因为,自己并不是很清楚陈八戒当初,为人师表……到底能够有多少的底线和多少的下线。

    好的,随着光芒的渐渐引导,然后,一切都指向了薛止。

    然后,奇迹发生了……薛止刚刚跑去“上厕所。”

    飞快地,在陈八戒的房间里面寻找着,没有打乱任何顺序,就是这样缓缓地翻动着,翻动着,然而……一点头绪都没有。

    没有教师资格证,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这里面,倒是有存折……有银行卡,但是这种路子你也不可能调查清楚,没有警察会为一个来路不清的汇款跟你闹到什么时候,而且要是数目小一点,还不能立案,在此之前都是给的现金,那么你找谁说理去,那你岂不是白白冤枉,无事可做。

    所以说,取证——最重要的,是三点。

    首先,重要。个人信息完善,且能较好地分辨出来这是一个明显的证物,因为现在的警察即便会拿个显微镜看看两眼,但是……像这种证据你往往一眼找到这样的细节,而且足以一针刺入关键,而不是……而不是什么边角的辅助证据,不好。

    第二个,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有关联性。你不能通过同一件赃物判断出一个人到底去过多少家里头偷东西,万一别的赃物遭到销毁,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说,最重要的,就是……就是要有关联性,如果在对方鞋底,有许多家人里面地毯上,或者地板上散落的同样的纤维……因为纤维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具有完全复制性。而且怎么可能只去过一家,所以鞋子上恰巧有这么多家……这就不能够说是恰巧了,舆论见,法庭见。

    然后,第三点……当然是准确——你不可能拿着甲偷的东西,就去说乙如何如何,可能乙确实偷过东西,但是你不能够断定两个人都是小偷,只不过是在巧合下,就比如甲的私人物品被乙偷走……

    所以说……这一点关联都没有,除了关于陈八戒的身份证据之外,看不出来什么……就比如之前的离职证明,或者是什么之前和他人签的合同,还另外特别重要的是……他并不知道陈八戒的真实姓名,所有最重要的存折,上面的名字,都不是陈八戒,说不定是他的,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另外被拖出来,当成是一个挡箭牌的贪心小子被拉出去,就如同不知道为什么成了某个空壳的法人代表,然后不交钱,莫名其妙地就被人打死在街上……那是不是太冤枉了……

    所以说,这几本存折……还有什么以前当买彩票的时候之类的东西……就连图书馆的卡上面都不是陈八戒,不知道是那个小崽子……

    好了,所以说……嗯,我上完厕所了。

    顺手从陈八戒房间的窗户翻出去,然后不留下一点痕迹,薛止便潇洒地,走了出去……当然,他好像忘记了什么。刚刚进来,从新打开门的陈八戒,看着门把手上面消失的头发丝——这里本来拴着的,和一旁的桌子上连着,黏上去的一根头发丝,不见了。真是有趣……

    陈八戒若有所思,托了托下巴……他决定了……不过,在这之前,首先呢,他需要稍微地……好吧,好像还有人在等自己。看着台上正眉飞色舞地,讲着佛学和自己发迹的关系的某薛姓男子,陈八戒打消了心中的疑虑,果然,是某些跑进来,趁着自己出去讲座,浑水摸鱼,想从自己的房间里头,捞到一点好处?怎么可能……不可能的,那么接下来的重中之重,还是陪着薛止搞定今天的活动,而后,为了快速地能够让薛止代替自己,自己方便去查那个浑水摸鱼的人,自己还是得暂时藏起来,这里呢,就暂时让薛止代为劳动,自己现在他后台嗑嗑瓜子。

    “咳,好了,这个就是我们年少有为的薛止,薛老总——大家掌声欢迎!”陈八戒走上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嗯,有点是吓得……

    薛止冷哼一声——果然啊,那个房子里,还是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哪怕你藏得再干净,也总是会有些关键物品的。等我找出来,你们就gg了一半了。

    哈哈笑了一声。薛止搂着陈八戒的肩膀,也是笑道:“诶亚,没错,当初我也是认识了陈老板——昨天刚刚过来捧场,大家兴许还有点影响……”……我什么时候说话,变成了这个样子的……语气语调???
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http://www.heiyan.org/dushiyanyifa/,欢迎收藏
手机看都市演绎法http://m.heiyan.org/dushiyanyifa/都市演绎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都市演绎法》版权归原作者白栀鸩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抖音小说排行榜光从指缝间流泻黎明方苏醒眼底温柔是你末世之有靠山做女王把云娇水晶球的秘密吾尔江山彼岸笙歌都市妙手仙医穿越之爱如尘沙

2019都市言情小说 | 最新玄幻小说2019 | 同人类小说 | 穿越小说 | 好看的玄幻类小说 | 2019仙侠小说推荐 | 最新穿越小说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蜀ICP备10027298号